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性愛心理學:怎樣做愛才可以越做越愛?

1

做愛可以讓感情增溫嗎?本文回顧近年來的性愛心理學研究,試圖回答兩個問題:

  1. 越做,真的會越相愛嗎?
  2. 怎麼做,才會讓彼此快樂?

首先,常做愛的人比起不常做愛的人,更愛彼此。在一項調查13000人的研究裡,16%受訪者說他們至少已經一個月沒有性愛了,他們比起其他人更不快樂[1]。但聰明的你一定也想過,這個結果也可以反過來看:正因為他們不愛彼此,所以不常做愛。

3

邊做邊說,越做越愛

為什麼做愛會有這些效果呢?心理學家Byers曾進行18個月的縱貫研究,發現性滿意度與關係滿意度有關[2],不過主要是因為:

  1. 做愛提供溝通機會
  2. 新奇的身體活動可以增進滿意度[3]。

換句話說,做愛的真正效果並非來自於「交流」本身(這樣說明白嗎),而是在「交流」的時候,你們說的那些話。做愛時願意為伴侶著想、調整「運動頻率」、姿勢與習慣的人,性愛溝通力較高(sexual communal strength),自己和對方都會比較快樂,尤其是對那些身體親密本來就很低的人來說更有效[4]。

例如,Babin與Elizabeth的研究指出,在做愛時說話「歐耶!就是這裡!」、「左邊一點,哎呀掉出來了」之類話的人(冏rz好像在搞笑),性關係滿意度比沒說者更高[5]。

寫到這裡我就想到我朋友飄妮妮,她老是抱怨男友愛D槽比愛她多,寧願看波多野結衣脫衣服,也不願意和她纏綿一宿。有一天她終於鼓起勇氣問男友:「她到底哪一點比我性感?」,男友弱弱地回她說:「結……結衣做愛都會一邊說一些奇怪的話……」,我聽了噗哧大笑!

2

擷自波多野結衣出演的微電影《搜神記》

吵後炮,甘有效?三種性愛人格

別小看這些搞笑的對話,有時候做愛是一件「令人緊張」的事情,需要一些對話來緩解氣氛的尷尬。

雖然大部分的人在愛與性愛中,是喜歡自己、也對關係有信心的「安全者」(大約占六成),仍有人做愛時很擔心自己的表現,甚至因為太過焦慮於自己的表現和被拒絕,反而忽略了另一半的需求,這些「過激者」(hyperactivation)大多為不安全依戀者、情緒起伏較大、性行為快又頻繁、並試圖靠性(或投入時間金錢)來吸引另一半。還有另外一種人,稱作「不激者」(deactivation,對不起我想不到更好的翻譯),他們在性愛中沒有得到愉悅,可能是以前被傷害過,或怕以後又再次被傷,所以在潛意識裡否定愉快的感受[6]。

研究性愛多年的心理學家Russell發現,做愛雖然不一定能化解紛爭,但對某些人可能有保護效果。例如,情緒不穩定的人通常性滿意度較低,但如果他們常常做愛的話,滿意度和一般人沒兩樣[7]。

那麼,吵後來一炮,就會和好嗎?親密關係學者Dylan Selterman在文章中指出,雖然爭執可以增加性興奮,吵後炮可以促進親密感,但對於那些「不激發者」來說卻沒有效果。

有說,總比沒說好

不過,在還無法確認他是哪一種人之前,有說總比沒說好。

先前研究性愛多年的學者Amy Muise多年前參加了一個叫做Good For Her的工作坊,學到了相當有用的技巧跟大家分享:「在開始之前跟他說他做得好的地方(比方說力道不錯),以及希望他改變一點的地方(例如慢一點),或許會有不同的體驗!」

如果你實在臉紅紅無法在床上說,那麼至少在平時就可以跟他表達你的需求,例如「下次我們做的時候卡輕咧!」、「如果滴到肚子上,緊拿衛生紙給我抹!」之類的,甚至只是一句「腦供人家想要」也好(寫到這裡已經變成搞笑片了),表達需求(expressive)總是比憋著爆掉好[8]。

4

接吻與做愛的祕密

在Amy Muise自己的研究中還發現「湯匙效應」(After-Sex Affection,她戲稱為Spooning,因為樣子像兩只湯匙在碗櫃中擺放的樣子)[9]。在她的實驗裡面,335位實驗參與者(其中197位是女生)平均做愛後花15分鐘擁抱、表達愛意和聊天,而聊越久的人,關係滿意度越高。該研究中,還踢爆了兩項特別的結果:

  1. 愛愛後的聊天,甚至比大家在乎的「前戲」(fore play)還重要!
  2. 愛愛後的聊天,對女生特別重要。雖然整體來說有聊比沒聊好,但男生效果較小<1>;而沒有分享感受的女生,滿意度遠低於有分享的女生(見上圖)。

或許你會說:「屁啦!說不定是相愛的人本來就比較喜歡在做愛後聊天呀!」

Amy Muise也想到這一點,所以又接著針對101對情侶做了一個追蹤研究,結果發現情緒表達(愛愛後聊天)的「改變量」,可以預測三個月後的關係滿意度。簡單地說,雖然有可能相愛的人「本來」就比較喜歡在做愛後聊天,但即使考慮了這個因素,「聊天」本身仍然與更好的關係品質有關(沒辦法,畢竟很難用嚴謹的實驗法抓兩個路人來做愛)。

當然,如果你對性的需求沒有那麼高,接吻也有類似的效果。Floyd等人的研究發現,接吻頻率的增加量,可預測六週後的壓力指標和滿意度,親越多的人越幸福,壓力也越小[10]。

好吧,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至少可以在完事之後說句「北鼻,我愛你<3」。研究發現,不論男女都把「愛愛後的我愛你」看得相當重要[11] <2>。

WH

「再」打錯了,不過坦白說出自己的需求是重要的!

高潮至上?

最後,也有人認為愛愛最重要的是高潮。問題是,如何達到高潮呢?親密關係研究者Benjamin Le針對高潮(orgasms)進行回顧,提出幾種不同的觀點:

  • 技術觀點(The Technical Perspective):俗話說得好「practice makes perfect」,通往性福只有一條路,就是多作多練習!
  • 固炮觀點(The Partner-Specific Perspective):我能想出這翻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這項觀點指出,當你越了解伴侶、越知道怎樣可以「開啟她的開關」(turns her on),所以固定伴侶是很重要的。
  • 承諾觀點(The Committed and Affectionate Relationship Perspective):其實,重要的不是技巧、對象,而是你跟這個人的親密感與承諾感。高潮常發生在女性與伴侶有高度的安全、連結感受時<3>,所以穩定的關係也很重要。事實上,在最近一次的性行為中,如果對方是穩定伴侶(交往六個月以上),有67%的女性達到高潮,如果對方是一同歡愉4次以上的炮友(hook-up),則只剩下34%,而如果只和對方做過2~3次,高潮率僅剩16%,倘若是第一次做,高潮率大約只有十分之一[12](見下圖)。
5

最近一次性行為,女性達到高潮的頻率

總而言之,太多的時候,我們總是把做愛的滿意度歸咎於技巧、前戲和姿勢,卻忽略了「穩定的關係」、「多次的練習」和「愛後的聊天」,才是通往高潮的不二法門(嗯,寫到這裡已經可以臉不紅氣不喘了),所以如果你想要和他擁有性福,請謹記以下六字箴言:常練習,多聊天

不過,首先你得先有個女友或穩定的伴侶。

註解

<1>另一項研究則發現,當男性感覺到伴侶對於「愛愛後討論」很感興趣時,自己的關係滿意度就下降了。看樣子,「你有什麼感覺」可能仍是女人好奇,男人厭惡的問題[13]?

<2>當然,有些研究也發現男女在性愛態度上的差異。例如,女生比較「性趣缺缺」嗎?刻板印想認為男生比女生愛做愛,古時候Clark與Hatfield的研究也指出,如果有人提議要做愛的話,男生比女生更容易答應[14]。該研究中,研究者請同謀問路人三個問題:(1)一起喝咖啡吧 (2)去我家吧 (3)上床吧~

結果只有6%女生答應咖啡,0%答應上床(還問對方說你有事嗎?),但男生答應的回家率是69%,上床率是75%。研究者推論,或許是因為一炮之後,女生要承擔懷孕風險,所以女性較保守。

但事實上,男女在這方面是平等的。Conley控制了提議性愛者的能力、技巧、角色等等之後發現,女性也一樣愛做愛[15]。為什麼會這樣呢?愉悅理論(Pleasure Theory)顛覆了往常的想法[16],指出性愛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爽,生育只是副產品。但不公平的是,每次男性性交幾乎都可以「爽到」,但只有35%的女性在和對方第一次性接觸時達到高潮[12],所以她們更要慎選伴侶,例如找年紀大一點的或經驗較夠的。

<3>你可能會覺得,為什麼很少人研究男性的高潮呢?其實因為男性的高潮相對容易觀察,必也射乎(疑,是這樣用的嗎),但女性的就較為隱晦。如果你對高潮有興趣,可以參考《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從G點、隆乳、自慰到同性戀,醫生這樣談性》一書。

<4>文中的統計數字與性別差異,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並請注意相關研究不等同於因果。
<5>為顧及隱私與行文順暢顧,文中所有個案與章首末故事均已經當事人同意改編重新繕寫並經模糊化處理,無可供指認之虞。

2

延伸閱讀

  1. Donnelly, D.A., Sexually inactive marriag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1993. 30(2): p. 171-179.
  2. Byers, E.S.,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individuals in long‐term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05. 42(2): p. 113-118.
  3. Aron, A. and E.N. Aron, Self-expansion motivation and including other in the self. 1997.
  4. Muise, A., et al., Keeping the Spark Alive Being Motivated to Meet a Partner’s Sexual Needs Sustains Sexual Desire in Long-Term Romantic Relationships.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2013. 4(3): p. 267-273.
  5. Babin, E.A., An examination of predictors of nonverbal and verbal communication of pleasure during sex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13. 30(3): p. 270-292.
  6. Birnbaum, G.E., et al., When sex goes wrong: a behavioral systems perspective on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sexual attitudes, motives, feelings, and behaviors. J Pers Soc Psychol, 2014. 106(5): p. 822-42.
  7. Russell, V.M. and J.K. McNulty, Frequent sex protects intimates from the negative implications of their neuroticism.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2011. 2(2): p. 220-227.
  8. MacNeil, S. and E.S. Byers, Dyadic assessment of sexual self-disclosure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in heterosexual dating couple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5. 22(2): p. 169-181.
  9. Muise, A., E. Giang, and E.A. Impett, Post Sex Affectionate Exchanges Promote Sexual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4. 43(7): p. 1391-1402.
  10. Floyd, K., et al., Kissing in marital and cohabiting relationships: Effects on blood lipids, stress,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Wester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2009. 73(2): p. 113-133.
  11. Hughes, S.M. and D.J. Kruger, Sex differences in post-coital behaviors in long-and short-term mating: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1. 48(5): p. 496-505.
  12. Armstrong, E.A., P. England, and A.C. Fogarty, Accounting for women’s orgasm and sexual enjoyment in college hookups and relationship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2012. 77(3): p. 435-462.
  13. Kruger, D.J. and S.M. Hughes, Variation in reproductive strategies influences post-coital experiences with partners. Journal of Social, Evolutionary, and Cultural Psychology, 2010. 4(4): p. 254.
  14. Clark, R.D. and E. Hatfield, Gender differences in receptivity to sexual offers. Journal of Psychology & Human Sexuality, 1989. 2(1): p. 39-55.
  15. Conley, T.D., Perceived proposer personality characteristics and gender differences in acceptance of casual sex off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11. 100(2): p. 309.
  16. Abramson, P.R. and S.D. Pinkerton, With pleasure: Thoughts on the nature of human sexuality. 2002: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icture credit: 波多野結衣照片取自臉書,Taryn Southern,來自爆笑的督錯洞一曲

關於作者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