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學の超電報

我是被追查不當黨產耽誤的科學人──「百工裡的科學人」徵文

2020/09/02 |

  • 文/在黨產迷路的科學人 惟聖

在大學的期間主要念生物、物理,出社會後因緣際會在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裡做行政工作。行政工作內容跟常見的差不多,管管器材、管管議事、管管辦公室(觀察心得:網路、印表機、咖啡因是辦公室三大支柱,少一個就會造成毀滅性打擊)。

單調的工作中偶爾會有特別的,由於本會有調查權,為了釐清過去的事實常需要看一些用毛筆寫的公文,我偶爾會幫忙看這些檔案文獻並轉成文字檔,一方面繕打成楷書方便其他人作業(龍飛鳳舞的毛筆草書讀起來很吃力),一方面讓本會寫史料故事告訴大眾過去的歷史。

雖然工作上離科學有一段距離,但念跨領域科學的,很擅長在別的領域中找熟悉的東西。本會的調查對象中有一間是做廣播的,過去因承接「宣傳政令」、「遏制匪播」等任務而取得大量日產及國家土地,而任務結束後卻未還給國家,反而收為自己的資產,甚至轉賣給建商蓋豪宅。先不討論這是否為「不當取得財產」這麼硬的話題,試問為什麼做廣播會需要大片的土地呢?由於當年是要做國際級的廣播,傳播距離較長的 AM 廣播需要有大面積的天線及地網 (Counterpoise) 接收及發射訊號。當年的目標發射範圍可是到全世界,不只是全中國,就連美國都能收得到。我對廣播外行,時常在想如依文獻記載的廣播輸出功率來分析,使用這樣面積的土地是否合乎需求?這或許會是判斷「當」與「不當」的另一觀點。

看完電磁學方面的,來一個運動學的。同樣是調查對象,以前為了要執行心戰任務,奉命將文宣、食物、心戰歌曲,甚至是武器、彈藥用「空飄氣球」飄向對岸,對,就跟現在南北韓邊境發生的事情差不多。一樣先不管錢的問題,「空飄氣球」在現代聽起來似乎是個有趣的東西,想像中要考慮浮力載重、飛行的高度是否影響浮力、季風變化、如何降落,這是一個複合式的物理問題,而且有實際的需求。從台灣文獻上只能知道我們這邊的執行,不能確切知道執行後的落點散布是否如預期,只能看到說「效果很大」。在煩惱技術的始終是基層人員,根據史料,我們看到當年長官在煩惱的,是怕空飄過去的槍枝不夠新,觀感不佳恐影響心戰效果。

身為一個出生於解嚴後的科學人,可以笑笑地看待這些歷史,客觀的想探究當年的科技背景;但對於我父母一輩的人,這可是他們親身經歷過的事:在深夜聽著廣播音樂、小時候在學校被號召捐了奇怪的費用等等。這是在從事這份工作後讓我震驚的,看似冷門的議題,卻真實存在於上一世代的記憶。這甚至也存在你我的周遭,當年的黨營事業可說是包山包海,電子業、石化業、瓦斯業、農漁業等,各理工科系出身的人,相信都能找到相對應現存或曾經存在的黨營事業或關係企業。沒有人是局外人,每個人都可能有意或無意地參與其中,所以嘗試主動了解、影響政治吧,這是臺灣值得珍惜的民主自由。

時常很想念原學習領域的事情,能跟同事們分享的大多也是生物、科學方面的知識。在這裡工作遇到了不少其他領域的人,法律、政治、土地、財經等,跟他們聊天的過程中發覺各領域關注的問題偶爾也是有交集,像是生態保育一類的就涵蓋了上述所有的範圍,回歸「正軌」的話,或許能從更多觀點想自身領域的問題。另外,行政方面的經驗對團隊經營蠻有幫助的,看過了政府組織的運作方式,把模式照搬到實驗室的運作上或許會是有趣的嘗試。無論未來身在何處,做研究的方法都是一樣的,收集資料、解決問題,並嘗試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最後套句本會的名言,「#親愛的 #什麼時候要還錢」,還錢讓大家可以單純得面對那段曾經現實的歷史,之後再一起回顧這片土地曾發生過有趣的科學問題吧。

關於作者

活躍星系核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