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彗核登陸點的選秀大會

2014/09/11 | | 標籤:

2014年9月10日,歐洲太空總署(ESA)的羅賽塔(Rosetta)彗星探測船已歷經了一個月與67P彗星的遙測共舞。在這天,Rosetta也將調整軌道前進至距彗核30公里處觀測詳細的地質結構、表面溫度、氣體和塵粒。

菲林不非禮,看準才行動(?)

過去一個月期間,ESA的科學家與工程師們,正忙著的為Rosetta號上所搭載的菲林(Philae)登陸器物色適合的深吻著陸地點。科學家們在這階段所遇到最大的考驗,不只是電影中要登陸隕石時要克服的崎嶇地貌。而是來自太陽的挑戰與時間的步步進逼。這是由於太空船與各種實驗儀器的運作電力,來自於太陽能電池的發電。距離太陽過遠,會讓儀器設備無法正常發揮作用。但如果距離太陽較近,會導致彗核表面溫度升高,表面大氣的性質會漸趨活躍,使氣體和塵粒的噴發效應影響登陸工作。在距離太陽遠近皆有利弊的兩難下,ESA估計在11月份,將會是登陸彗核最理想的時候。也因此,從8月6號Rosetta號進入67P彗星軌道起,科學家們僅有短短3個月的時間可以決定Philae登陸器的登陸點。一旦失敗,就不會再有重來的機會了。(謎之音:也是可以再花12億歐元和十年的飛行時間啦….. )

登陸點生死鬥…

目前ESA的科學家與工程師根據遙測結果,製作了67P彗核的結構模型,並進一步選定了5個登陸點。除了從地貌遙測來推定適宜的登陸地點外。也必須藉此推測在不同登陸點所能得到的研究資訊。如果一切順利的話,Philae登陸器的探勘結果將有機會幫助我們瞭解太陽系外的資訊、太陽系誕生初期水與有機物質的成因。隨著67P彗星漸漸地接近太陽而升溫,Philae登陸器也將伴隨著紀錄彗星從一個沉寂的髒雪球變為活躍彗星的歷程。

但畢竟登陸器只有一個,登陸機會也僅有一次,如何能提高登陸成功率,又能使登陸後所能得到的研究資訊最大化,是目前ESA的最大挑戰。隨著更清晰的影像與更詳細的彗核模型發布,你也可以試著分析及預測一個登陸點,看看這會不會與即將公布的登陸點的ESA所見雷同呢?

Philae登陸器的5個候選登陸點

Philae登陸器的5個候選登陸點

那些Rosetta與Philae背後的小「八卦」…..

要成功地完成任務,把千百個指令付諸實行,最關鍵的人物便是Rosetta任務的任務科學家麥特・泰勒(Matt Taylor)。雖然歷史上與影視流行中不乏外貌出眾或奇特的科學家,但Taylor絕對會是裡面相當特異的一位。他為了表示志在必得,便將每次參與過的太空任務標誌刺青在身上,我們可以在他的右側大腿上,看到斗大Rosetta與Philae的刺青。如果這是發生在我國的話…. 實在是有點難想像一個渾身刺青的大叔在國家太空中心工作哪XDD

3

Rosetta任務科學家Matt Taylor和他的刺青。圖片來源:中央大學天文所葉永烜教授

延伸閱讀:The search for the ‘perfect’ landing site. DLR [August 21, 2014]

關於作者

廖英凱

非典型的不務正業者,對資訊與真相有詭異的渴望與執著,夢想能做出鋼鐵人或心靈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