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只有罪犯才需要擔心政府管制網路嗎?

credit: CC by Christophe Verdier@flickr

文/ 洪朝貴

本文受限於篇幅,無法完整解釋一些「挑戰主流觀點、看似誇大」的主張。請以文中『關鍵詞』或鄰近的『關鍵』、『雙詞組』上網搜尋更完整的論述與事證——如果您閱讀本文時,網路上的這些文章還沒有被政府判定為「意圖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而遭封鎖的話。又,『挑戰總開關』頁面也蒐集許多相關文章連結。

今年五、六月以來,先後有智財局、國安局、NCC企圖修法管制網路。但從技術上看,管制網路既是不可能成功的任務,又會產生許多傷害隱私與言論自由的不良副作用。法案推出之後,網路一片罵聲,但政府卻還是堅持其立場。為什麼要不顧一切,看見懸崖卻還是堅持往前衝?強大的背後黑手究竟是誰?又,那些反對三大管制法案的人,真的都是意圖盜版、竊取國家機密或是危害社會安定的壞人嗎?

請想像:如果政府為了保護智慧財產權,規定公營民營郵務業者有權利甚至有義務配合著作權人攔阻內含侵權光碟或隨身碟的郵件,那會發生什麼事?又或者是為了保護國家機密、防堵色情氾濫、阻止謠言散播……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總之,郵務業者被(智財局、國安局、內政部、法務部、教育部、外交部……等等某業務主管機關)要求過濾某類內容、禁止某類郵件傳遞,那麼會發生什麼事?

答案很簡單: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就算需要管制的信件大多裝在紅色的信封裡面,而郵務業者也依據這個原則來過濾信件,這還是有可能誤攔或誤放。(就像『盜版爛帳』被算到『合法 p2p』頭上所產生的效果一樣。)此外,用戶也將學會改用其他顏色的信封來避免被攔截(這一類的翻牆技術稱為tunneling)。接下來,政府可能更以此為由而要求派員長駐郵務機構,專司拆信檢查內容(在網路世界,這稱為「深度封包檢測deep packet inspection」)。這也將侵犯不相關人士的隱私。但另一方面,其實只要採用公開的、經過專家挑戰測試的加密演算法,最終就算信件的內容被拆開,審查人員也無法解讀內容。

於是,在這個管制機制底下,那些該被封鎖但有加密的資訊還是可以安全過關;另一方面,未加密的合法通訊內容,其隱私權卻反而被侵犯。又因為黑箱作業、沒有監督制衡力量可以阻止濫權,你想掌權者會不會透過這些特派員「順手」審查並攔截那些「不在原始立法管制範圍之內」的信件——例如爆料政府惡行的揭弊內容?

哦,當然,我怎麼忘了,「爆料政府惡行的揭弊內容」早就被國安法判定成非法內容了。就像因為爆料『直升機射殺平民』導致後來在獄中『受虐』的『曼寧』,或是揭發美國政府諸多弊案而遭到『打壓』的『維基解密』,或是爆料『prism』侵犯公民『隱私』的『史諾登』即將被美國政府起訴一樣,我國政府也透過『國安法封你我的嘴』,以便達到『阻撓吹哨者揭弊』的效果。

國安修法二條之二的說明,大談「駭客入侵」、「恐怖主義」。從這兩個辭看來,你會以為政府終於理解『ie-only』的『自然人憑證』是國人資安威脅的最大幫兇,以為政府或許會呼籲大學停止『瀏覽器宗教狂熱』,以為政府終將開始檢討『行政院遭中韓潰客惡意攻擊』的元兇——ie-only的官方與民間網站。畢竟外國駭客顯然不會特意花機票錢肉身前來我國境內發動攻擊等著被抓,加強網路安全的有效方法應該不在於處罰攻擊者或洩密者,而在於提高電腦用戶的安全措施。

但你錯了:國安法實際的修正條文卻都在談如何強化「保防工作」、避免「公務或業務機密」外流、如何處罰「意圖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的行為,彷彿立法者幻想著駭客會歸化入我國籍、考上公務員,然後才洩密,或者幻想著國內洩密者會白癡到竟然上網公布機密,既喪失了販賣情報賺大錢的機會,然後又要被網友圍剿。

從資訊安全的角度來看,「駭客入侵」、「恐怖主義」這兩個說辭跟主要條文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反而跟美國近年來經常藉用的口號一樣——頻頻藉此演出『維安劇場』、讓政府得以擴權侵犯公民隱私與人身自由。

談到美國,就不得不提起台灣近年來從主流媒體到大中小學校園內充斥的『智財 洗腦』現象。許多案例顯示:這些洗腦活動與文宣完全背離了教育應該「陳述完整事實」的基本原則,經常只轉述MPAA、RIAA、BSA等等利益團體的片面觀點,甚至一手宣傳反盜版,另一手卻不讓學生知道合法免費的替代方案——例如『片面不完整』的『反盜版』宣導,及『Office證照卓越』反而讓大學校園成為布置盜版地雷的主要幫兇。我們的智財教育,絕少從台灣自身利益的觀點出發(「如何合法降低成本」),幾乎都是從外國利益團體的觀點出發(「版權品再貴也不願對師生談論替代方案」)。就連立委也被玩弄於其股掌之中——例如『盜版三振』這類的『垃圾法案』。除了被操縱,很難找到更合理的解釋。

這又把我們帶回最早引發抗議的智財局封網企圖。『假如智慧財產局真的阻擋國外侵權網站』,會發生什麼事?當外國網站盜用國內創作人的作品時,『遮住創作人的眼睛』,讓國內創作人看不見,反而更加無從得知外國有人侵權。這竟是智財局「保護國人著作權」的方式?難怪『智財局不敢回答』:「(外國?)權利人團體到底是誰?」、「國內有哪些學者背書?」等等簡單的問題。

電影《阿凡達》裡面,潘朵拉星上的樹木構成一個智慧網絡,任何願意把頭上「天線」接上神樹伊娃的納美人,都能夠從這個網絡取得許多知識。21世紀的人類,也已經發展出地球版的伊娃神樹——那就是網際網路。如果你願意接上地球版的伊娃神樹,並接受她所分享的禮物——『自由軟體』與『創用CC』的數位內容——你就理解為什麼我們根本不需要盜版,日子也可以過得很方便。但是為什麼自由軟體與自由文化的參與者,卻經常又是最早跳出來反對以任何名義——例如反盜版——管制網路的一群?因為當政府開始以『政治力干預網路中立』時,受害的將不僅僅是盜版者,而會是這整個「地球版的伊娃神樹」,以及她所嘉惠的眾人。期待有夠多地球人看穿政府的藉口、挺身吶喊、加入保衛地球版伊娃的行列。

洪朝貴:任教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

原文刊載於科學月刊第四十四卷第八期

關於作者

科學月刊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