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螞蟻農夫——《野望影展》

2015/11/08 |

影音分類野望影展

我們可能會以為,發展農業不只是文明的重大里程碑,也是人類獨一無二的成就。

當我們如此大放厥詞時,亞馬遜雨林的切葉蟻只是靜靜忙著已然臻於化境的農事,千萬年如一日。

透過這部「螞蟻農夫」生氣盎然的畫面,我們可能才恍然大悟:農業從來就不是人類獨有的技術。近50種的切葉蟻有各自種植培養的真菌,如同種植不同作物的農夫。

切葉蟻輕過鴻毛,卻在雨林地面上以億萬次的細碎腳步踩凹地表、清除障礙、形成血管般的道路。流動其中的是帶著陽光轉成糖份的綠色葉片,如帶著氧氣的紅血球。

在這川流不息的綠色公路上,空手出巢和滿載而歸的切葉蟻交會瞬間,交換資訊的速度有如無線射頻傳輸收費系統一樣迅速俐落。靠的除了我們想當然爾的費洛蒙,還有我們意想不到的祕密。

wildlife_sophisticated_farmers_leafcutter_ants_wsf2014-113482_cover
切葉蟻的社會中,不同體型的工蟻各司其職,多達30種左右的精密分工程度讓人讚嘆。同樣是社會性昆蟲的蜜蜂,體型幾乎沒有差異的工蜂分派任務的方式,僅僅靠著工蜂的年齡而定,分工也不過近10種[1]。兩相對比起來,只能相形見拙。

轉念一想,最近的螞蟻研究發現,在蟻窩裡頭其實打混摸魚的工蟻個體佔了大多數[2]。但一如切葉蟻這樣精細分工的社會,不曉得個體間的工作分配有沒有因此比較平均?或是比較不能摸魚?

另外令人訝異的是,聲音居然是切葉蟻的重要溝通方式之一。依體型精密分工的角色,同時也搭配了各自不同的發聲器,依照不同情景低語著。

不過,切葉蟻看天吃飯的農夫生活從來就稱不上順遂:有牧人搶奪珍貴的土壤和肥料、有疾病纏身、莊稼會因為惡稗大水而歉收[3]、雨滴會如砲彈落下。踏平的輸葉小徑在暴雨中成了洶湧橫流的小河、雨後要清理路徑,好像颱風過後要清理路上的倒木落石積水一樣。天災後的復原靠的是大家放下一切角色分工,齊心協力將環境恢復常態,日子才能迅速走回常軌。

cc by Alejandro Soffia in Flickr

cc by Alejandro Soffia in Flickr

如此堅毅而刻苦耐勞,日復一日採著樹梢葉片、又令人訝異地依賴聲音溝通的切葉蟻,彷彿是袖珍版的客家人,在雨林裡採茶唱山歌。

公益勸募:創造屬於台灣公民社會的野望影展 野望影展需要你我的支持,請點擊圖片瞭解更多:您也可以成為一位公民策展人,透過單筆捐款支持野望影展,或者以定期定額捐款用涓涓細流的方式,匯集成公民社群的力量!

公益勸募:創造屬於台灣公民社會的野望影展
野望影展需要你我的支持,請點擊圖片瞭解更多:您也可以成為一位公民策展人,透過單筆捐款支持野望影展,或者以定期定額捐款用涓涓細流的方式,匯集成公民社群的力量!


該怎麼幫助學生擁有「科學思辨力」?

全台最大科學知識社群精心打造,專屬於教師的科普閱讀基礎課《用科普閱讀打造科學思辨力

 


關於作者

YTLai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