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來道雄(Michio Kaku):「我們一出生就是科學家,直到十四歲」

2010/12/24 | | 標籤:

你是什麼時候放棄成為科學家或發明家的想法的?又是什麼時候,停止了對世界萬象旺盛的好奇心?

時常在Discovery或NGC(國家地理頻道,不是遊戲機)出現的弦理論物理學家與科普作家,加來道雄(Michio Kaku)說「我們一出生就是科學家…直到學生的好奇心被教育體制跟社會壓力擊潰」。

加來道雄在他BigThink的部落格「Dr. Kaku’s Universe」上定期用影音回答網友的問題,也會談各項讓他感興趣的科學進展。最近他上了美國兩大脫口秀節目「The Colbert Report」與「CONAN」,雖然節目宗旨是搞笑,也無法真的深入談什麼科學理論,但他發現兩個節目的主持人其實都希望透過他們熱門的節目來提醒觀眾美國科學教育的失落。

「我們學校老師把科學當成死科目來教,要求學生背誦跟生活無關的知識」,加來道雄認為有時教授把學生科學素養低落怪罪於學生不夠聰明,「但我認為,學生就是都太聰明了,以致於他們發現,老師教導的科學對他們的未來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接著表示,美國文化跟好萊塢灌輸的中學階段社會價值也是因素之一,社會價值把俊男美女放在金字塔頂端,而愛讀書的怪胎落在底層,然而這種階層區隔僅僅屬於這個階段,三四年後就會逆轉,但到時候多半已經來不及了。

我認為,雖然不是人人都要以科學家為業,但擁有探索的勇氣、基礎知識能力跟好奇心,對於每日生活都被科學環繞的我們已是不可或缺的。台灣的科學教育若以PISA成績來評判,儘管近年來下滑不少(從2006年全球第四到2009年全球第十四),但還算列在中上層級。不過在台灣,四家主要報紙都沒有科學版,已經極少的科學新聞都變成國際趣聞,或是被置換成「科技新聞」,然後又再置換成「科技產業消息」或「3C新產品發布稿」。電視新聞就更不用說了。

儘管我們有許多替代管道獲得科學知識,但每天與大眾接觸最緊密的新聞媒體,能夠傳達給閱聽人的科學知識等於零(如果不是負數)。如果學校的科學教育只是讓學生覺得科學於我未來生活無用,那媒體給的空洞則是讓社會缺乏了關心跟談論科學的基礎;當公共議題的科學面向在新聞報導中都被忽略,剩下來的就只有政爭跟鬥嘴了。

 



全新計畫《科學生線上學習平台》問卷募集中!填答就有機會獲得精美好禮!

關於作者

鄭國威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