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生命是最精彩的推理小說》

一個生物學家眼中的奇妙世界

『我們在海邊拾起一顆小貝殼時,能夠感覺到它曾經有生命,或是能夠知道它與散佈在同一地方的小石子完全不同,是因為感受到生命的第一個特徵——自我複製能力嗎?我想大概不是。』

——分子生物學家,福岡伸一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Android App

生物學家福岡伸一的科普著作,是一本讀起來讓人覺得很舒服的書。

主題是分子生物學,不過內容充滿人文情懷、少有冰冷的科學敘述。全書除了用十分淺顯直白的方式介紹分子生物學領域的重要歷史進程、知識內涵、以及名人軼事之外,也以研究人員的生態為敘事脈絡,寫了許許多多研究人員(當然包括作者自己)本身的故事而不是只側重在研究的發現上。就這一點來說跟我曾經介紹過的另一本談理論物理的《比光速還快》十分類似,不過後者行文較為辛辣,對學術界的負面事物有比較無情的表述;相較之下福岡伸一雖然在《生命是最輕彩的推理小說》中也提及不少學術圈子裡令人沮喪的面向,但文風比較清淡、開懷。

本書令我最深刻之處在於作者對何謂生命下了一個科學定義。「生命是什麼?」我們的大腦擁有辨識生命與非生命的能力,處理兩個東西所帶來的資訊我們似乎是應用了不同的神經迴路,顯示我們的神經系統其實自有一套「什麼是生命」的判斷機制。但當想要將這樣的機制形諸於文字——也就是在意識層面上進行表述——時,卻遇到了一些困難。

生命是什麼?

書中首先引用二十世紀生命科學家的共識來回答這個問題:「生命就是進行自我複製的系統。」但針對這個答案,作者有個人的歧見。他認為,生命是在動態平衡下的流動。這堪稱是全書的核心思想,也是其最動人之處。

生命是在動態平衡下的流動。這句話並非只存在文字引發的抽象思想層面,它背後有著具體的分子生物學基礎。物理學家薛丁格在晚年著作中曾撰文思考生命如何在亂度必然增加的系統中求生存,生物學家舍恩海默在實驗室中提供了此一問題的解答。

『生物只要活著,生物體高分子和低分子代謝物質都會不斷的變化,這與營養學的要求無關。生命就是代謝的持續性變化,這種變化才是生命的真正面貌。』

我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肉體是與外界相隔的實體,然而這份覺識卻不是建立在分子的層次上。在分子的層次上,我們其實不斷地改變。

生命,是一種不斷被破壞的秩序。
一種動態平衡。
其實,也就是一種美。

 

 

 

 

 

*本文原文發表於Alienatio.

你是低薪窮忙的「職場原始人」嗎?

缺乏職場溝通技巧,無法掌握工作訣竅,工作沒有成就感還要被老闆各種幹話轟炸

為了解決年輕世代的職場困境

泛科學院FlyingV  聯手推出線上課程【職場原始人,進化吧!】

蒐集近千位網友和業界人士的意見打造+無效退費方案+購買全套課程抽 MacBook Air

現在加入募資,就是幫助自己脫離職場原始人的最好機會

快到募資頁面了解更多內容吧!

>>>>>>募資頁面這邊走 <<<<<<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