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15/03/05
我們大部分受過教育的人,都知道血液的功能。今天,「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觀念和行動,也是很令人熟悉的。可是過去有好幾千年,我們其實並不真正瞭解血液的功能,甚至以為「血」是可以直接遺傳給下一代的東西,所以才會有「血統」、「血緣」和「血親」等類似的名詞。
・2014/10/14
科學研究(特別是關於輸血的研究)所追問的自然界與人類世界問題必然是難解的,而且難免會令人感到不快。十七世紀的輸血實驗一槍命中了人類本質為何的問題,也觸及人類與其他動物的分野之問題。如果我們能想像早期輸血實驗是怎樣進行的,就能勾勒出這樣的一個世界圖像:混種動物不只是存在,而且是有可能被創造出來的。
・2014/10/12
拉馬蒂尼埃認定,沒有任何一種療法比輸血更為駭人聽聞。他擔心的是,假使內科醫生們真的決定採用人類對人類的輸血療法,他們會去哪裡找血源呢? 就像那些埃及藥師變成木乃伊販子一樣,內科醫生是否也會變成「人血的買家或賣家」,有錢人大可以透過他們跟乞丐買血呢? 各種可能的發展終將衍生出暴力問題,拉馬蒂尼埃光用想的就不寒而慄。孩童會遭人鞭打,以便讓他們的血管變熱,並讓血管裡充滿了血──然後急著想要治癒鼠疫與梅毒等可怕疾病的人就能出錢買他們。

・2014/10/10
進行血液實驗的活體解剖家越來越多,他們陷入了被迫翻開底牌的局面。靈魂是有形體的嗎? 它存在於血液裡嗎? 如果動物與人類都有靈魂,那會怎樣?而令人最感困擾的一個問題是:如果把動物與人類的血液混在一起,會怎樣? 從一六六五到一六六九年這短短四年間,這些問題即將決定法國醫生德尼的命運,同時就更廣泛的層面而言,也決定了輸血實驗在英法兩國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