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學の超電報

細胞激素研究的卓越貢獻者:2020年唐獎生技醫藥獎由三位科學家共同獲得

2020/06/19 |

快訊分類學園都市必備 快訊標籤唐獎唐獎生技醫藥獎

  • 本文改自唐獎新聞稿,更多資訊歡迎上官網查詢。

2020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在 6/19 頒發給在美國的查爾斯·迪納雷羅(Charles Dinarello)教授、英國的馬克·費爾德曼(Marc Feldmann)教授及日本的岸本忠三(Tadamitsu Kishimoto)教授,表彰其促成細胞激素成為生物製劑之作用標的,用以治療發炎性疾病。

三位得獎人各分別發現了細胞激素中腫瘤壞死因子(TNF)、介白素-1(IL-1)及介白素-6(IL-6)在發炎反應中的關鍵性。作用於這三者的生物製劑則是當今許多發炎性疾病患者仰賴的藥物,而今年唐獎得獎人在這些細胞激素的發現或藥物開發歷程中,具有轉捩性的影響。

來源:唐獎懶人包

TNF雖然命名為腫瘤壞死因子,後來卻發現主要功能其實是調節免疫反應。

現任英國牛津大學的費爾德曼教授,當時對免疫失調的自體免疫疾病有興趣,而其中影響最多患者的疾病之一是類風溼性關節炎。費爾德曼發現,疼痛的關節處有異常多的促發炎細胞激素,且以TNF為主,於是突破萬難說服藥廠合作,以臨床實驗證明「抗TNF抗體」對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的顯著效果,使得因該疾病而喪失生活能力的患者得以重拾人生,自體免疫及發炎性疾病的治療得以向前邁進一大步。

馬克·費爾德曼(Marc Feldmann),照片由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介白素-1 (IL-1,包含IL-1α及IL-1β) 則是第一個被定義會調控免疫及發炎反應的細胞激素。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教授迪納雷羅,發現、純化並選殖出史上第一個介白素:介白素-1β(IL-1β),為細胞激素研究之奠基者。後來其他科學家辨識出另一個相關的蛋白質IL-1受體拮抗因子(IL-1Ra),可以抑制IL-1的生物活性。重組的IL-1Ra被開發成為藥物,用以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等自體免疫及發炎性疾病。臨床的發展奠定IL-1為炎症調控者的角色,IL-1被確認是發燒及發炎性疾病中的關鍵調控者,進而催生各種以IL-1為標的的治療新方向,印證了迪納雷羅對細胞激素生物學以及發炎性疾病病因的貢獻。

查爾斯·迪納雷羅(Charles Dinarello),照片由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日本大阪大學教授岸本忠三發現介白素-6 (IL-6)是調節抗體產量的細胞激素,進而純化並選殖出IL-6及其受體,證明IL-6和許多發炎性疾病的成因有關,他製備出抗IL-6受體抗體,也協助執行大規模的臨床實驗,證明該抗體對數種自體免疫疾病都有療效,包括類風濕性關節炎及幼年特發性關節炎等。

其顛覆性的研究,使細胞激素的研究領域從描述生物學跨進了現代的分子科學與醫學領域,造就許多臨床上的大幅躍進,為多重器官嚴重衰竭的慢性病開發出新的藥物。岸本忠三的貢獻貫穿基礎科學發現、提出學說、開發藥物,進而推及到實際的臨床應用。

岸本忠三(Tadamitsu Kishimoto),照片由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三位科學家促成細胞激素成為生物製劑之作用標的,造福了成千上萬因自體免疫或發炎性疾病而受苦的病患。這三種細胞激素在許多疾病的進程扮演關鍵的角色,在COVID-19肆虐全球的當下,特別要提的是它們在「細胞激素風暴」中的重要性。由於對抗這三種細胞激素的生物製劑可以降低細胞激素的活性,因此都是熱門被研究的藥物,有部分已在COVID-19所造成的細胞激素風暴中確認發揮療效,初步結果令人振奮。


法科地史大亂鬥!賭上名譽的知識對決!

《可能性調查署2》上線囉!接下來每周都會有新影片,快去按讚訂閱開啟小鈴鐺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