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由新到舊

・2020/02/13
若晚期墮胎等同殺嬰,為道德所不容,那更早一點的墮胎呢?如果一天一天倒數回去的話,一個十六週大的胎兒跟十六週少一天的胎兒,於道德上有什麼不同?再小一天呢?用這種方式來思考,直到受孕的那一刻。
・2019/04/09
基因治療和基因編輯,在我們的故事裡主要是以醫療手段的樣貌出現。但對基因動手術,絕不只是一種普通的醫療手段而已。說到底,基因編輯這把上帝的手術刀,針對的對象是人類的遺傳物質──決定人之所以為人的物質。可想而知,這種技術手段的推進,最後一定會從科學走向倫理學,觸及人的定義、人類個體的獨立性等終極問題。而回顧過去 20 年,倫理層面的爭論和批評似乎一直伴隨著現代生物醫學研究的發展。
・2016/01/18
1960年,歐洲藥廠推出了沙林竇邁(Thalidomide),能夠減緩孕婦嘔吐的現象,新藥快速地推廣到歐洲、澳洲和日本,惟獨美國的FDA拒絕上市。1961年,全球出現數萬名「海豹症」畸形兒,嬰兒的手掌直接連在驅幹,缺乏應有的上、下臂,經科學證據顯示,兇手正是被FDA擋下的沙林竇邁。此事件讓美國社會留下深刻的印象,藥物的安全和有效必須要有完整的人體實驗證明,才能避免嚴重的副作用。
・2015/12/07
有一個人的出世,只是為了滿足有錢父親的好奇心,但小孩長像實在太醜陋,慘遭到父親遺棄。後來小孩懂事後,瞭解到自己的長像是多麼嚇人,不容於世慘遭歧視,在憤怒下血刃了自己叔叔,並嫁禍給父親奶媽。父親在痛心之餘想要肩負起責任收養照顧親生兒子,可是後來卻又反悔,兒子悲憤之餘,又血刃了父親的好友和愛人……
・2015/08/24
將東亞人稱為「黃色」是為了確保他們再也無法被稱為「白色」。
・2015/06/17
可見世界僅僅是理想世界的影子,只有當我們的靈魂能夠從可見世界的洞穴中上升到絕對真實的理想世界時,我們才能夠看到善的理想。 《複製邪惡》生動的描述了,如果邪惡假藉著正義之名,利用了生物複製,以及網路世界的複製科技,其結果會有多麼的另人錯愕。本文作者論述了《複製邪惡》的精彩之處,並以己身之觀點描述每位主角的價值觀,以及她們所執著的地方。最後認為,只有以敬畏的心態面對自然,才不會被邪惡之語所吞噬。
・2014/10/12
拉馬蒂尼埃認定,沒有任何一種療法比輸血更為駭人聽聞。他擔心的是,假使內科醫生們真的決定採用人類對人類的輸血療法,他們會去哪裡找血源呢? 就像那些埃及藥師變成木乃伊販子一樣,內科醫生是否也會變成「人血的買家或賣家」,有錢人大可以透過他們跟乞丐買血呢? 各種可能的發展終將衍生出暴力問題,拉馬蒂尼埃光用想的就不寒而慄。孩童會遭人鞭打,以便讓他們的血管變熱,並讓血管裡充滿了血──然後急著想要治癒鼠疫與梅毒等可怕疾病的人就能出錢買他們。
・2013/06/05
「海拉細胞」(HeLa cell)之名,取自Henrietta Lacks的姓名前兩字,來自海莉耶塔.拉克斯這位黑人女性,她的細胞促成二十世紀許多重大醫療突破,包括小兒麻痺疫苗、化學療法、基因複製、基因圖譜及體外人工授精等,甚至被送上太空和放進原子彈以研究人類細胞在無重力狀態的變化和輻射造成的影響,是史上首批可在實驗室培養的不死人體細胞,「過去幾百年來最重要的醫學物質」。
・2012/11/07
工廠取代手工作坊,機器代替手工勞動,這是工業革命的一般標誌。隨著機器人技術的進步,未來完全取代人工勞動也並非不可能。這是不是意味著新的工業革命就要到來?
・2012/03/01
我們是史丹佛大學的跨學科學者小組,在此提出十項原則,規範以種族和族裔作族群差異分類的人類遺傳變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