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時間篩選:5月 重設

・2020/05/29
為何苦瓜還會苦?人類「挑食」如何影響作物馴化?台大團隊破解苦瓜不為人知的歷史
你好奇餐桌上的苦瓜是哪來的嗎?你知道除了苦瓜排骨湯常用的白玉苦瓜和常拿來炒鹹蛋的綠苦瓜,還有各式不同大小、顏色、及形狀的苦瓜嗎?這些珍貴的遺傳資源平時就儲藏在農作物種原中心。台灣大學的李承叡老師團隊(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 & 植物科學研究所),近期和日本研究者以及亞蔬–世界蔬菜中心合作,一同破解了苦瓜的基因體序列,並利用種原中心的收藏揭開苦瓜不為人知的歷史!
・2020/05/28
儘管無法戰勝疫情,也要心懷希望──重讀卡繆《鼠疫》
卡繆的《鼠疫》藉由疾病隱喻二戰納粹蹂躪下的歐洲;但誰能料到,此番虛構情節到今日竟成了現實。如今在全球肆虐的 COVID-19(亦作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雖然沒有鼠疫那麼可怕,卻也已經奪走超過二十一萬條人命。在這人心惶惶的當下重讀《鼠疫》,或許有助於我們找到因應之道──不只是此次疫情,也包括未來的危機。
・2020/05/28
憂鬱症是因為不夠快樂?不,是大腦真的生病了——《情緒跟你以為的不一樣》
許多研究企圖找到憂鬱症的普世遺傳本質或神經本質。但最有可能的是,憂鬱不只是單一的事。憂鬱(你應該猜到了)是一個概念。它是一群多樣的實例,因此通往憂鬱的退化路徑有許多條,其中許多始於不平衡的身體預算。如果憂鬱症是情感的疾患,而情感是你的身體預算好不好(答案:非常糟糕)的整合總結,那麼憂鬱症或許實際上是預算編列錯誤和預測的疾患。
・2020/05/27
天外飛來的插播廣告?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和插播廣告的前世今生
許多人應該都有這種經驗,電視節目的廣告時段時突然跳出不相干的插播廣告,內容和畫質粗糙,怎麼看都不像是我們平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廣告。但為什麼會有這種插播廣告?這些插播廣告可能會有什麼法律問題?要釐清這些問題之前,必須先從「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和「有線電視頻道商」之間的關係,以及有線電視產業的發展歷史談起。
・2020/05/27
混合原料,放入烤箱。叮!情緒完成了——《情緒跟你以為的不一樣》
在情緒建構理論中,悲傷、恐懼或生氣這樣的情緒種類,沒有明確的大腦位置,而情緒的各個實例,都是需要研究和了解的全腦狀態。因此,我們要問的是情緒如何、而不是在哪裡生成。比較中性的問題,例如「大腦如何製造恐懼的一個實例?」
・2020/05/24
【同婚周年】年輕人的同志比例有多高?由統計研究看見身邊的「非異性戀者」
同婚法案一周年過去了,我們真的看見身邊的同志了嗎?其實,同志在向家人出櫃的歷程中有許多挑戰,即使現在同志可以結婚,有了法律的保障,但卻不一定能獲得爸媽當面祝福。台灣學者使用中研院「臺灣青少年成長歷程研究」 2011 年調查年輕世代 (24-29歲) 的資料分析,從「慾望」、「認同」及「行為」來了解這群年輕世代的「性傾向」。某些同志並非不願意和家人(尤其是父母)出櫃,而是因為嗅到了上一代習慣逃避、假裝沒看到同志釋出的溝通訊號。因此,很多同志在等「父母也願意和自己相談」的時刻。不只是同志要向家人出聲,家人也要釋出友善的訊號,彼此才能「共同完成」出櫃的歷程。
・2020/05/23
【同婚周年】同性家庭適合養育孩子嗎?從研究回應幾個常見的疑問
同志家庭中成長的孩子常備受外界質疑,認為同志家庭的孩子得不到完整的教育與親職責任,但根據調查證明這些孩子與一般異性戀家庭的孩子一樣,甚至有更出色的想法與表現。同志家庭的存在並非要讓其他家庭型態減少或去撼動其他家庭結構,我們關注同志家庭、同志家庭的小孩,只是希望讓生活在這片土地的多元家庭,都得以用真實的樣貌存在於社會中,不被排除、不被誤解,期盼社會大眾能夠越來越看到,即便不同家庭結構及成員,但其中最核心的組成都是愛。
・2020/05/22
【同婚周年】長輩願意來參加同志婚禮嗎?該如何「出櫃」?同志與家人的互動樣貌研究
時至今日,台灣同婚法案通過一周年了,面對這前所未有的文化,上一代的父母們該以什麼樣的心態面對自己的同志孩子呢?而同志本身又該如何與父母溝通?親友與手足們又可以如何幫助同志與其父母間的溝通呢?快來看看本文吧!無論溝通歷程多艱辛,每一段婚姻都值得被祝福!
・2020/05/22
到底什麼是人機互動?二十種向朋友解釋人機互動是什麼的說法(下)【科系篇】
關於「人機互動」的定義,不同科系的朋友們又有什麼樣的看法呢?原來人機互動很多科系的人都可以著手做?!俗話說:「行行出狀元」,人機互動又會帶來行業間什麼樣的影響呢?跟著本篇一起來了解人機互動的特色吧!!
・2020/05/22
白色巨塔中的性別:性別意識對醫學生的職涯預期有什麼影響?
儘管男性數理強、女性文科強的刻板印象依然存在,但傳統上以男性為主的醫學系中,女生的數量卻明顯增加,甚至有幾間醫學系男、女學生人數相去不遠!那麼,在這個醫學系男女學生比例逐漸平衡的同時,我們是否可以期待這些未來的準醫生們在性別意識上也能大幅領先,進而影響到傳統醫學領域中由男性主導的慣習,使女性醫生的地位逐漸抬頭呢?
1 2 ... 19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