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不止生物學,我覺得食品化學也蠻需要的。

  • Evolan Eternity

    我倒覺得邏輯比較需要XD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生物學是不是該成為大學的通識?

圖片作者: Today is a good day 圖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good_day/61844076/

十多年前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理論物理學教授,也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的鄭洪先生談美國大學教育的變革。鄭先生特別提到麻省理工學院從1991年起,將普通生物學列入全校大一新生的必修課。也就是說,不論你主修科學或是藝術,學校都認為,你對現代生物學必須具備相當的認識,才能迎向未來社會的挑戰。當然鄭先生也聽到一些像生物技術是繼電腦科技後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主流等說法。在談話中最有趣的是鄭先生的反應,他並沒有立刻挺身而出為物理學分的不足而叫屈。反而立刻想到,在這個國際競爭劇烈的當前,我們在台灣的大學是否也正在從事類似的準備?

面對一位海外理論物理學家這樣誠摯的質疑,長期在台灣從事生命科學研究教學的我,倒真有些不知從何說起的感慨。一方面生物技術的重要性在台灣並非全然無人倡議。1983年第二次全國科技會議,即將生物技術列入全國八大重點科技之一。後來陸續成立了生物技術開發中心、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生物醫學研究所,國家衛生研究院等等機構作為研究推展之用。但另一方面,生物技術在台灣究竟紮了什麼根?結了什麼果?恐怕還是脫離不了吳大猷先生批評台灣學術界「膚淺薄弱」這四字真言。

生命科學在過去三十年的確發生了驚天動地的革命,基因工程技術的成熟,使我們可以得到任何我們想知道的遺傳訊息。構成生命的每一種組成都唾手可得,讓我們研究它的構造、性質,必要的時候,我們還可以成噸地生產!二十年前全世界許多科學家更聯手從事一項生命科學裡史無前例的大計畫:決定人類基因全部的遺傳密碼!如果把人比作電視機,人類基因計畫就是要知道組成電視所有零件的製造藍圖。

由於基因工程的革命,像平地一聲雷似地突然呈現在我們面前,它所引發的問題是多向面的,是過去不存在的。譬如說法律該怎麼認定基因工程孕育的新品種(人能不能包括在內)?社會經濟學家該怎麼評估基因工程所衍生巨大生產力所帶來的影響?當生命都被化約成一些密碼的組合時,我們平日奉為圭臬的倫理價值基礎何在?美妙的旋律、悅目的畫澤難道都只是我們腦中某些化學成分增減的結果?怎麼去了解現代生物學的革命.並把這些新的震撼,慢慢融合並進而豐富了我們現有的社會文化體系,不正是每個大學生都應該受到的教育嗎?

在我們大學中,各系所仍然斤斤計較自己專門的學分數。在本科學系往往缺乏一個整體的教育理念,以致出現太多太過專門但又支離破碎的課程安排。至於非本學門的課程修習,我們叫作「通識教育」。但是絕大多數的通識課程,從一開始採取的就是「二流政策」。二流的內容為的是要通俗化,二流的評估是為了迎合學生的水準,所謂的通識不過就是意思點到罷了!這種讓老師學生都在打馬虎眼的通識教育是沒有用的,是在浪費大家時間的!

老實說,麻省理工學院主事者的遠見與鄭洪教授對台灣大學教育的關注,倒不在提醒我們是否就應該依樣畫葫蘆地把生物學列在大一必修課中。也許國外來的訊息,可以帶給國內關心大學教育改革的人一點刺激,讓我們想想我們大學課程有沒有人在規畫?規畫的理念是什麼?規畫後的課程什麼人來教?教的怎樣?學生學到了什麼?教師如何評鑑?不適任的教師怎麼樣辦?這些問題過去好像全是針對中小學而發,其實我們的大學教育一樣存在著類似的問題。而解決這些問題的先決條件是,大家必須先承認問題的存在,然後不斷地在關注與討論中,尋找可行的改進之道。也許就讓我們從這一步開始作起吧!

本文原發表於周成功專欄[2011-10-28]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周成功 現任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專任教授
研究專長:訊息傳導、腫瘤生物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