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災難的開始-《伊波拉浩劫》

商周出版_96
・2015/07/05 ・197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一九七六年九月初,蘇丹爆發疫情過後兩個月,往西五百英里,在薩伊北部的伊波拉河流域,村落零星分布的邦巴(Bumba)熱帶雨林區,出現了更致命的絲狀病毒。薩伊伊波拉品系的致命率幾乎是蘇丹伊波拉的兩倍,宛如一股毫不寬容的力量,在沉靜中醞釀著某個深不可測的意圖,而伊波拉就是那個意圖的產物。直到今日,我們還是沒能確認誰是第一個薩伊伊波拉個案。

在九月的最初幾天,某個大概住在伊波拉河以南的不明人士,或許碰觸到什麼有血的東西。當地人民獵捕猴子當作食物,所以那有可能是猴肉,也可能是別的動物的肉,好比大象或蝙蝠。又或者,那個人碰觸到的是一隻被壓碎的昆蟲,或是被蜘蛛咬了一口。不論病毒原始的宿主是什麼,雨林中血對血的接觸似乎開啟了人類世界的大門,讓病毒得以登堂入室。那扇門,可能就是這位不明人士手上的割傷。

source: NIAID

病毒在亞布庫(Yambuku)教會醫院冒出頭來。那是一間由比利時修女辦的內地診所,由一連串波紋狀的錫製屋頂和粉飾過的水泥牆組成,座落在雨林的教會旁。你在亞布庫醫院聽得到教堂的鐘聲、聖歌傳頌和用班圖語進行的大彌撒。隔著一扇門,身染瘧疾以至於渾身發抖的人們,正站著排隊等修女幫他們打針,只盼打了針後感覺能夠好些。

亞布庫的教會也經營一所兒童學校。八月底,學校有位老師和幾個朋友去薩伊北部旅行度假。他們向教會借了一輛荒原路華後踏上旅程,沿著布滿車輪痕跡的路徑緩緩移動,探索北部的鄉村,途中肯定時不時陷入了泥巴裡。這是在薩伊開車必經的過程。路徑主要是人行小徑,被連成一片天篷的樹團團圍住,永不見天日,他們就像是在隧道內行駛。好不容易抵達了伊波拉河,他們搭乘渡口的駁船過河,繼續北行。到了烏班基河(Obangui River)附近,他們在路邊的市場駐足,學校老師買了一些新鮮的羚羊肉,他的朋友也買了一隻剛宰殺的猴子,統統放在荒原路華的後車廂。當他們在車內顛顛簸簸,不論是哪個朋友都可能用手碰過猴肉或是羚羊肉。

然後他們打道回府。學校老師回到家後,他的太太燉了羚羊肉,全家人一起享用。隔天早上,他覺得不太舒服,便在去學校教書以前,先到教會另一邊的亞布庫醫院,找修女替他打一針。每天一開始,亞布庫醫院的修女會在桌上平放五個皮下注射器,接著整天都用它們打針。她們一天就用這五個針頭,替醫院數百名門診和婦女保健站的病人打針。修女和職員打完針後,偶爾會在一盆溫水內清洗針頭,以便洗去針頭上的血,但他們大多連洗都不洗就從一條手臂換到另一條手臂,一針接著一針打,患者的血因此混到了一塊。由於伊波拉病毒具有高度的傳染性,加上透過血液傳染的病毒只要有五到十個病毒微粒,就能在新的宿主體內展開極端擴增,病原體有非常好的散播機會。

那位學校老師在打過針後幾天,因薩伊伊波拉而發病。他是所知第一個薩伊伊波拉個案,但他很可能是在醫院接受注射時,從骯髒的針頭感染到病毒的,而這意味著還有別人因為伊波拉病毒而身體不適,當天稍早已先到醫院打針,只是同一個針頭又用到那位學校老師身上。那位不明人士可能是伊波拉在薩伊爆發的元凶,大概排隊時就站在學校老師的前面。與蘇丹的情況如出一轍,一種理論上可能傳遍地球的活物,起初都是出現在一個受感染的人身上。

病毒同時在醫院周遭五十五座村莊爆發。它先殺死了打過針的病患,再往病患的家庭移動,索討他們家人的性命,特別是女人。在非洲,負責替死者入殮的都是婦女。病毒橫掃亞布庫醫院的護士,殺死大部分的護士,再攻擊比利時修女。第一位因伊波拉病毒發病的修女,是位替死胎引產的助產士。那個媽媽因為伊波拉而瀕臨死亡,還把病毒傳染給了腹中胎兒。胎兒顯然在媽媽的子宮內崩潰血流如注,所以媽媽自發性地墮胎,協助這次異常分娩的修女離開時滿手是血。母親和胎兒的血超級致命,修女手上一定是有哪裡的皮膚有小小的裂口或割傷,因而也出現爆炸性的感染,五天即宣告不治。

亞布庫醫院有位今日被稱為M. E. 姊妹的修女,也罹患了他們開始稱之為l’épidémie 的「流行病」,而且病情告急。亞布庫的神父決定送她到薩伊首府金夏沙(Kinshasa),好讓她得到更好的醫療。他和另一位名叫E. R.姊妹的修女駕著荒原路華,送M. E. 姊妹到邦巴。那是位於剛果河旁,一個空心磚和木屋聚集、在雜亂無序中向外延展的城鎮。他們前往邦巴機場,雇了一架小飛機飛去金夏沙,一落地便送M. E.姊妹到瑞典護士經營的恩佳利埃馬醫院。醫院讓她入住單人病房。在那裡,她忍受著瀕死前的痛苦,最後將靈魂交託給了耶穌基督。

伊波拉浩劫封面

本文摘自《伊波拉浩劫》,本書由商周出版社出版

 

 

 

 

延伸閱讀

文章難易度
商周出版_96
81 篇文章 ・ 328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業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

0

19
0

文字

分享

0
19
0

恐龍稱霸地球的秘訣,竟是牙齒自帶避震器?——《追光之旅:你所不知道的同步輻射》

天下文化_96
・2021/09/12 ・174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侏羅紀公園》系列電影掀起大家對恐龍的好奇,但其實科學家早就在研究遠古時代的各種生物。以恐龍為例,平均每星期會發現一種新種恐龍,每年大約會發現五十種新種恐龍。而在探討物種起源及鑑定遠古生物領域,同步輻射分析技術也展現了它的獨特價值。

例如,南非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領導的國際科學家團隊,針對一些世界上最古老的恐龍蛋胚胎頭骨,進行 3D 複製重建,發現牠們的頭骨生長順序與當今的鱷魚、雞、烏龜和蜥蜴相同,研究成果發表在《科學報導》(Scientific Reports)上。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收藏的恐龍蛋化石,內部留有胚胎構造。圖/WIKIPEDIA

在台灣,由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教授賴茲(Robert Reisz)與台灣學者組成國際團隊,花費兩年時間,運用超高解析二維紅外光譜顯微術,在活躍於一億九千五百萬年前的雲南祿豐龍胚胎股骨化石中,發現殘留有機物,找到古化石內保存複雜有機物的最古老紀錄。這個破天荒的發現在 2013 年登上了《自然》(Nature)雜誌封面。

此外,在祿豐龍肋骨化石的微血管通道中,國輻中心研究員李耀昌也發現全球最古老且保存完整的膠原蛋白與赤鐵礦微粒聚晶。

「即使經過億萬年時空轉換,恐龍的軟組織經血液中鐵的氧化及碳酸鈣化包覆作用後,還是有機會被保存下來,」李耀昌表示,這將有助科學家進一步了解恐龍的生理機能與遺傳密碼。

李耀昌團隊將成果發表於《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並獲選為《發現》(Discover)雜誌「 2017 年全球百大發現」第十二名,是近年來台灣學者主導的研究成果首度登上《發現》雜誌全球百大發現。

英國 Dinosaurland 化石博物館的鐮刀龍巢與蛋化石。圖/WIKIPEDIA

發現牙齒裡的避震器

恐龍胚胎裡有膠原蛋白,恐龍的嘴巴裡則是自帶「避震器」。

國輻中心團隊與台灣博物館、台灣石尚博物館、中國大陸北京自然博物館、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館,以及中國大陸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合作,蒐集十五種肉食性與植食性恐龍牙齒,利用同步輻射穿透式 X 光顯微術與現代的眼鏡凱門鱷牙齒進行研究比對,首度發現肉食恐龍牙齒具有避震結構。

在肉食性恐龍牙齒的琺瑯質與象牙質中間,存在一層相對柔軟且布滿微細孔洞的被覆牙本質層,可以保護牙齒,避免因撕裂骨肉造成牙齒瞬間斷裂。這項研究結果修正了過去對於原始爬蟲類牙齒結構的認知,因此登上國際知名期刊《科學報導》(Scientific Reports)與各大媒體。為了蒐集恐龍牙齒進行研究比對,國輻中心研究員王俊杰透露了一段小故事。

「當時我到桃園興仁花園夜市拜訪鱷魚攤,沒想到使用斜口鉗幫鱷魚拔牙時,斜口鉗當場應聲斷裂,只好再買一把硬度更高的老虎鉗,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順利拔下鱷魚牙齒。」

透過同步輻射 X 光顯微鏡發現暴龍牙齒藏有「避震器」,保護牙齒不致斷裂。1:X光下的暴龍牙齒構造。2:暴龍牙齒外觀。 3:無避震結構的牙齒內部應力分布。4:有避震結構的牙齒內部應力分布。圖/王俊杰提供

牙齒的特殊結構,使得肉食恐龍成為頂尖獵食者,稱霸地表一億六千五百萬年。相較於人類咬合力約為 40 公斤、眼鏡凱門鱷咬合力約 1,000 公斤,以及咬合力可達 2,000 公斤、目前世上咬合力最大的動物—— 灣鱷,「暴龍的咬合力約 6,000 公斤,且拖行的獵物體重可能超過 1 公噸,但靠著微小的避震結構設計,便不致因巨大應力而造成牙齒斷裂,」王俊杰說。

遠古生物的活動型態一直是科學家亟欲解開的謎題,透過同步光源高解析度檢測技術,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古生物化石組織結構的細微差異,提供了一種嶄新的古生物分類與古生態研究檢測方法,而藉由恐龍胚胎化石中探測到的有機質殘留物,未來將可逐步解開更多遠古生物的奧祕。

——本文摘自《追光之旅:你所不知道的同步輻射》,2021 年 8 月,天下文化

天下文化_96
21 篇文章 ・ 524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