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心痛是哭夭還是真的痛?關於心痛的二三事

「誰讓你心動、誰讓你心痛、誰會讓你偶爾想要擁他在懷中……」——陳淑樺〈問〉

「心痛」是一個常見的詞,出沒在各種愛情故事中,舉凡唱片、電視、電影都有它的影子(可說是影歌視三棲),不僅如此,它也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不管是直接地說出「啊我心好痛啊」,或默默的撫著胸口眼睛含淚無語問蒼天,都是心痛的表現。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當對方說出「我、心、痛」時,到底是愛演還是真的很痛呢?

心痛究竟是哭夭還是真的痛?

早在2003,神經學家 Naomi Eisenberger 和 Mattew Lieberman 就做了一個實驗,顯現社交挫折與身體疼痛的關聯。受試者參加一個電腦遊戲 Cyberball,與另外兩個看不到的人(其實是電腦所扮演的,但受試者以為是真人)玩傳球遊戲,拿到球就可以自由選擇丟給誰,但是隨著遊戲進行,另外兩個角色一直互相傳球,不再把球傳給受試者,使受試者感覺被忽略。在遊戲的途中,研究人員一邊用 fMRI1 記錄大腦的變化,發現當受試者感受到被邊緣化時,大腦中調節身體疼痛的區域 dACC(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背側前扣帶迴2 )活動增強,而且增強的程度與受挫的程度有正相關。顯示連心痛都跟它有關,也就驗證了身體疼痛與心痛的神經迴路是有重疊的。

cyberball 遊戲:傳球遊戲,遊戲進行到後期時,三個角色中由電腦扮演的兩個角色互相傳球,忽略真人所操控的角色。圖/An experimental study of shared sensitivity to physical pain and social rejection

來到2010年,密西根大學的 Ethan Kross、Marc G. Berman 與 Walter Mischel 等人做了另一個實驗,想要知道人際受挫(social rejection)跟身體疼痛的感覺有多相似。實驗招募了四十名剛被甩掉的人,執行兩個測驗。第一項與人際受挫有關,在這個項目中,要受試者觀看前任男/女朋友的照片並回想分手經歷(超殘忍的xD),接著再請他們觀看朋友(與前任男/女朋友同性別)的照片,並回想最近一次相處的美好經驗來做比較。第二項與身體疼痛相關,在這個項目中,受試者左前臂受到熱刺激(來自1.6公分的熱電極端版,英文名thermode end-plate),有熱到會痛的刺激,也有溫暖的刺激。兩個項目皆由後者(非負面刺激)作為基準點,進而去比較腦中活躍區域的變化。

在實驗同時,研究人員利用 fMRI 偵測受試著的大腦,結果發現人際受挫與熱刺激引起的痛苦比想像的更相似。除了本來已知的 dACC與 AI(anterior insula ,前島葉區外,更發現丘腦(thalamus)和右頂葉島蓋( right parietal opercular)區域的重疊,再次顯現人際受挫與身體疼痛神經的重疊性,而且一些重疊的區域在以往的研究中從來不被認為與情緒相關,更加證實了兩者引發之疼痛的相似性。

由此可知,事實上,心痛不只是抽象的形容詞,而是貨真價實的感覺。心痛不一定是心在痛,但的確會造成生理的疼痛。有趣的是,人際受挫的感覺(包含失戀)可能是所有情緒中唯一能引發身體痛苦的。

由圖中A部分(全腦分析)即B部分(ROI分析3)可以發現人際受挫與身體疼痛的神經重疊區域,除了包含先前研究以指出的前島葉、背側前扣帶迴外,更增加了丘腦與右頂葉島蓋(即S2)。圖/Social rejection shares somatosensory representations with physical pain

從心痛到痛痛

到底心痛的情緒如何變成生理的痛苦?其實答案也讓人心酸酸:不知道。但是研究人員仍找到一些可能的原因。

前面提到當人們心痛時,大腦的 ACC(前扣帶迴,包含了 dACC)區域會活躍,而不僅如此當感到壓力或疼痛時,ACC 區域會增加迷走神經(vagus nerve)的活動,迷走神經分布的範圍從腦幹到胸部、頸部甚至腹部,當神經活動過於刺激時,會引發疼痛或想吐的感覺,這或許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心痛會引發身體痛(也包括心痛呢!)。另外,大腦針對心碎引起的巨大壓力,會釋放賀爾蒙,包含了皮質醇(cortisol)與腎上腺素(epinephrine),這些激素又會使得呼吸急促、心跳增快與肌肉緊繃。

啥米?心痛是為了活下去!?

事出必有因,就像大家所知,演化會去蕪存菁,因此也可以猜到:是滴,心痛並不是沒有用滴!

這時,冷知識登登登的出場了,各位可以猜猜看,心痛的英文是什麼?你可能會一臉無聊的說,啊不就是 heartbreak 或 psychological pain(後面這個好高深呀xD) ?對,你沒錯!但好玩的來了,其實,心痛除了一般所知的這兩個英文單字外,還有另外一個稱號,叫做 social pain。與前面的人際受挫(social rejection)可說是不謀而合呢!由此就可以發現,心痛跟社交是節節相關的。

從演化角度來看,人類本來就是群體動物,依靠群體的智慧彼此掩護、彼此照顧而存活至今。因此一旦個人面臨到社交上的危機,一旦有脫離群體、單獨死亡在險惡大自然的可能(是不是想到就很可怕呢嘶~),身體就必須馬上對你產生警告「欸欸你想死嗎!快回到群體中!」,但是面對如此遲鈍的你,最快的方式就是讓你痛、痛到不行。也就是說,情緒上的心痛與身體上的疼痛共享途徑,是為了讓你的祖先活下來。(當然,現今身為邊緣人還是活得好好的我們,怎麼可能會懂祖先的艱辛啊)


以演化來說,我們需要同伴來增加我們的生存機會。圖/knarrhultpia @pixabay

喝個爛醉也沒用,到底怎樣不心痛?

好消息是,已經有人在研究如何用理性的力量——科學——去減少心痛了。

劍橋大學臨床神經學教授 Barbara Sahakian 正在研究,要如何用電腦測試(computerized test)增強人們自我控制的能力。過程中,當受試者看到箭頭向左或向右指時,就按按鈕,直到蜂鳴器響起才停止。研究人員希望藉由一次次的刺激,訓練前額葉皮質(the prefrontal cortex),使這個地方變得更加強壯並好控制。

其實,前額葉皮質是大腦中負責思考、分析與解決問題的區域,不僅如此,因為跟杏仁核有神經聯繫,前額葉皮質可以調解甚至關閉杏仁核的情緒反應,也就是說,可以抑制負面情緒的發生。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其實訓練大腦的概念跟我們運動訓練肌肉的概念是一樣的。這個研究本來是為了減少精神疾病患者的衝動行為,但 Sahakian 看到了這個方法與心痛的連結,或許訓練大腦不僅可以減少失戀的人的脫序行為,更能幫助人更快從心痛中回復。

另外個方法,聽起來更不可思議的簡單——吃止痛藥。2012年時,加州大學心理學家 C. Nathan DeWall 領導的小組做了實驗

第一個實驗中,六十二名受試者每天分別服用1000毫克的撲熱息痛(乙醯氨酚,英文名paracetamol,是止痛劑的一種)或是安慰劑,並在晚上使用量表測量痛苦指數。結果觀察到,隨著日子過去,服用撲熱息痛的受試者的負面感覺漸漸下降,而服用安慰劑的受試者則沒有改變,而以正面情緒的增減來說,兩組都沒有明顯變化。

第二個實驗當中,二十五名受試者每天分別服用2000毫克的撲熱息痛或是安慰劑,經過三週後,再給受試者玩會造成人際受挫感的電腦遊戲,結果顯現,在有關痛苦感覺(心痛+身體痛)的大腦區域 dACC 及 AI 活動上,服用撲熱息痛較服用安慰劑的受試者少。

吃止痛藥似乎可以降低心痛,但也可能降低其他情緒。圖/nosheep @pixabay

但是在2015年時,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 Geoffrey Durso 做了另一項研究,發現撲熱息痛減緩的或許不只是心痛,也可能降低各方面的情緒。他召集了八十二名學生,學生一樣會隨機拿到並服用安慰劑藥丸或是撲熱息痛,接著給受試者看四十張照片,這些照片是特別作為會引發強烈情緒反應而被挑出來的。學生依據正面感覺及負面感覺對每張照片評分,+5最正面,-5最負面。結果顯示,服用撲熱息痛的人對圖片情緒反應較少,不管是負面或正面感覺的評分都比較低。撲熱息痛組平均感覺分數是5.85,而安慰劑組是6.76分,雖然差距不大,但仍值得注意:止痛藥究竟會不會減低各方面的感覺與情緒?答案只待往後有更深入的研究探討了。

如果可以不要,心痛你要不要?

就算上述方法有效,但是值得去思考的一點是:或許心痛是必要的。心痛的確讓很多人成長,而且再說,心痛會隨著時間而漸漸淡去,只是快慢問題。或許,心痛是讓我們有健全完整人格的必經之路(但我理解,心痛時,這一切都是屁話呀!!),而心痛,運用得好,甚至為我們帶來了無數的傑作(聽聽那些歌!看看那些電影!那都是前人的心痛呢)。

總之,現在你知道了,心痛不是假的,下次,你可以不心虛的搥地板,用力地說:我是、真、的、好、痛、呀!!!

註解

  1. fMRI,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中文名功能性磁共振造影腦部影像致命的吸引力 – 你上癮了嗎?
  2. dACC,全名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中文名背側前扣帶迴,包含在下文提到的ACC區裡面,而ACC是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中文名前扣帶迴
  3. ROI,全名region of interest,可見wiki,有興趣的話可以用「感興趣區域」去查詢喔

參考資料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tinablahblah

喲荷~我是小小的實習編輯,對科學是最一竅不通的那種,所以,嗯,科普文章的存在真的太重要了!(點頭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