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
0

文字

分享

1
9
0
評論 回應:回應超長留言

文化演化和基因演化的三種對應

葉多涵_96
葉多涵 ・2021/02/22 ・1880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本評論由科夥伴自行發表,相關內容遵守會員內容發表規範與責任,此刊登內容泛科學編輯部並未干涉。

我們可以猜測,或許小孩子比較喜歡向每天吃魚吃飽飽的大人學習,造成捕魚的行為在社會中成為主流?或是拒絕吃魚的人容易餓死或生較少小孩,造成拒絕吃魚的信念慢慢失傳?或許是不捕魚的社會在戰爭中容易被會捕魚的社會消滅或被同化?

無論細節如何,總的來說,人類的文化和動物的基因在類似的環境演化出了類似的行為。

原文中為什麼有上述段落?因為我想讓讀者知道社會學習不是只有從父母傳給小孩,所以文化演化如何和基因演化對應,並非只有一個答案。

如果文化特徵是由父母傳給小孩,那最簡單,這跟基因演化一樣,如果你死掉或沒有小孩,你的基因和文化特徵都不會傳下去。例如文化人類學家Napoleon Chagnon的研究,他分析南美洲Yanomamö民族,發現參與部落衝突的戰士雖然有一定的死亡率,但是他們更吸引女性,在當地的一夫多妻制下,小孩更多,讓參戰的行為有演化優勢。這類研究本來稱為「人類行為生態學」,早期也考慮這些行為是從基因遺傳給小孩的可能性,後來才漸漸轉向文化演化。

然而如果文化特徵會傳給沒有親緣關係的人,那麼適應度就會從「子代的數量」變成「效仿者的數量」。這個差別在有些分析中很重要,例如節育這個文化特徵可以流傳,不太可能會是因為節育的人能產生更多存活子代。又例如網路謠言究,錯誤資訊是在不相干的人之間傳播,而不是說聽信謠言的人會有很多小孩。這樣的分析在社會科學及社會心理學本來就有少量研究,最近也漸漸被收納到文化演化的大傘之下。

另外有些研究者認為人類族群間的爭戰或同化可能才是文化演化的主力,生物個體應該對應人類族群,個體間的基因差異應該對應族群間的文化差異。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人類歷史有很長的時間都是小部落的形式,大型社會只少數中的少數,不只歐洲和東亞文化是爭戰勝利的存活者,常被當作原住民研究的班圖文化和南島文化也是相對晚近才擴張到今天的分佈。如果部落間的爭戰或同化也是文化演化的重要機制,那麼許多對個體有害、但對族群有利的行為都有機會演化出來,例如Edward Slingerland就認為像「舉頭三尺有神明」這類鼓勵道德的宗教信仰可能是因為能幫助族群間的競爭才演化出來。這種group selection的分析其實在社會學發展的早期就有了,稱為社會達爾文主義,在二戰前就被放棄了,後來隨著演化生物學的各種分析工具進步,包括被語言學引進演化樹,以及電腦大數據,才又捲土重來。

Barsbai、Lukas和Pondorfor(三人是共同第一作者)的研究中,並未探究游獵採集文化的吃魚、搬家、離婚、階級等特徵是透過上述哪一種機制演化出來,事實上很有可能每個族群每個特徵的演化歷史都不太一樣,而且可能三者都有影響。

因為區分這些演化機制並不是他們的研究目標,所以我用「無論細節如何,總的來說,人類的文化和動物的基因在類似的環境演化出了類似的行為」一句話總結之,這也不影響我的文章介紹文化演化這個研究領域,因為三者都是文化演化。我不知道為什麼蓉蓉會對此「十分感冒」,認為這是「一邊犯基本錯誤,一邊寫下這種狂言」,我也完全反對語言與文化「必須透過親緣關係樹方法去研究」的說法。

研究人類行為時,就和和動物行為學一樣,可以用Tinbergen的四個問題來分析,如果要回答「為什麼人們用筷子吃飯」的問題,並非只能看「是不是講中文的人都用筷子吃飯」,也可以看「筷子吃是否比叉子更有優勢」、「人們怎麼學會用筷子」、「手、筷子和食物的結構怎麼互相配合」。文化演化不是只有宏演化。

用語言譜系樹做宏演化分系並不能用來衡量三個機制的相對貢獻,因為語言的演化本身就是上述三種機制都有影響,語言會從父母傳給小孩,也會從父母以外的人學習,而且語言也會在族群間的競爭中被同化或被消滅。此外,語言的競爭和同化不見得和其他文化特徵的演化歷史相同,例如有些客家人改說閩南話,但仍保持了一部份的客家文化,或是像西方結婚儀式中的白色婚紗和婚戒都傳到了台灣,但台灣人還是講中文。Matthew和Perreault的研究中區分了語言歷史和地理距離,發現地理距離也有一部份解釋力,也正表示有些文化不一定會跟語言一起傳播。

文化演化是個多重起源的跨領域學科,有考古學家用演化樹分析文物間的關係,有語言學家用族群遺傳學分析語言的微演化,有心理學家試圖用認知模組來推論什麼樣的故事有較高的文化適應度,有經濟學家分析新產品被消費者採用的頻率如何上升,有生物學家分析不同鳥鳴聲在族群中的散播過程,有政治科學家分析人際網路結構怎麼造成政治極化,還有歷史學家分析古代藝術家之間的通信網路怎麼讓新想法傳播,這些研究有時不會在標題中寫出「文化演化」,但只要分析中用了population thinking、或是分析了某個文化特徵的傳播率、或是用其他方式借用了發源自演化生物學的研究工具,我們都可以稱之為文化演化。

相關標籤:
所有討論 1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評論 回應:你家也有焦慮的膽小狗嗎?實驗證明狗狗吃益生菌可以穩定情緒!

氣候危機中的雞蛋跟高牆《青年 vs. 政府》/ Netflix

鄭國威 Portnoy_96
鄭國威 Portnoy ・2022/05/15 ・202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評論由科夥伴自行發表,相關內容遵守會員內容發表規範與責任,此刊登內容泛科學編輯部並未干涉。

看美國的公共議題紀錄片往往有種感覺,就是會驚訝於這國家怎麼可以那麼糟糕、那麼反人類、那麼說一套做一套?但同時又佩服這個國家竟然讓這樣的紀錄片大量存在,幫這些人的故事傳播開來,激發一代一代人願意奮鬥跟改變。

我知道,這其實是同一套有效的敘事技巧–所謂「恢復的故事」或「英雄旅程」–就跟超級英雄電影一樣,但仍然好看。2020 年上映的《青年 vs. 政府》也是這麼一個故事,簡單來說,從 2016 年起,當時一群未成年的青少年與環境律師組成的原告,試圖把美國聯邦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政府沒有保護兒童與青少年的生存權,明知人類的行為,特別是開採與使用化石燃料,是造成氣候變遷危機的主因,卻數十年如一日主動且積極地補貼跟鼓勵石化產業,讓問題加速惡化。

這21位年輕人來自美國各地,有著不同的膚色,不同的家庭跟族群背景,共同點就是都在乎環境,自己的生活也已經受到氣候危機帶來的衝擊。紀錄片從 2016 年歐巴馬還是總統時開始記錄,一直到 2019 年川普下台之前。紀錄片也剪接了一些他們小時候的影片,跟著其中多位到他們的居住地區,看氣候變遷為何讓他們如此焦急。

彷彿無止境延伸的油管,一座座油庫跟煉油廠;規模越來越大的野火;連續侵襲的「千年一遇」颶風與連根拔起的樹木;乾旱下焦灼的土地跟死亡的牲畜……這些孩子成長的印記,由一代一代大人對氣候變遷的無所謂刻下,彷彿詛咒這個年輕的世代必然步向毀滅。

說這些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大家都聽膩了,但是紀錄片最精彩的,應該是把歷屆政府的無作為、假宣言給徹底揭穿,裡頭唯一誠實的只有川普,不過與其說誠實,其實該說:明目張膽、變本加厲。

特別令我感到難堪的片段是歐巴馬,因為他一方面用最誠懇最動聽的語調表示「這個國家已經補助化石產業一個世紀了,夠久了」「沒有任何危機比得上氣候變遷對未來世代的威脅」blahblahblah….然而事實上他驕傲地開放了聯邦土地,他在奧克拉荷馬的公開演講驕傲地說:「在我執政下,如今美國石油產量,來到過去八年的巔峰;在過去三年,我只是政府部門在 23 州開放數千平方公里進行天然氣和石油探勘,現役鑽油設備數量翻了四倍,來到歷史新高;我們增加了長度足以環繞地球的輸油管線,我們正在全面開採石油。」這也是為何當初青年跟律師決定在 2016 年他還在任時提出控告。

紀錄片中呈現,從 1960 年代起,每一任美國總統都說過一樣的好聽話,然後不斷加強跟化石產業的連結,除了川普,只不過川普是直接把所有關心環境的人逼到快絕望。原告律師團為了找到政府明白知道化石造成傷害卻變本加厲的證據,取得了多位過去曾擔任政府科學顧問的科學家證詞,包括我敬佩的詹姆斯・漢森(James Hansen)。準備充分的他們向地方法院提出告訴,但接著開始遭遇政府的連續法律戰,阻止訴訟進行。

法律的拖延遊戲,讓這些孩子都在鏡頭前長大了,感覺十分荒謬。攻防的重點有三個:1. 原告的適格性、2. 被告是否造成傷害、以及 3.法庭有沒有撥亂反正的能耐。在第一點,被告律師(也就是政府的律師)對每一位青少年,提出各種太過專業跟太過不專業的質問,例如有沒有自己做過氣候科學研究,或是有沒有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看過每個時期的氣候。

在第二點,由於罪證確鑿,比較無疑義;至於第三點,成為最終的戰場。政府認為司法權若讓這起訴訟成立,會侵犯行政權,而遺憾的是三位法官中的兩位也接受了這種說法,撤銷了青年對政府的訴訟,認為法院沒有權利介入,更無法命令、設計或實施任何補救計畫,而這讓已經拖了四年都無法進入庭審的案子備受打擊。其實這說法很牽強,就好像是說法庭如果要下任何判決,都得自己來執行,否則就不能介入一樣。

原告律師引用了「布朗 vs. 教育局案」與這次訴訟作為對比,1954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種族隔離本質上是一種不平等,讓「布朗案」成為經典且具有指標意義的判決。 此外,像是黑人政治權、女權、同性戀結婚權等,也都是經由一次次訴訟,從美國的憲法挖掘出自由與平等的時代真義。

雖然青年 vs 政府的氣候訴訟在美國受到挫折,但片尾提到這起案例在全球各地引起效尤,而現在在全美 50 個州也都有類似訴訟在籌備,有十幾個正在審理或成形中。

儘管我站在提起訴訟的年輕人這邊,也蠻喜歡這部紀錄片,但我也想說歷史其實很複雜,從現在往回找壞人很容易,卻也問題很大:如果沒有這段人類瘋狂燃燒化石燃料、大量用塑膠的歷史,事實上可能發生的是人類生活水準一直無法提升,綠色革命沒有進行,醫藥創新進展遲緩,數位科技創新根本沒發生。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孩子在 5 歲前死亡,居住在全世界各地的孩子根本沒機會串連、共同關心環境。人類為了溫飽更加速破壞森林以取得燃料、耕地,生物多樣性消亡得更嚴重。若單以台灣來說,我們非常有可能境況淒慘,因為我們就是靠著石化產業、高耗能產業起家。

總之,我同意現在情況真的很糟,但我不認為把事情簡化成「過去的政府要是足夠英明、說話算話、在乎孩子的未來,我們現在的世界肯定更美好」是對的。訴訟的目的是為了加快改變政策,避免改變氣候,這對此刻來說是必要的,呈現歷史的片段是手段,但歷史不能被片段解讀,我建議大家看影片時可以這麼想。

評分:9.1/10

相關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