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我們容易受騙,是因為大腦漏洞百出

birth-466140_640

文/謝伯讓(《都是大腦搞的鬼》作者,時報出版。)

生活之中充滿各種訊息,包括光線、聲音、氣息、味道以及身體接觸等,這些資訊,都必須先經過大腦處理後,才能被我們所用。在面對各種訊息的轟炸之下,大腦拼命完成了任務,也因此,我們才得以感知世界、理解世界,並針對世界中的資訊做出適切的行為反應。

但是,羅馬並非一日而成,大腦也一樣。今日的人類大腦,是在演化的過程中慢慢一點一滴的修正錯誤後才成型的。雖然大腦已經功能強大,但它絕非不會犯錯。畢竟,演化的過程只選擇出了「足以幫助生物體贏得競爭或繁衍的大腦」,而尚未選擇出「永不犯錯的完美大腦」。

事實上, 在殘酷的演化過程中,大腦為了幫助我們在瞬息萬變的野性世界存活,它時常會選擇犧牲「正確性」來換取「速度」。

而且如果我們仔細檢驗的話,就會發現大腦根本就是漏洞百出。大腦時常會錯誤的處理周遭資訊,導致我們被各種資訊所欺騙。不過,由於這些錯誤多半不會影響到即刻的生死存亡(要不然,我們早已經在演化的過程中被淘汰),人們大多覺得這些小錯誤無關痛癢,很多時候,我們甚至察覺不到自己已經被騙。

更糟的是,到了21世紀的數位時代,資訊量以前所未見的速度狂增猛漲,並且時常以網路和電子科技的數位方式出現在生活之中。數位化的資訊格式,讓人們可以更精巧的改變其中的各種參數,以做出各種多彩多姿的呈現方式。在簡單的把玩與實際操作之後,許多天生的心理學高手(商人、推銷員以及詐騙集團),很快就發現了人類大腦的缺陷,並開始巧妙的操弄各種生活中的資訊以製造騙局,而我們也經常落入這些陷阱之中。

在揭露各種生活騙局之前,我們先一起來看看人們(大腦)容易受騙的三個根本原因。其中的第一個原因,就是我們其實是活在大腦創造的虛擬世界中。

AC89-0437-20_a

我們容易受騙的根源一:其實你活在大腦創造的虛擬世界中!

如果我問大家一個問題:「當我們在看世界時,我們是真的『直接』看到了世界,或只是『間接』看到了世界呢?」

很多人可能都會認為,我們當然是直接看到了世界,哪來的間接呢?

但是事實上,我們只是間接看到了世界。我們的各種感覺或知覺經驗,其實完全是大腦的產物。很多人以為,當我們看到、聽到、聞到、嚐到或摸到東西時,就是真實的在「接觸」外在世界的真實事物。然而,這並非事實。我們真正「接觸」到的,只是大腦對這個世界的「表徵」。我們的感官在接收到外在世界的能量和資訊後,會產生電生理變化。這些電生理訊息接著傳入大腦,大腦對這些電生理訊號做出詮釋之後,重新創造出一個類似外在世界的「虛擬世界」。我們的感知經驗,就是這個虛擬世界。

不相信嗎?請大家一起來看看圖下圖(1)。請凝視圖(1)中央十字交叉點的中心,盡量不要移動眼睛。在心中默數十秒之後,再把視線轉移到圖(2)的中央十字交叉點。

p3

看到了嗎?當大家把視線轉移到圖(2)時,是不是看到了顏色?是不是看到與圖(1)完全互補的顏色?原本在圖(1)中是紅色的位置,在圖(2)變成了綠色;原本在圖(1)中是藍色的位置,在圖(2)中變成了黃色。但是,圖(2)的真實狀態其實根本毫無顏色!

這個現象,叫做後像(afterimage)。這個有趣的現象,清楚呈現出一個事實,就是即使外在世界中不存在任何可以誘發色彩知覺的刺激物時(例如圖(2)),大腦仍然可以創造出顏色。

雖然說,腦中每一種色彩知覺都可以對應到世界之中的某個特定波長的光波,但是,即使世界之中的光波暫時消失時,大腦也可以憑空創造出色彩知覺。由此可知,顏色完全是大腦所創造出來的感覺,它只存在於大腦之中,而不在外在世界之中。

色彩知覺是大腦的產物,其他各種知覺亦然!

我們所有的知覺經驗,其實都是大腦的產物。大腦透過感官,把外在世界的能量和訊號轉變成電生理訊號,接著這些電生理訊號再被轉化成知覺意識。而我們所經驗到的,就是這些由大腦產生的知覺意識。

資訊進入大腦產生經驗意識,就好比光線被鏡頭捕捉下來後再重新形成影像呈現在電子螢幕上一樣。我們的知覺,就像是螢幕上的畫面。它們是對外在世界的一種「表徵」,雖然這個「表徵」和外在世界有很大的相似性,但是它並不「等同」於外在世界。我們的知覺意識,就只是這些二手的「表徵」。

camera-84893_640

因此,我們只是「間接」看到了世界。我們看到的,是大腦對外在世界的「表徵」或「詮釋」,而不是真實的外在世界。

換言之,我們的知覺意識,完全是大腦創造出來的虛擬「摹本」。而大腦在創造出虛擬「摹本」時,雖然模仿得惟妙惟肖,卻仍常會出現一些小錯誤。大腦中的這些小錯誤出現時,就會產生「錯覺」。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容易受騙的第一個原因。

 

我們容易受騙的根源二:各種捷思幫倒忙!

在演化的過程中,大腦竭盡所能的製造出非常接近於真實世界的虛擬知覺,好讓我們可以順利存活於世界之中。但是,為了應對瞬息萬變的野性世界,大腦時常得選擇犧牲少許的「正確性」來換取「速度」。而一旦犧牲了「正確性」,大腦就注定會容易受騙。

大腦是如何犧牲少許「正確性」來換取「速度」呢?就是透過「捷思」。

捷思是一種大腦為了求快而建立出來的計算捷徑。透過某些事先建立好的預設,大腦可以節省許多資源,例如,大腦預設人臉一定是突出來的,而不可能是凹進去的。另外,大腦也預設了週遭物體本身的顏色通常不會任意改變(會改變的通常是光源的明暗和顏色)。這些捷思之所以會成為捷思,是因為上述這些事物的特質(例如人臉的凸出性)在「大部份」的狀態下都是恆定的,因此在演化的過程中,它們已經被寫入了大腦的預設值之中。

但是我們要記住,這些事物的特質畢竟只有在「大部份」的狀態下恆定,在一些偶然的情況下,有時候也會出現和上述特質完全相反的事物。當這些狀態出現時,大腦就會出錯。

捷思幫倒忙例一:凸臉錯覺

例如,透過人造面具,我們可以做出內凹的臉孔。當一張內凹的臉孔出現在我們眼前時,大腦中預設「人臉一定外凸」的捷思開始作祟,結果就是,我們不由自主地把內凹的人臉也看成外凸了(如下圖,這是一張凹進去的面具,看起來是不是很像凸出來的臉呢?)。

Screen Shot 2015-05-12 at 11.39.33 PM

BBC 搞笑影片版:

因此,大腦其實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當初大腦預設了這條捷思,可能是為了要節省資源,或幫助我們快速辨識出人臉。畢竟,根據經驗,世界上所有的人臉都是凸出的,如果腦中可以建立一條「臉都是外凸」的捷思,那麼以後在處理人臉資訊時就可以更快速。

這一類的捷思,都是運作快速且非常強大的基本假設。它可以幫助我們快速判讀世界中的資訊。只可惜,大腦怎麼都沒料到自己竟然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在現代的世界中,竟然出現了許多人造的非自然事物。例如,大腦就沒料到自己會演化出製作模型的技巧,沒料到世界之中竟然會出現內凹的人臉模型。因此,當內凹的人臉模型出現在眼前時,大腦就被騙啦。

捷思幫倒忙例二:洋裝顏色爭議事件

2015年2月28日的前夕,一件洋裝襲捲國內外各大網路。各國網友們,無一不被一件洋裝的顏色給逼瘋(如下圖,你看到藍黑相間、還是白金相間的衣服呢?)。此「洋裝顏色爭議」事件,其實也是大腦捷思作祟所致。這次的始作俑者,是「色彩恆常性」這項捷思。

958742

「色彩恆常性」這項捷思的由來,是因為根據經驗,環境中的光源時常會出現改變,例如白天會有強光、夕陽微紅、傍晚則昏暗等,但是相對來說,物體本身吸收光線和反射光線的特質則不會隨意變化。因此,當物體表面反射出來的光線改變時,大部份都是因為外在的光源變化所致。所以,當大腦在詮釋物體本身的顏色時,就會設法自動過濾掉光源的影響。比方說,一隻身披白毛的狗通常不會無緣無故就變成紅毛狗,如果白狗突然間看起來變成紅色,那八成是周遭的光線變紅所致。

有鑑於此,大腦時常會進行「自動白平衡」,幫我們過濾掉周遭光源的影響。也就是說,只要給大腦足夠的環境資訊,例如背景光源、其他周遭物品的相對顏色,大腦就會自動做出白平衡,讓你可以感受到物體的原本顏色。

在洋裝事件中,有些人會看見白金色,有些人會看見藍黑色,兩者其實沒有誰對誰錯可言。這個現象,是因為這件衣服在照片上所呈現出來的反射亮度(如下圖A),有可能是來自於兩種狀態。第一種:這是一件處於陰影中的白金衣服(如下圖B)。第二種:這是一件日照下的藍黑色衣服(如下圖C)。

dress2

大腦在判斷顏色時,選擇了上述兩種可能中的其中一種。當大腦中的「自動白平衡」機制選擇過濾掉日照時,就會看到藍黑衣。相反的,當大腦中的「自動白平衡」機制選擇過濾掉陰影時,就會看到白金衣。

總而言之,在很多大腦出錯的例子中,都是捷思幫了倒忙所致。而且,捷思的力量通常都很強大,任你怎麼透過意志力來矯正,也是惘然。這種無法透過意志力進行矯正的現象,叫做「認知不可穿透性」(cognitive impenetrability),也就是「憑藉意志也無法改變其結果」的意思。

仔細想想,這還真是很無奈。大腦一直努力不懈的在找尋世界中的規則,並且會在找到規則後幫我們建立捷思。捷思建立的越多,我們就能夠騰出越多的腦力來面對其他更重要的不規則突發事物。但是,做任何事都有風險,有時候,剛好就是會出現捷思無法派上用場的反例,這時候,大腦就會出錯,我們也會因此受騙。

 

我們容易受騙的根源三:無意識資訊處理歷程出現漏洞

大腦容易受騙或出錯的第三個原因,就是因為無意識資訊處理歷程出現漏洞。大腦中的電生理訊號在被轉化成知覺意識之前,必須先經歷一連串的無意識訊息處理歷程。我們之前把意識經驗比喻成電視螢幕上的畫面,現在我們再來試試看另一個比喻,就是電腦的螢幕畫面。

我們在電腦螢幕上看到的東西,只是電腦主機處理的一小部份。電腦主機在背後正在處理的許多資訊,例如記憶體的使用量、硬碟的轉速、網路的流量等等,都不會呈現在電腦螢幕上。同樣的,大腦也是如此。我們所意識到的內容,只是腦中資訊的一小部份,大腦中有許多資訊,例如神經傳導物質釋出突觸、電子訊號在髓鞘之間跳躍等過程,也完全不會出現在意識內容之中。

大腦不讓我們意識到這些龐雜的資訊處理歷程,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如果把所有的資訊處理歷程全部呈現到意識之中,我們將會被資訊給淹沒。因此,大腦選擇只讓我們意識到那些最重要的資訊。

但是,任何選擇都有代價。當我們無法意識到這些龐大的無意識資訊處理歷程時,它們也就開了一個後門,變成了大腦的漏洞。許多資訊,時常會在我們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滲入無意識資訊處理的歷程中,並因此偷偷影響我們的行為。

文/謝伯讓(本文出自《都是大腦搞的鬼》,時報出版。)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謝伯讓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麻省理工學院腦與認知科學系博士後研究員。現為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研究院助理教授、腦與意識實驗室主任,研究主題為人腦如何感知世界。 部落格:The Cry of All。 微博:http://www.weibo.com/brainscience。新書:《都是大腦搞的鬼》《大腦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