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評論 回應:IKEA 有那麼恐怖嗎?《消費市場:當心買》〈致死的抽屜櫃〉/ Netflix

IKEA 有那麼恐怖嗎?《消費市場:當心買》〈致死的抽屜櫃〉/ Netflix

鄭國威 Portnoy_96
鄭國威 Portnoy ・2022/05/01 ・232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評論由科夥伴自行發表,相關內容遵守會員內容發表規範與責任,此刊登內容泛科學編輯部並未干涉。

IKEA 對大部分消費者來說,是北歐氛圍、肉丸子跟霜淇淋、還有如迷宮般逛不完的展場,但對某些家庭來說,是幼兒的死神,讀作 IKILLYA。

《消費市場:當心買》是 2019 年在 Netflix 上架的紀錄片系列,共有四集,每集約 1 小時。我這次看的是〈致死的抽屜櫃〉。

先說:我看完這一集之後,我覺得 Netflix 沒有續訂這節目是對的。這部以「揭穿消費背後真相」為主軸的紀錄片,並沒有在新聞與更完整的紀錄片之間找到平衡,以至於有點浪費了這議題。但這代表我認為議題值得更好的呈現,而非不重要。

本片以倒述方式呈現。在開頭,一群家長集結在一間辦公室裡,各在桌上放著小孩的遺照,大約都在 3 歲以下。這些小孩的死因都是被抽屜櫃壓死,但這該怪誰?是父母沒注意、小孩太好動?還是家具製造商?又為何 IKEA 被特別指名該負責?

2016 年某一天,MALM 六屜櫃壓死了年幼的泰迪麥基,而在前兩年,已經有 31 個孩子在類似事件中被壓死,也時常登上新聞頭條。他的父母為本片中受訪家屬的代表。一般來說,父母遇到這種事情當然是先自責,他們也不例外。

然而接下來影片就轉向介紹一間美國傳統傢俱廠,作為與現代快速低廉家具的對比。這部分論述強調傳統家具做法的好處,用料好、很耐用,但價格也高。老公司強調人情味、照顧老員工、支撐整個城鎮經濟。傳承四代的老闆控訴中國傾銷,表達不滿,對美國本土的家具工廠,跟其他製造業一樣幾乎滅絕感到漚氣。老實說這議題不是不好,但是插入得太硬,跟主軸離得太遠,根本不需要加進來,探討得不夠深,反令人覺得尷尬。不如看《美國工廠》。

然而就跟對速食一樣,當代消費者的確對快速家具上癮。影片焦點於是轉到 IKEA,介紹這家年銷售額 430 億美元企業的「成功故事」。英格瓦·坎普拉是 IKEA 的創辦人,而這個台灣人老是好奇該怎麼唸的名字,其實就來自於他的名字 Ingvar Kamprad 加上他成長的村莊跟農場名 Elmtaryd 與Agunnaryd 四個字的字首。

英格瓦在瑞典跟 IKEA 內部都享有英雄地位,他創造的高產高銷模式,讓成本大為下降,絕佳購物體驗跟瑞典風情更有如魔法迷惑了全世界。但英格瓦一直對外保持不在乎錢財、強調自己只是尋常人的親和形象,可能是假象。

IKEA 模式就跟Uniqlo / Zara 等時尚衣物一樣,創造的大量的廢棄物。在 IKEA 任職 20 年,擔任過英格瓦助理多年的約拿史丹納柏是本片能成立的關鍵角色,他對鏡頭表示:「我對這一切的虛偽越來越沮喪,我們根本說一套做一套。所有事都秘密進行,我幹不下去。」但老實說,史丹納柏在影片中給的料並不足夠支撐這句話。

其中一個現在已經不是秘密的秘密就是英格瓦曾是納粹。在二戰期間英格瓦創辦 IKEA 的時候,他曾是活躍的瑞典納粹黨員。1990 年這件事被揭露,上了新聞,英格瓦也道歉了。這件事或許有值得知道的價值,但對本片主軸來說也是很不必要的。畢竟並不需要老闆是納粹才能設計出不夠安全的抽屜櫃。

接下來則是批評 IKEA 的財務不透明。片中表示英格瓦一直對外界表示,他跟家人已經將公司所有權捐贈給荷蘭的慈善基金會,彰顯自己對財富的無感,但馬格努斯斯文格森這位記者調查後發現這並不是真相。事實是英格瓦非常在乎錢,想避免在瑞典納稅的他(或是會計師)設計了一個複雜的所有權結構,把公司分成多個小公司,並將總部遷到荷蘭,用非營利基金會來隱瞞鉅額收益。片中也採訪了 IKEA 的副總裁 Catarina Mard Lowenadler,她表示都有遵法納稅。然而歐盟也的確在調查 IKEA,根據我找到的 2020年 新聞,調查的範圍還擴大了。又兩年過去,不知道調查到哪了。

除此之外,環保永續可能也是假象?IKEA 每年用 1300 萬立方公尺的實木,約為全球木材供量的 1%。片中遠赴羅馬尼亞拍攝,與當地生物學家跟環保人士加比龐恩,在喀爾巴阡山脈目擊盜伐。龐恩控訴羅馬尼亞政府過量外銷原木,而 IKEA 這樣的公司則利用了該國政局不穩、貪污腐敗下的豐富自然資源。龐恩曾追蹤盜伐國家公園木材的卡車一路到羅馬尼亞最大的伐木公司施維霍夫,儘管該公司聲稱他們不收來自國家公園的木材,而這家公司多年來是 IKEA 的主要木材供應商。在被揭發之後,目前狀況已有改善。

IKEA 副總裁 Lowenadler 四平八穩地回應了這件事,表示當他們發現這種問題會立即糾正、甚至斷絕與供應商的合作。不過這可能也表示 IKEA 自己沒有對來源做到很好的管控跟監查,得等到環保人士冒著生命危險介入才後知後覺地行動。現在是否改善,就不知道了。

以上可以都算是 IKEA 的問題,但我認為這些都在「合理範圍」內。我說合理範圍不是指這些問題不值得關心或改善,而是跟我想像的差不多,也跟絕大多數規模那麼大的公司差不多,沒有邪惡到我無法理解的程度。而影片拉拉扯扯講了超過一半的時間,總算要回歸正題,談抽屜櫃如何致死。

簡單列點:
1. 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 (CPSC) 有權有責要求製造商改善產品、報告可能的傷害,撰寫安全標準。也可以召回產品,例如會爆炸的三星手機。家具當然也包括在內。
2. 問題是 CPSC 的標準是自願的,因此家具廠商不一定需要遵照。前任委員會委員表示 IKEA 完全不想遵守安全規則。而委員會被限制不能對該企業發表言論,除非先經過企業同意。
3. 因此 CPSC 跟 IKEA 私下協商如何處理抽屜櫃致死的問題。IKEA 不願意「召回」,說服了 CPSC 接受 IKEA 提出的「修理」方式,免費提供可以把櫃子固定在牆上的修復零件包。但這需要電鑽等工具與技術,而且要等消費者提出需求才會收到,等於是把風險繼續轉移給消費者。絕大多數的消費者依舊沒固定抽屜櫃。
4. 直到 2016 年,IKEA 才答應召回 2600 萬件 2002 年後生產的商品,也願意到府固定,但召回行動收效甚微,因為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接著 IKEA 與三個提出訴訟的家庭和解,價碼是 5000 萬美金,是有史以來最高額的過失致死賠償金。同時IKEA重新設計了MALM櫃子,符合CPSC的自願標準。

我覺得這些孩子因設計不良的櫃子而死當然是悲劇,IKEA 也應該負起責任。但儘管影片看起來試圖把 IKEA 描述得很糟糕,我覺得…也只是正常糟糕,可以理解的糟糕,而不是像 Perdue Pharma 那種程度的。(關於超扯的 Perdue Pharma 請務必看《毒疫》)

最後,我認為本片還是值得看,但各段敘事之間的扣連實在可以更好。若是不要前半段的東拉西扯,或許會更好一些。

評分:7.8/10

相關標籤: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評論 回應:你家也有焦慮的膽小狗嗎?實驗證明狗狗吃益生菌可以穩定情緒!

氣候危機中的雞蛋跟高牆《青年 vs. 政府》/ Netflix

鄭國威 Portnoy_96
鄭國威 Portnoy ・2022/05/15 ・202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評論由科夥伴自行發表,相關內容遵守會員內容發表規範與責任,此刊登內容泛科學編輯部並未干涉。

看美國的公共議題紀錄片往往有種感覺,就是會驚訝於這國家怎麼可以那麼糟糕、那麼反人類、那麼說一套做一套?但同時又佩服這個國家竟然讓這樣的紀錄片大量存在,幫這些人的故事傳播開來,激發一代一代人願意奮鬥跟改變。

我知道,這其實是同一套有效的敘事技巧–所謂「恢復的故事」或「英雄旅程」–就跟超級英雄電影一樣,但仍然好看。2020 年上映的《青年 vs. 政府》也是這麼一個故事,簡單來說,從 2016 年起,當時一群未成年的青少年與環境律師組成的原告,試圖把美國聯邦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政府沒有保護兒童與青少年的生存權,明知人類的行為,特別是開採與使用化石燃料,是造成氣候變遷危機的主因,卻數十年如一日主動且積極地補貼跟鼓勵石化產業,讓問題加速惡化。

這21位年輕人來自美國各地,有著不同的膚色,不同的家庭跟族群背景,共同點就是都在乎環境,自己的生活也已經受到氣候危機帶來的衝擊。紀錄片從 2016 年歐巴馬還是總統時開始記錄,一直到 2019 年川普下台之前。紀錄片也剪接了一些他們小時候的影片,跟著其中多位到他們的居住地區,看氣候變遷為何讓他們如此焦急。

彷彿無止境延伸的油管,一座座油庫跟煉油廠;規模越來越大的野火;連續侵襲的「千年一遇」颶風與連根拔起的樹木;乾旱下焦灼的土地跟死亡的牲畜……這些孩子成長的印記,由一代一代大人對氣候變遷的無所謂刻下,彷彿詛咒這個年輕的世代必然步向毀滅。

說這些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大家都聽膩了,但是紀錄片最精彩的,應該是把歷屆政府的無作為、假宣言給徹底揭穿,裡頭唯一誠實的只有川普,不過與其說誠實,其實該說:明目張膽、變本加厲。

特別令我感到難堪的片段是歐巴馬,因為他一方面用最誠懇最動聽的語調表示「這個國家已經補助化石產業一個世紀了,夠久了」「沒有任何危機比得上氣候變遷對未來世代的威脅」blahblahblah….然而事實上他驕傲地開放了聯邦土地,他在奧克拉荷馬的公開演講驕傲地說:「在我執政下,如今美國石油產量,來到過去八年的巔峰;在過去三年,我只是政府部門在 23 州開放數千平方公里進行天然氣和石油探勘,現役鑽油設備數量翻了四倍,來到歷史新高;我們增加了長度足以環繞地球的輸油管線,我們正在全面開採石油。」這也是為何當初青年跟律師決定在 2016 年他還在任時提出控告。

紀錄片中呈現,從 1960 年代起,每一任美國總統都說過一樣的好聽話,然後不斷加強跟化石產業的連結,除了川普,只不過川普是直接把所有關心環境的人逼到快絕望。原告律師團為了找到政府明白知道化石造成傷害卻變本加厲的證據,取得了多位過去曾擔任政府科學顧問的科學家證詞,包括我敬佩的詹姆斯・漢森(James Hansen)。準備充分的他們向地方法院提出告訴,但接著開始遭遇政府的連續法律戰,阻止訴訟進行。

法律的拖延遊戲,讓這些孩子都在鏡頭前長大了,感覺十分荒謬。攻防的重點有三個:1. 原告的適格性、2. 被告是否造成傷害、以及 3.法庭有沒有撥亂反正的能耐。在第一點,被告律師(也就是政府的律師)對每一位青少年,提出各種太過專業跟太過不專業的質問,例如有沒有自己做過氣候科學研究,或是有沒有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看過每個時期的氣候。

在第二點,由於罪證確鑿,比較無疑義;至於第三點,成為最終的戰場。政府認為司法權若讓這起訴訟成立,會侵犯行政權,而遺憾的是三位法官中的兩位也接受了這種說法,撤銷了青年對政府的訴訟,認為法院沒有權利介入,更無法命令、設計或實施任何補救計畫,而這讓已經拖了四年都無法進入庭審的案子備受打擊。其實這說法很牽強,就好像是說法庭如果要下任何判決,都得自己來執行,否則就不能介入一樣。

原告律師引用了「布朗 vs. 教育局案」與這次訴訟作為對比,1954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種族隔離本質上是一種不平等,讓「布朗案」成為經典且具有指標意義的判決。 此外,像是黑人政治權、女權、同性戀結婚權等,也都是經由一次次訴訟,從美國的憲法挖掘出自由與平等的時代真義。

雖然青年 vs 政府的氣候訴訟在美國受到挫折,但片尾提到這起案例在全球各地引起效尤,而現在在全美 50 個州也都有類似訴訟在籌備,有十幾個正在審理或成形中。

儘管我站在提起訴訟的年輕人這邊,也蠻喜歡這部紀錄片,但我也想說歷史其實很複雜,從現在往回找壞人很容易,卻也問題很大:如果沒有這段人類瘋狂燃燒化石燃料、大量用塑膠的歷史,事實上可能發生的是人類生活水準一直無法提升,綠色革命沒有進行,醫藥創新進展遲緩,數位科技創新根本沒發生。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孩子在 5 歲前死亡,居住在全世界各地的孩子根本沒機會串連、共同關心環境。人類為了溫飽更加速破壞森林以取得燃料、耕地,生物多樣性消亡得更嚴重。若單以台灣來說,我們非常有可能境況淒慘,因為我們就是靠著石化產業、高耗能產業起家。

總之,我同意現在情況真的很糟,但我不認為把事情簡化成「過去的政府要是足夠英明、說話算話、在乎孩子的未來,我們現在的世界肯定更美好」是對的。訴訟的目的是為了加快改變政策,避免改變氣候,這對此刻來說是必要的,呈現歷史的片段是手段,但歷史不能被片段解讀,我建議大家看影片時可以這麼想。

評分:9.1/10

相關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