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評論 回應:熟悉的蘇鐵最對味──來自澳大利亞的蘇鐵蛀莖象鼻蟲

OK

wu-yj97
wu-yj97 ・2021/07/26 ・240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本評論由科夥伴自行發表,相關內容遵守會員內容發表規範與責任,此刊登內容泛科學編輯部並未干涉。

在上一篇文章我們介紹了闊胸波溫蘇鐵象鼻蟲 (Miltotranes prosternalis) 的生態習性(見一生只為一人傳情,卻被誤解了 16 年的波溫蘇鐵象鼻蟲),也帶大家認識了蘇鐵這類外型類似棕櫚的熱帶、亞熱帶木本裸子植物,它們有著經濟重要性,可被作為田園造景植物,也身居保育價值而名列於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 的保育名錄和《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 (CITES) 附錄。

雖然蘇鐵含有有毒物質──蘇鐵苷,會造成肝腸胃道疾病以及具備神經毒性,然而世界一些地方的原住民,仍然會將蘇鐵樹幹磨粉後,再進行反覆淘洗等工序來去除毒性以供食用,日本奄美群島的居民甚至會利用琉球蘇鐵的種子來製作「蘇鐵味噌」。

而在人工栽培的蘇鐵身上,卻有著讓園藝栽植者氣到大喊:「有沒有學生要來研究怎麼防治牠呀?」並公開呼籲設立專項研究生獎學金的澳洲蘇鐵蛀莖象鼻蟲,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蘇鐵味噌是日本奄美大島的特產。圖/Wikipedia (©Hhaithait)
蛀食蘇鐵莖幹的澳洲象鼻蟲
蘇鐵褐蛀象鼻蟲 (Demyrsus) 和蘇鐵黑蛀象鼻蟲 (Siraton) 是僅分佈於澳洲的象鼻蟲特有屬別,幼蟲會蛀食蘇鐵的莖幹,這兩個屬別的象鼻蟲在澳洲的天然寄主植物是鱗木澤米蘇鐵 (Lepidozamia) 及大澤米蘇鐵 (Macrozamia) 兩類蘇鐵。

在野外,牠們僅會侵襲死亡或生病不健康的個體,並不會造成危害,然而在人工環境如植物園、花園和苗圃場內,牠們被發現除了澳洲蘇鐵外,他們還能攻擊外國產的蘇鐵類群,並造成大量死亡,有曾經意外被引入美國、義大利、比利時和南非的紀錄,甚至當初蘇鐵黑蛀象鼻蟲這個屬被發現時,就是以在義大利採集的標本所發表描述的,事隔多年人們才發現牠並不產於義大利而是遙遠的澳大利亞。

蘇鐵黑蛀象鼻蟲全身漆黑,幼蟲會蛀食蘇鐵的莖幹,進而造成植株的生病死亡,由於入侵義大利過,當初的發現者以為這是義大利土生土長的象鼻蟲類群。圖/Rolf G. Oberprieler
蘇鐵褐蛀象鼻蟲在野外蛀食不健康的鱗澤米蘇鐵莖幹。圖/作者提供
蘇鐵褐蛀象鼻蟲體體表密佈成簇的褐黃色剛毛。圖/作者提供
蘇鐵是一種生長速度非常慢的植物,所以可想而知栽種者大半輩子的心血付之一炬的痛心,甚至曾經有位蘇鐵愛好者在園藝雜誌上呼籲設立一個研究生獎學金機會來資助防治這種象鼻蟲,可見得該苦主有多麼悲憤。

由於這些象鼻蟲蛀食的位置非常深而且蘇鐵莖幹質地又非常堅硬,當園主發現後院的蘇鐵盆栽漸漸落葉,並且有不明的甲蟲鑽出時,感染狀況早已病入膏肓,而這些特性也造成現行的藥劑施用仍無能為力,所以目前僅能靠限制大型野生植株進口和檢疫來管控,以期能減少意外攜入這些「澳客」的機會,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 蘇鐵專家群已經將這兩類象鼻蟲都列為最高威脅層級的蘇鐵害蟲,幸好目前都是零星的發現紀錄,尚且沒有在國外長期立足的狀況。

澳洲蘇鐵蛀莖象鼻蟲的分類學研究
在我們 2020 年底發表於澳洲昆蟲學會的學術期刊「南方昆蟲學 Austral Entomology」的論文中 (Hsiao & Oberprieler, 2020),我們研究了蘇鐵褐蛀象鼻蟲和蘇鐵黑蛀象鼻蟲的分類學,我們檢視了成蟲、蛹和幼蟲形態,重新釐清和定義了屬級和種級的特徵,整理了完整的物種形態鑑定資料,並提供了成蟲和終齡鑑定檢索表和地理分佈圖,在我們的研究過程中,除了已知種的蘇鐵褐蛀象鼻蟲 (D. meleoides)、中間蘇鐵黑蛀象鼻蟲 (S. internatus)和羅氏蘇鐵黑蛀象鼻蟲 (S. roei)。

我們驚訝地發現產於北昆士蘭的蘇鐵褐蛀象鼻蟲是一個尚未被世人發現的全新物種,我們將新種象鼻蟲命名為鋼鑽蘇鐵褐蛀象鼻蟲 (D. digmon),學名源自日本經典卡通「數碼寶貝大冒險 02」中的裝甲體昆蟲型數碼獸「鋼鑽獸 ディグモン」命名,鋼鑽獸擁有操縱大地的力量,可旋轉鑽頭在地面給予沖擊以引起地割,跟我們這種鑽到蘇鐵莖幹深處害蘇鐵死亡的象鼻蟲非常地相似。
鋼鑽蘇鐵褐蛀象鼻蟲是以數碼寶貝「鋼鑽獸」命名的澳洲全新物種,鋼鑽獸擁有操縱大地的力量,可旋轉鑽頭在地面給予沖擊。圖/CSIRO,<數碼寶貝大冒險 02>劇照。
另外我們透過蘇鐵物種和象鼻蟲分佈的比較,也列出了數種潛在的蘇鐵寄主種類,可供有關檢疫單位參考,由於我們所發現的此新物種的標本籤上明確記載著會攻擊非洲特有的稀有蘇鐵──非洲蘇鐵屬 (Lepidozamia),所以很有可能也有潛在的危害性。

透過蘇鐵物種和象鼻蟲分佈的比較,我們預測了數種潛在的蘇鐵寄主種類。圖/論文原文 Hsiao & Oberprieler (2020)
熟悉的蘇鐵最對味──澳洲蘇鐵蛀莖象鼻蟲的跨屬危害及演化啟示
如前文所述,蘇鐵褐蛀象鼻蟲和蘇鐵黑蛀象鼻蟲除了澳洲產的蘇鐵之外,還能危害外國產的蘇鐵,而在分析手邊的危害紀錄後,我們發現了有趣的生物學現象,雖然兩類象鼻蟲可以攻擊好幾屬外國的蘇鐵,然而根據統計,危害的記錄集中在非洲蘇鐵屬 (Encephalartos) 的物種上。

如果我們將這樣的寄主偏好連結上蘇鐵的演化樹,我們驚奇地發現非洲蘇鐵和作為天然寄主植物的澳洲鱗木澤米蘇鐵及大澤米蘇鐵是共同形成一個支序,是共享最近血緣的近親類群。
蘇鐵褐蛀象鼻蟲和蘇鐵黑蛀象鼻蟲在澳洲的自然寄主和牠們人工環境下被記錄到偏好的外國寄主在演化上是共享最近血緣的近緣類群。圖/論文原文 Hsiao & Oberprieler (2020)
在演化上的近緣性說明了這些蘇鐵可能在生理上特性相近,所以當這些象鼻蟲意外的被帶到遙遠的異鄉國度,身為澳洲蘇鐵親戚的非洲蘇鐵因此對於這些象鼻蟲更好「入口」,可說是最熟悉的異國料理。

另外,由於澳洲和非洲從前都是從岡瓦那古大陸分離,所以這些象鼻蟲攝食起蘇鐵的起源也令人相當地好奇,到底這樣的食性是在岡瓦那古陸時期就已經演化生成,並且根據澳洲蘇鐵有著非洲蘇鐵遠親的鏡像性,澳洲蘇鐵蛀莖象鼻蟲在非洲也曾經有著類似的近親象鼻蟲兄弟但後來因不明原因滅絕,抑或是說這些象鼻蟲是正港澳洲出產的特有類群,牠們是澳大利亞自岡瓦那古大陸分離後才誕生演化出來,後天水平地獲得了這種「口味偏好」(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在習慣台式炸排骨後,某一天嘗到日式炸豬排後不可自拔?),雖然值得研究的細節還很多,但我們目前並沒有發現有任何證據支持前者的「兄弟滅絕說」。

總而言之,從演化生物學上的觀察我們得以呼籲園藝業者、愛好者和植物園經營方,如果你不想要你心愛的蘇鐵植株死亡,那麼你應該要避免引進野生的鱗木澤米蘇鐵及大澤米蘇鐵,並將其與非洲蘇鐵種植在一起。

相關標籤: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評論 回應:你家也有焦慮的膽小狗嗎?實驗證明狗狗吃益生菌可以穩定情緒!

氣候危機中的雞蛋跟高牆《青年 vs. 政府》/ Netflix

鄭國威 Portnoy_96
鄭國威 Portnoy ・2022/05/15 ・202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評論由科夥伴自行發表,相關內容遵守會員內容發表規範與責任,此刊登內容泛科學編輯部並未干涉。

看美國的公共議題紀錄片往往有種感覺,就是會驚訝於這國家怎麼可以那麼糟糕、那麼反人類、那麼說一套做一套?但同時又佩服這個國家竟然讓這樣的紀錄片大量存在,幫這些人的故事傳播開來,激發一代一代人願意奮鬥跟改變。

我知道,這其實是同一套有效的敘事技巧–所謂「恢復的故事」或「英雄旅程」–就跟超級英雄電影一樣,但仍然好看。2020 年上映的《青年 vs. 政府》也是這麼一個故事,簡單來說,從 2016 年起,當時一群未成年的青少年與環境律師組成的原告,試圖把美國聯邦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政府沒有保護兒童與青少年的生存權,明知人類的行為,特別是開採與使用化石燃料,是造成氣候變遷危機的主因,卻數十年如一日主動且積極地補貼跟鼓勵石化產業,讓問題加速惡化。

這21位年輕人來自美國各地,有著不同的膚色,不同的家庭跟族群背景,共同點就是都在乎環境,自己的生活也已經受到氣候危機帶來的衝擊。紀錄片從 2016 年歐巴馬還是總統時開始記錄,一直到 2019 年川普下台之前。紀錄片也剪接了一些他們小時候的影片,跟著其中多位到他們的居住地區,看氣候變遷為何讓他們如此焦急。

彷彿無止境延伸的油管,一座座油庫跟煉油廠;規模越來越大的野火;連續侵襲的「千年一遇」颶風與連根拔起的樹木;乾旱下焦灼的土地跟死亡的牲畜……這些孩子成長的印記,由一代一代大人對氣候變遷的無所謂刻下,彷彿詛咒這個年輕的世代必然步向毀滅。

說這些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大家都聽膩了,但是紀錄片最精彩的,應該是把歷屆政府的無作為、假宣言給徹底揭穿,裡頭唯一誠實的只有川普,不過與其說誠實,其實該說:明目張膽、變本加厲。

特別令我感到難堪的片段是歐巴馬,因為他一方面用最誠懇最動聽的語調表示「這個國家已經補助化石產業一個世紀了,夠久了」「沒有任何危機比得上氣候變遷對未來世代的威脅」blahblahblah….然而事實上他驕傲地開放了聯邦土地,他在奧克拉荷馬的公開演講驕傲地說:「在我執政下,如今美國石油產量,來到過去八年的巔峰;在過去三年,我只是政府部門在 23 州開放數千平方公里進行天然氣和石油探勘,現役鑽油設備數量翻了四倍,來到歷史新高;我們增加了長度足以環繞地球的輸油管線,我們正在全面開採石油。」這也是為何當初青年跟律師決定在 2016 年他還在任時提出控告。

紀錄片中呈現,從 1960 年代起,每一任美國總統都說過一樣的好聽話,然後不斷加強跟化石產業的連結,除了川普,只不過川普是直接把所有關心環境的人逼到快絕望。原告律師團為了找到政府明白知道化石造成傷害卻變本加厲的證據,取得了多位過去曾擔任政府科學顧問的科學家證詞,包括我敬佩的詹姆斯・漢森(James Hansen)。準備充分的他們向地方法院提出告訴,但接著開始遭遇政府的連續法律戰,阻止訴訟進行。

法律的拖延遊戲,讓這些孩子都在鏡頭前長大了,感覺十分荒謬。攻防的重點有三個:1. 原告的適格性、2. 被告是否造成傷害、以及 3.法庭有沒有撥亂反正的能耐。在第一點,被告律師(也就是政府的律師)對每一位青少年,提出各種太過專業跟太過不專業的質問,例如有沒有自己做過氣候科學研究,或是有沒有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看過每個時期的氣候。

在第二點,由於罪證確鑿,比較無疑義;至於第三點,成為最終的戰場。政府認為司法權若讓這起訴訟成立,會侵犯行政權,而遺憾的是三位法官中的兩位也接受了這種說法,撤銷了青年對政府的訴訟,認為法院沒有權利介入,更無法命令、設計或實施任何補救計畫,而這讓已經拖了四年都無法進入庭審的案子備受打擊。其實這說法很牽強,就好像是說法庭如果要下任何判決,都得自己來執行,否則就不能介入一樣。

原告律師引用了「布朗 vs. 教育局案」與這次訴訟作為對比,1954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種族隔離本質上是一種不平等,讓「布朗案」成為經典且具有指標意義的判決。 此外,像是黑人政治權、女權、同性戀結婚權等,也都是經由一次次訴訟,從美國的憲法挖掘出自由與平等的時代真義。

雖然青年 vs 政府的氣候訴訟在美國受到挫折,但片尾提到這起案例在全球各地引起效尤,而現在在全美 50 個州也都有類似訴訟在籌備,有十幾個正在審理或成形中。

儘管我站在提起訴訟的年輕人這邊,也蠻喜歡這部紀錄片,但我也想說歷史其實很複雜,從現在往回找壞人很容易,卻也問題很大:如果沒有這段人類瘋狂燃燒化石燃料、大量用塑膠的歷史,事實上可能發生的是人類生活水準一直無法提升,綠色革命沒有進行,醫藥創新進展遲緩,數位科技創新根本沒發生。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孩子在 5 歲前死亡,居住在全世界各地的孩子根本沒機會串連、共同關心環境。人類為了溫飽更加速破壞森林以取得燃料、耕地,生物多樣性消亡得更嚴重。若單以台灣來說,我們非常有可能境況淒慘,因為我們就是靠著石化產業、高耗能產業起家。

總之,我同意現在情況真的很糟,但我不認為把事情簡化成「過去的政府要是足夠英明、說話算話、在乎孩子的未來,我們現在的世界肯定更美好」是對的。訴訟的目的是為了加快改變政策,避免改變氣候,這對此刻來說是必要的,呈現歷史的片段是手段,但歷史不能被片段解讀,我建議大家看影片時可以這麼想。

評分:9.1/10

相關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