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錯把異鄉當故鄉-小魚的求救信

親愛的媽咪:

自從被人抓去之後,還以為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原本我以為我就此一命嗚呼哀哉,成了人類的美佳餚,但是沒想到我居然還活下來了,雖然如此,我卻活的很難過,因為大家都討厭我,排斥我,但我也很無奈,其實我也是受害人。

記得那一天與隔壁的小朋友天一亮就游到開闊的潭中玩耍,正玩的高興的時候,卻突然聽到,水面傳來一聲巨響,一張巨大的漁網從天而降,大夥嚇了一跳,四處逃竄,橫衝直撞,結果搞得溪水污濁,讓我弄不清楚方向,本來可以趕快往下游,讓後就可以順利逃脫了,結果大夥慌了手腳,一陣混亂之後,我就這樣被抓走了,當時,我心中想,這下子完蛋了,從此再也回不了家。

我被其他的魚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箱子裡面,只聽到奇奇怪怪的的機械聲,氣泡不停地冒出來,劈劈啪啪的,好像是鞭炮聲,完全不知道我們會被送去那裡,一路上只感覺到水箱中的水一直都搖搖晃晃,時而向左,偶而向右,又會往上衝,隨後,再會往下擠,我們簡直是在坐雲霄飛車,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最後終於風平浪靜了,水箱再次打開了,我們居然被重新放回河流之中,不幸的是,有些夥伴已經不堪舟車勞頓,早已氣絕生亡,幸運的我們一接觸到河水,馬上拼命地往下游,直到拋開一群人的背影,聽不到人聲為止。

台灣馬口魚,圖片取自行政院新聞局生態保育網

重獲自由的我,第二天一大早當第一道曙光射入水中時,就四處探訪,尋問回家的路,可是我看了半天,沒有一隻魚我認識的,當地的魚也沒有看過我,問了半天,沒有人理我耶,心中不免擔心了起來。後來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台灣東部的河流,而我們家卻是在台灣西部河流中,中間還隔著高聳的中央山脈,而且兩邊的河流彼此之間,都不會交流,除非像鳥一樣飛過高山,或是搭乘大眾巴士,不然是無法到達,天啊,我居然翻山越領到了台灣的另一邊耶。

雖然重新回到河裏,與故鄉的環境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這裡的魚都討厭我,說我像流氓一樣,一天到晚搶他們的食物,讓他們都餓肚子、無法活下去,而看我體型高大,拿我莫可奈何,每當我的夥伴被釣走了,他們都手足舞蹈,拍手叫好。

親愛的媽咪,這裡不是我的家,我不要在這裡當討人厭,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啦,快來救救我啊!

祝 你
身體健康


小魚兒
敬上

註:
錯誤的放生地點也是危害之一,例如原產台灣西部溪流粗首鱲與台灣馬口魚,原本不存在台灣東部溪流,卻由於垂釣者引入放生,由於缺乏天敵族群繁衍迅速,已壓迫東部特有的菊池氏細鯽的生存空間。雖然粗首鱲與台灣馬口魚是台灣原生魚類,但相對於東部溪流得原生魚類而言卻屬外來種,這種在台灣本土溪流間引入該條溪流並未分布的台灣原生種魚類稱之為「內地入侵種」。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臉書網誌[2011-09-07]


泛科學5月主題徵文: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不論是推甄繁星填志願,選科系時,爸爸媽媽阿姨叔叔還有隔壁鄰居總要你想想你要唸的XX系未來出路是什麼。但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

已經出社會的人們啊,你大學念什麼系?現在又正在做什麼?跟我們分享吧!

  1. 請告訴我們:
    • 你是怎麼開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學的訓練跟它有關係嗎?
    • 日常工作內容有哪些?最常面臨的考驗是什麼?
    • 周圍的人/家人對於工作內容有哪些誤解
    • 對於有志從事同業的讀者們有哪些建議
  2.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 5/31止
  3. 稿酬細節:每篇字數範圍 1500-2000字,如蒙錄用將於投稿一周內回覆,稿酬 1000元整。
  4. 請將文章寄到:contact@pansci.asia

關於作者

希望以人文關懷的觀點,將海洋生物世界中的驚奇與奧妙, 透過多媒體的設計與展現,分享個人心得給社會大眾, 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心海洋的公共議題, 為保護海洋略盡一份心力。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