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19/04/30
歐洲人將當地醫療傳統視為郎中伎倆,但同時他們也對當地藥物成分、藥用植物或藥材具有很高的興趣。如本書第二章所說,歐洲人出於對自然史和異國藥物的興趣而記錄、分類與編纂這些物質與植物。印度與北非的本土醫學有著豐富的文本基礎,歐洲人閱讀與翻譯(以梵文或阿拉伯文寫下的)這些古典醫學文獻,以了解這些醫療傳統的古典根源。當時歐洲人也在古希臘文與拉丁文裡搜尋自身醫學的文獻根源,對自我的重新認識和對印度和北非醫學文獻之翻譯與閱讀合而為一。殖民地的本土醫療工作者對於西方醫學的引進與主導地位也有所回應,他們編纂與標準化自己的醫學,從中選擇某些與現代做法和處方相對應的藥物與做法,引進疫苗以及來自生物醫學的新醫療物質與技術,並且製作當地藥物的藥典。透過這樣的在地行動,亞洲、南美洲與非洲的本土醫療被「發明」為新型態的傳統醫學。史學方法研究各領域如何「發明傳統」,有助於了解這個複雜的歷史過程。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