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海面下:虎鯨——《野望影展》

2015/12/13 |

影音分類野望影展

虎鯨,一種能夠以時速50公里馳騁於海面、追逐獵物的「水下大型狼群」。

BF,E,I,

可達兩公尺長的背鰭是雄鯨的特徵,背上的鞍狀花紋也是辨識個體的關鍵。Source.

這種體型可達9公尺、體重可逾5公噸的大塊頭們,有個更響亮的封號:「殺人鯨」。起名是幾個世紀前的水手和船家們,他們觀察到殺人鯨群起而攻之的狩獵方法,不僅殘暴不堪,更是形容地如喪心病狂一般。學名 Orcinus orca 更是加劇了人們的恐懼,意思是「來自死亡國度的鯨魚們」。然而,這個迷思,就如多數遭誤解的動物,都僅是人類出自於「不了解」的恐懼包裝。1964年,因應水族館打造模型需求,有頭殺人鯨史無前例地由船隻從外海拖行了60多公里,圈養在港口圍起的一小片海水中。她叫「莫比娃娃」,一頭讓人類開始重新認識牠們虎鯨一族的美麗巨獸。

從莫比娃娃僅87天的圈養紀錄至今,50餘年的觀察與研究,都指向了包裹在孔武有力的外表下,虎鯨可是智力超群、性格溫和、團結愛家、照顧弱小的美麗生物。你可知道在分類上,牠們算是體型最大的一種海豚嗎?如果這樣講還不是讓人寬心,那麼,事實是由古至今,尚沒有任何一筆在野外狀況下虎鯨攻擊人類致死的紀錄!因此,不少人已經摒棄了殺人鯨這樣充滿誤解的稱號,而由牠們的學名稱之Orca(你看看叫歐卡海豚多可愛呀XD)。

數十餘年來,科學家甚至發現到不同的虎鯨族群有著不一樣的「文化」,尤其是因應不同獵物而發展出來、特定地區獨有的「狩獵文化」。例如在北太平洋東岸的路過者(trancient)文化群專食哺乳動物(如片中出現的北海獅)、不同於同地區另外兩群稱作常駐(Resident)和離岸(Offshore)虎鯨群專食魚類。紐西蘭的虎鯨群很愛吃魟魚,牠們的獨門絕活是吹泡泡將躲在沙子裡的魟魚趕出來、再小心翼翼地將魟魚翻面(此舉會讓軟骨魚陷入一個稱做「tonic immobility(強直性僵直)」狀態,就像被催眠一樣。)以避開毒刺。

阿根廷巴塔哥尼沿岸和的虎鯨群大概是最霸氣的狩獵方法了,牠們會徑直地衝上岸邊,冷不防地攫取那些還在悠哉曬太陽的南美海獅。幼鯨會在一旁觀看長輩們的招數,要是漏看了哪個重要環節,哪天衝上岸擱淺死亡也是有可能的事。南極洲的冰群虎鯨群(Pack Ice)還有個驚人的招數,牠們會尋覓待在浮冰上的海豹,浮窺確認位置後,聚眾同時動作、製造出海浪,利用海浪把浮冰上的威德爾海豹沒入海中。除了製浪虎鯨們,南極虎鯨群還可以再細分,有些演化出巨大的體型(9公尺)因應牠們的捕鯨文化(影片中是小鬚鯨)、有些體型較小的喜食企鵝、有些吃魚。同個地區的食性分化,很有可能就是這些虎鯨度過競爭排擠、成功適應廣大海洋的原因之一。

Orca, or Killer Whale (Orcinus orca) - approaching shore to attack a South American Sea Lion (Otaria flavescens). Photo taken at Punta Norte, Peninsula Valdes, Argentina. Orca's are listed as Lower Risk on the IUCN Red List. Sequence 2.

虎鯨捕食南美海獅,衝上岸的力道、角度都是老獵人的經驗。Copyright. Photo taken at Punta Norte, Peninsula Valdes

除了精采絕倫的狩獵文化,不同的虎鯨群也具有各自的「方言」,甚至同一個家族有獨一無二的曲調特徵。科學家認為,這些複雜的溝通方式,讓同個家族的成員緊密相連,終生不斷(無論雄雌,幼鯨都會待在母鯨領頭的鯨群。雄鯨出外尋覓配偶後,會回到母鯨群。這樣的連結直到母鯨死去才有可能打斷)。近幾十年,透過先進的遺傳分析,我們發現這些不同文化群的虎鯨,很有可能在數十萬年前就有了遺傳分化,最後散布到全球各個海域。因此,在科學家尚未明確闡明的分類以前,我們已經可以確認至少有超過四個獨立的物種隱藏其中。

killer-whale

觀光賞鯨船也很有可能造成虎鯨的緊迫,這也是值得深究的問題。Source.

若是過去的物種多樣性被嚴重低估,我們不禁得問自己,人類對於海洋高階掠食者的保護做足了嗎?14歲才能達到性成熟的虎鯨,每3~6年才能夠產下一頭幼鯨。這樣全球性分布、居海洋生態系食物鏈之冠的虎鯨,有多少食物被我們用「一網打盡」的方法取之殆盡?海洋展演場域的設立,貫以教育或保育之名,從野外抓回大量的鯨豚,浮現了多少動物福利上的隱憂。最後能夠回饋給海洋的,又有多少呢?當我們越認識一個物種、越有能力來解決事情,我們更應該積極去面對過去避而不談的種種風險與問題。當今,海洋汙染和過度利用的情形乃情逼火線關頭,我們又能容忍多少野火繼續焚燒殆盡呢?一起來保護海洋吧!

● 來自策展人討論展演場域的爭議《兩難的困境》

公益勸募:創造屬於台灣公民社會的野望影展 野望影展需要你我的支持,請點擊圖片瞭解更多,您也可以成為一位公民策展人,透過單筆捐款支持野望影展,或者以定期定額捐款用涓涓細流的方式,匯集成公民社群的力量!

公益勸募:創造屬於台灣公民社會的野望影展
野望影展需要你我的支持,請點擊圖片瞭解更多:您也可以成為一位公民策展人,透過單筆捐款支持野望影展,或者以定期定額捐款用涓涓細流的方式,匯集成公民社群的力量!

關於作者

曾 文宣

我是甩啊!畢業於臺灣師範大學生科系生態演化組|寫稿、審稿、審書被編輯們追殺是日常,經常到各學校或有關單位演講,寒暑假會客串帶小朋友到博物館學暴龍吼叫。癡迷鱷魚,守備領域從恐龍到哺乳動物,從陰莖到動物視覺,因此貴為「視覺系男孩」、或被稱呼「老二大大」。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