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21世紀之豹——《野望影展》

2016/02/23 |

影音分類野望影展

「隨著都市的擴張、人們進逼野生動物的天然住所,小型動物只能悻悻然地躲開或者悄然消失,但大型動物始終嚥不下這口氣,與人們的衝突總是一發不可收拾。」類似的戲碼可能每天都在世界各國輪番上演著,除了一方面考驗著人們的智慧如何消弭衝突、達成雙贏局面,另一方面無不是告誡著主事的我們,大自然不僅是資源、也是生命。

許多開發中國家經常得應付這樣棘手的問題,幅員廣大、人口密度高的印度,住宅區、貧民窟與森林、甚至是國家公園比鄰而居,野生動物與人類短兵相接的事件時有所聞。亞洲象、花豹、老虎攻擊人的事件不可勝數,懶熊、沼澤鱷每年也造成不少傷亡。這本不該是野生動物的錯,但事關人命,槍口下的這些生命究竟有沒有杜絕後患呢?印度不少村莊和鄉城選擇以驅趕、捕捉移地釋回的方式看來降低的動物的傷亡、但似乎無法一勞永逸?

2011年兩頭野象闖入了邁索爾市區,三小時內癱瘓了交通、毀壞了不少機具、重傷了一頭牛、丟了一條保全的人命。最終,牠們被成功圍捕,放回森林裏頭。Source.

就在這個月初,印度班加羅爾國家公園(Bannerghatta National Park)跑出了一頭花豹,不知道在怎樣的情況下竄到了當地的學校裡。有關單位原先決議把這頭花豹趕出學校,讓牠回到所屬的森林裏頭。然後,意外就這樣發生了。這頭驚慌失措的花豹過程中傷了六個人,所幸大家的傷勢都不重。至於這頭花豹,牠在幾個小時後被捉住,評估其缺損的犬齒和瞎掉的右眼,牠可能最後無法回到野外,終身收容於人類的圍籬下。這可能是顧及居民安全和安居豹子的權宜之計,儘管當地相關的收容中心環境不錯,但終究無法擁抱自由,任誰都不樂見吧。

《21世紀之豹》正是播送這樣的故事,只是這回氣氛更顯凝重,印度某些偏遠地帶的花豹開始把人類(多半是小孩)放到了菜單上,衝突的導火線是甚麼呢?在印度相當知名的兩爬、保育學家 Romulus Whitaker(他也是筆者在螢光幕上認識的唯二白髮蒼蒼的動物學家,另外一位是大衛艾登堡爵士)帶領下,深入印度各個有花豹出沒的鄉鎮郊區,探究為何有些地方持續有殺人豹襲人事件,有些地方卻人豹和平共存?有那些潛在原因驅使豹子們走上獵食人類一路呢?

從 北阿坎德邦(Uttarakhand )到 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科學家推斷後者的花豹襲人事件來自當地「捕抓、移地釋回」的作業,不只過程中造成了動物強烈的緊迫和壓力,一頭栽入陌生、可能有其他豹子領域的叢林,這些迷途者最終耐不起飢餓、攻擊容易到手的人類。實地走訪和調查,Romulus發現除了迷途豹子外,當地其實有不少花豹和人類走得很近,甚至就在夜間的農田道路邊用餐,似乎非常習慣居民和機車從旁經過。

不管是野生動物救傷或是迷途動物的轉送、釋回作業,我們真的很難想像面對一大群二足行走的無毛人猿監視,遭暫時囚禁的受害者承擔了多少的壓力和不安。Photos by Angad Dhakal

回到印度第一大城、世界第四大都會區的孟買,擁有 2000萬人口的這塊疆域,據估計,竟是世界上野生花豹密度最高的地方!更令人驚訝的是,居住在國家公園和都會區邊陲一代的居民們,即使知曉身邊有花豹這種隱形的掠食者出沒,卻沒有人懼怕牠們的侵擾,甚至炎炎夏日的夜晚就睡在住所外!根據種種影像紀錄,我們發現這些都市豹不僅習慣人類的存在,還更進一步覓得新方法,成功適應都會區的生活。

看來,「殺人豹」問題在此不勞而成。只要人類不主動進犯、捕捉這些大貓,這無數個孟買的夜,我們的 《21世紀之豹》將繼續無聲息地活躍著!

公益勸募:創造屬於台灣公民社會的野望影展
野望影展需要你我的支持,請點擊圖片瞭解更多:您也可以成為一位公民策展人,透過單筆捐款支持野望影展,或者以定期定額捐款用涓涓細流的方式,匯集成公民社群的力量!

關於作者

PanSci 菜鳥新血|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生科系生態演化組,從小便以成為動物學家為志向,特愛鱷魚,因此踏入兩爬研究領域。熱愛保育相關議題,常為野生動物打抱不平,希冀保育的觀念能向下紮根、深植人心。平常喜愛浸溺於臉書專頁間,搜索最酷炫的生態演化新知,又很雞婆想與全世界分享,常常開心寫科普文到廢寢忘食。 座右銘:「大自然可以滿足我們的需求,卻無法滿足我們的貪婪」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