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文字

分享

0
0

棄的故事


  • 書名:棄的故事
  • 作者:駱以軍
  • 出版社: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 出版日期:2013/01/03
  • ISBN:9789865933487
評分人數不足
買書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知道,二十多歲那個眼神還如此清澈、羞怯,但對某些神聖價值燃燒著瘋狂火燄的那個「小說朝聖學徒」,偷孵養在他窄仄貧乏的山裡宿舍的,那個「小女兒」;和如今四十六歲,靈魂裡插滿鐵屑和碎玻璃,瞳珠渾濁,頸腮處或不覺已佈滿鱗片的這個疲憊但或更寬容些,朝暮年餘生蹣跚前行,無有奇想的這個大叔的「小女兒」,她們之間有何差別?仍是那只時光培養皿中浸泡著,屈膝縮頭長髮如藻漫開,白皙如百合花莖的少女神嗎?仍是我最裡頭的房間,最隱祕的抽屜,絕不讓即使星空纏度紊亂,所有顛倒妄想、夢裡尋夢、所有崩塌與溶解皆無法侵入的那個「孩童女王」嗎?--駱以軍(《棄的故事》新版之前)

印章的故事

年輕時懵懂用了「棄」這個字作書名,其實那時哪懂這個字在生命史中真正開啟的恐怖哀慟。不想這樣二十多年下來,這個字倒成了我小說書寫的咒語或預言。像必須補足學分,像孫悟空幾個筋斗雲往天邊飛去,就是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如今知畏,不論身世之哀,設定於父親那一輩的花果飄零,或在後四十回所看到的「棄」之後的慢速塌毀,自我的臉在痛失所愛,天地不親的哀鳴中變成怪物。這種種都不是當年寫「棄」的那個年輕人能想像的。重出這本「時光膠囊」,印刻初安民先生建議我在每本孤立之書,這「後來的故事」,蓋上父親留下的藏書印。我覺得那像是父親私祕給與我的祝福和鎮魂之印。如何在這樣荒涼暴亂人世,雖然疲憊且常驚慄惶惶,然作為我這一組故事的第一個被拔掉的字,到他過世之前,仍在被棄的流浪中,從孩子,青年,終於成為老人,仍不改對那不辨在何處遺失,遺失之前那文明全景的孺慕,對泥灘腳印般凌亂但至少此刻真實踩下的不虛無。不瘋狂迷亂。不否定那遺棄之前,人該有的尊嚴和美麗形貌。--駱以軍
 
我們的優美呢
如今淪落何方

時間在我的撫娑下繞指呻吟
然後剝去戀棧在妳肌膚上的
道德的猶疑
成為優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年冬天
我耽迷於鋤地耽迷於種植
在詩和頹廢的荒野
不睬彌天風雪
狂暴

「如果妳至今猶被我置於遺棄的雪蕪荒野
那麼請記住
遺棄是我最濃郁灼烈的吻
是我
囓咬妳一生陰魂不散的
愛的手勢。」
「你究竟是誰?」
「我是棄。」

昨日身如花如乳石
在夜與夜的間隙滴落

他以為他聽見一些河流的歌聲
但他的眼眶深陷
手臂直直插在極光下孤寂的雪原中央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故事隨光塵亂飛
光翻著書頁
身世翻動著光

覺得自己是隻夢裡拖了一道濕跡爬出來的蛞蝓

如今的小說家駱以軍,年輕時第一本也是唯一的一本自費詩集,讀者相傳已久的夢幻逸品。

逝去的光陰,如同再也無法書寫的那樣的詩句。其中許多埋藏的封存的種種會不會因此召喚回來?會不會看完後,你我也想起自己「棄的故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作者簡介

駱以軍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畢業。曾獲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首獎、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推薦獎、台北文學獎等。著有《臉之書》、《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夢遊街》、《西夏旅館》、《我愛羅》、《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降生十二星座》、《我們》、《遠方》、《遣悲懷》、《月球姓氏》、《第三個舞者》、《妻夢狗》、《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紅字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