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到底該不該坦白自己對他的好感呢?

文:皮皮

「學姊,我到底該不該跟他說明我對他的好感啊?」學妹對我說。

「就去說啊,猶豫個什麼呢?」

踏入青春期的男女們常常會周旋於這種告不告白,坦不坦白自己對他人好感的問題中。面對不知道對方會否接受自己,或甚至連朋友的關係都可能會失去的未知性,使我們猶豫了或得到一段美麗戀情、回憶的決定。社會心理學的研究告訴你,就勇敢地告訴對方吧。

我們都喜歡被喜歡的感覺,我們也喜歡被喜歡自己的人環繞著。僅僅是認為自己對對方有吸引力就可以增加自己對對方的好感,在心理學上成為相互喜歡(Reciprocal Liking)。被對自己有好感的人環繞著,證明了自己的自我定位與價值,從而提高了自己的自尊心(self esteem),而反饋地對對方產生了好感。

在兩性關係中,這種認為對方對自己有好感的感覺,比認為對方與自己的相似度(similarity)在浪漫戀情裡起了更決定性的關係。因此在坦白對對方的好感之後,對方很大可能較之前會對你更喜歡,而促成了一段美好良緣。

相互喜歡減低了單戀時所需要付出的資源和成本和得不到回饋的風險,而選擇了將自己的好感投射在已經對自己存在好感的人身上(Lamy, 2011)。在人類進化的進程中,優先選擇已對自己存在好感的異性,可以在求偶的過程中,減低許多力氣與資源的消耗,再把多餘的資源轉移在其他更利於傳遞基因的活動上(覓食、捕獵等活動)。這樣便捷的擇偶及選擇夥伴的方式,因此代代相傳之後慢慢地就形成了人類基本上的感情特徵。

在Gold, Ryckmann 和 Mosley(1984)的實驗裡,男性受試者在填好問卷後,一名女性實驗者在實驗室內與他共處大約五分鐘,在這過程中他們進行一些談話。這過程中,女性實驗者的身體往受試者的方向稍微前傾,與受試者保持眼神接觸,且表現出用心聆聽的表情。而在控制組,女性實驗者僅出現在另一女性實驗者的陪同下出現在受試者面前一陣子就離開了實驗室,並無任何交談的過程。這一受試組在過後填寫對女實驗者的好感問卷,相對與控制組的問卷反應,受試組對女實驗者存在更高的好感,且認為她與自己更相似,即使她在談話間所說出的話語在許多方面都與受試者分歧,更證明了透露了喜歡對方的微妙身體語言比口頭話語扮演著使對方投射好感的更重要角色。另一實驗(Gold, Lenney, Ryckmann, & Kulberg, 1990) 也再度證實了這一實驗結果,並提議認為對方喜歡自己的感覺,會導致自己合理化對方與自己的不同之處,並會對這些不同之處產生較之前更能接受的態度,愛屋及烏地也喜歡對方喜歡的事物。

因此在把妹或倒追自己心儀男生的過程中,可以利用這樣的人類感情特徵,有意無意地透露給對方知道自己對她(他)的好感。身體語言,表示專心聆聽、在意對方的眼神、身體面向的方向、輕微的手臂間的接觸、點頭等等可以在這過程都是非常有用的工具!

還在猶豫什麼呢?勇敢地表達心意吧!

參考資料:

Lamy, L. (2011). Live to love. The Heart of it all.  Retrieved Jan 12, 2013.

McClanahan, K. K., Gold, J. A., Lenney, E., Ryckman, R. M., & Kulberg, G. E. (1990).  Infatuation and Attraction to a Dissimilar Other: Why is Love Blind?.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30(4), 433-445.

Gold, J.A., Ryckman, R.M., & Mosley, N.R. (1984). Romantic mood induction and attraction to a dissimilar other: Is love blind?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10, 358-368.

Picture from http://www.cupidblooms.co.uk/contact.html

 

科技大觀園延伸閱讀:

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戀愛」

關於作者

Pipi皮皮

在新加坡享受着一個人的幸福,相信我們都因愛而生。喜歡寫寫字、畫畫圖、看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