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如何成為歌手?談絕對音感——《好音樂的科學》

試想有三個人在沐浴時高歌。別想歪,不是在同一個浴室裡,本書可不是那方面的書。這三個人是在某座社區中不同樓層各自的浴室裡開唱。

歌手7

《Mamma Mia》裡的招牌主題曲(Dancing Queen)。圖/Wikipedia

天生的絕對音感

金正嫦在二樓唱,一手拿著琴酒,一邊用破鑼嗓高分貝地嘶吼阿巴合唱團(ABBA)的經典金曲「Dancing Queen」。要是我們把她的聲音錄下來,跟原聲帶做個比較的話,就會發現以下兩點:

  1. 雖然音調高低起伏的位置大致正確,但不免有時高了點、有時卻又低了些。而這是我們大多數人唱歌的水準。這也正是為何我們得乖乖上班的原因。
  2. 她的起音跟原唱阿巴合唱團的不同。事實上,她的起音在鋼琴上也找不到(為什麼非要找到不可呢?)這個音不過是她從自己的音域中「隨便」抓的一個罷了,若你認真追究的話,就會發現這個音是介於琴鍵上兩個音的中間。再強調一次,我們大多數人都是這麼唱的。

而住在七樓的則是簡新歌先生,雖然他是一名受過訓練的社區唱詩班團員,但他也沒有絕對音高。幸好,為了參與這段討論,他唱的也是「Dancing Queen」。若我們將他的歌聲與原曲做個比較,就會發現上下起伏的旋律相當正確。不過,就如同樓下的那位鄰居般,他的起音跟原唱也不一樣,而是跟我們大多數人的選擇雷同──位於兩個音的中間。

在更上面 15 樓的一間浴室裡,施完美小姐也正沉浸在 70 年代的時光中,高歌著……沒錯,也是「Dancing Queen」。施小姐不但是專業歌手,且剛好擁有絕對音感。若我們拿她的演唱跟原曲比較一番後,就會發現她不但音調起伏很準確,連起音都在正確的位置上。這就表示她唱的每一個音都跟原唱一致。

施小姐的演唱不但出色還相當少見,唯有少數人擁有絕對音高,但這並非暗指她有任何獨特的音樂天分,反倒是簡先生有可能會是更好的歌手。若將一架鋼琴搬到簡先生的浴室並起個音給他,他就能像施小姐一樣,跟阿巴合唱團所唱的完全相同的第一個音開始唱。

施小姐所展現的,其實是她能「記住」鋼琴或長笛等其他樂器上所有的音,這不過證明她在六歲前就已掌握了這項驚人的記憶能力罷了。小朋友的記性比任何人都要好,這是因為他們必須學習說話或其他各項技能,像是前一分鐘他們還坐在花園裡抓蟲吃,發出「嘰嘰咕咕」的聲音,幾個月後就能到處跑,並毫不客氣地批評餅乾難吃。

若你教小朋友唱一首歌,他們就會把歌調和歌詞學起來。所謂的「歌調」並非由特定音符所組成,而是在特定節奏下,一連串音高的上下起伏。〈黑綿羊咩咩叫〉不論從哪一個音開始唱都一樣好聽,而且別忘了,幾乎我們所有人的起音都是介於兩個鋼琴音之間

歌手8

小孩時期的記憶力能幫助他們記憶準確的音高。圖/flickr

如何培養絕對音感

只有用樂器彈奏出來的歌調,才能幫小朋友培養出絕對音感的能力。如果家長每次唱〈黑綿羊咩咩叫〉的同時,也在鋼琴上彈奏出一樣的音,那麼小朋友就會開始去記歌裡的每一個音,而不只是高高低低的旋律而已。到後來,小朋友就可能會在腦中為鋼琴上所有的音建立一整套記憶系統,甚至還會把這些音的名字學起來,像是「中央 C 上的 F 音」(中央 C 顧名思義即是位於鋼琴琴鍵中央的 C 音)。

有趣的是,「絕對音感」的能力在歐美各國雖屬罕見,但在中國和越南等這些語言中包含有聲調的國家卻普遍得多。以這類聲調語言來發音的單字,同時擁有歌唱和說話的特性,以中文普通話來說,把一個字「唱」出來的各種音高,便成了溝通的關鍵──字音若聲調不同,意義也就不同。舉例來說,發音「ㄇㄚ」的字,若以既高且平的音高來唱或說的時候,即有「媽」的意思;但若從中等音高開始接著聲調上揚,就會變成「麻」;要是從較低的音高下降後再上揚,就會是「馬」;而當你從高音開始再往下直落,說出來的就成了「罵」了。因此,一句無辜的問話本來應是「媽!午飯好了嗎」要是聲調錯了,就很可能會變成「馬,午飯好了嗎?」。由於這類無心之過很可能會讓你落入沒飯可吃的悲慘境地。因此這些國家的小朋友在學習聲調上,要比西方人更為謹慎,而重視音高學習的結果,也就比較可能養成絕對音感的能力。

很少有西方人培養這種音符記憶的能力,是因為這項能力對他們來說不太有用。事實上,擁有絕對音感反而會有點痛苦,因為這樣一來,他們在吹起口哨或唱歌時,聽起來會與多數人不同而成了走音。不過當你是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必須一邊坐計程車趕赴音樂會一邊為樂器調音時,擁有絕對音高就很有用了。同樣地,若妳是一位職業歌手,即使在荒郊野外練唱,也能確保每個音都唱對──但好處也僅止於此。缺乏實用性是我們的音樂教育從未嘗試教導絕對音高的原因。另一個主要的因素,則是年紀一旦超過六歲後,就很難養成這種能力了。

歌手 3

以絕對音感著名的美國歌手麥可·傑克森。圖/Wikipedia

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的音樂人士以及某些一般民眾擁有部分的絕對音感,這裡指的意思是他們只記得一兩個音。例如,多數交響樂團的團員必須在每場音樂會開始前,為他們的樂器調音。這和那些擁有絕對音高且自命不凡,能獨自在計程車裡調琴的小提琴家不同。團員利用「A 音」來調音,由其中一項樂器,通常是雙簧管來奏出 A 音,而其他人跟進,這樣一來大家就能彈奏出同一個 A 音了。這畫面也就是你在交響樂演奏會前所聽到的那一陣恐怖的尖銳雜音。如此這般重複地彈奏 A 音能幫助許多樂手記住它。

部分絕對音感的能力

其他擁有部分絕對音感的例子,則跟持續地接觸特定音符或樂曲有關。有時,即使是不知道音符名稱的非專業樂手,也會有類似經驗並能記住一個或幾個音。你自己可以試試看,找出你最喜愛的幾首歌,憑記憶唱出這些歌中的第一個音,然後在一邊繼續哼唱的同時,一邊播放這些歌的 CD。很難說,搞不好你也擁有部分絕對音感。

這類部分絕對音感不像一開始所以為的那般神奇,我們其實都能記住一個音幾秒鐘(可同時播放 CD 試試看),且短時間的記憶在經過不斷重複後,有時會變成長期記憶。

對了,如果你用手指將一隻耳朵塞住的話,唱歌或許就會準確得多,而這正是某些歌手在獨唱時會這麼做的原因。之所以產生這樣的效果,是因為我們原始的生理構造設計,會避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太大聲,以免蓋過了周遭應該注意的各種聲音,像是獅子、雪崩、關門時間等等。而用一隻手指塞住耳朵就可「加強」嘴巴與腦部之間的回饋作用,同時有助你更仔細地監聽自己的音高。你可能注意到了,在鼻塞的時候,口耳回饋作用也會增強,這樣其實還滿討厭的。話說有一次我不小心跟女友抱怨這件事,說「我的聲音真的好大啊,煩死了」;而她則挑起了一邊眉毛,回答「你終於知道我們其他人的感受了……」。

歌手5

保持音量也是很重要的。圖/flickr

我想回過頭來,想像一下前面那三位歌手唱歌時腦子裡在想什麼。但首先,你需要知道一首樂曲中各音符的高低起伏,叫做音程,而不同大小的音程則有不同的名稱。最小的音程即是鋼琴上相鄰兩個琴鍵的距離,叫做半音,而其兩倍距離的音程,則理所當然叫做全音。你不需要知道所有音程的名稱,但可以在書末最後一章〈若干繁瑣細節〉的「音程命名與辨識」中,找到它們的名字以及辨識它們的小訣竅。

所以,當這三位歌手在高歌時,下意識裡究竟在想什麼呢?

金正嫦的腦中正在傳送以下的信號:

  • 隨便起一個音;
  • 下個音唱低一些;
  • 再下個音唱高一點……

簡新歌的腦中正在傳送以下的信號:

  • 隨便起一個音;
  • 下個音要降低一個全音;
  • 再下個音要升高三個半音……

施完美的腦中正在傳送以下的信號:

  • 唱升 C 音;
  • 降到 B 音;
  • 升到 D 音……

但是,就如我之前所說,即使施小姐唱的每個音都與 1939 年那個委員會所挑選出來的標準音相符,也不代表她就一定唱得比簡先生好。所謂的好歌手不只是把音唱對而已,還必須唱得清晰、有一定的力道,同時還得確保唱到最後一個音時不會沒氣。最重要的是,你聲音的質地會受你與生俱來的配備──亦即你的聲帶、嘴巴和喉嚨等的形狀和大小所影響。幾乎所有人在經過培訓後,都能成為一位不錯的歌手,但若真要唱得好,就必須接受訓練,「同時」擁有正確的配備。

歌手4

每年熱烈舉辦的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2016)的其中一組參賽者。圖/Youtube


音高4

 

 

你知道最早被記錄下來的完整樂曲竟然是古希臘的搖滾樂嗎?為什麼身為亞洲人的我們,比較容易擁有「絕對音感」?從科學的角度書寫音樂的故事。 《好音樂的科學:破解基礎樂理和美妙旋律的音階秘密》,大雁文化出版。

關於作者

大雁出版基地

一個支撐成熟編輯人獨當一面、有利中小品牌生存發展的書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