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由新到舊

・2013/02/07
人類的小嬰兒,仰躺著也能保持安定。小嬰兒很可愛。包括人類在內,凡是父母親會照顧子女的動物,小寶寶都為了獲得父母的關愛而惹人憐愛。但人類嬰兒的可愛程度,卻是超乎尋常,異樣地惹人憐愛。小嬰兒常常微笑,微笑的頻率多到讓人深深不解為什麼小嬰兒怎麼笑得如此頻繁。
・2013/02/04
黑猩猩的全基因組也已經在二○○五年定序完畢。黑猩猩的全基因組也是由約三十億個鹼基所構成,基因的數目也幾乎相同。如果把人類與黑猩猩的基因組拿來比較,以DNA的鹼基排列方式而言,其差異僅約1.2%──換句話說,約有98.8%相同。
・2013/02/04
我一看著小愛的眼睛,小愛也直盯著我的眼睛看。這可相當令人驚訝!因為在這之前,我整整和日本獼猴(Macaca fuscata)相處了一年,知道和猴子在一起時的大忌,就是無論如何千萬別直視他們的眼睛。只要你一看著猴子的眼睛,他要不是「吱──」的一聲逃走,就是「嘎──」地對你動怒。

・2013/01/14
而在那個下雨天,當我不再把身體只看成移動腦袋的工具,當我終於學會不再把周圍風景只看成擋在這個地方跟下個地方之間的空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是這樣的:我把伊莎貝拉從肩膀上放下來,讓她跳進一個小水坑,濺濕她的鞋子和褲子,為了好玩,我也跳了進去。伊莎貝拉開心地笑了,她伸直手臂用手掌接雨水,她張開嘴巴,伸出舌頭,抬頭仰望天空,我也試著那樣做。我內在的小孩是何時消失的?街上的人匆忙跑過,他們看起來絕望、悽慘,只想從雨中逃開。我們到底怎麼了?
・2013/01/11
把故事講得好笑很容易,但是為了不傷害地球而去傷害親人的感情,卻曝露出重要的問題。許久之後,等我開始認識一些參與減緩氣候變遷行動的朋友,有人曾經沒來由地蹦出一句話:「你知道,我認為我們凡事不忘把愛與仁慈擺中間,真的很重要。」後來,當我對這位朋友談到她說的那句話,她私底下寫信給我:「如果不把那份愛散播出去,我們是不會成功的。」
・2013/01/08
利己與利他的對抗,會導致有關環保或其他社會改革的討論偏離正軌。人們說的或許沒錯,如果讓地球的生存和人類的自私互相對抗,地球永遠會是輸家,但更重要的是,將這種討論定位為利己與利他之間的衝突,對忠於事實一點幫助也沒有,因為問題不在於利己跟利他互相對抗,而是不再適用於人類的舊習慣與舊方法,跟勢必可行的新習慣與新方法互相對抗。
・2012/12/27
總之,來看看現狀吧:這個收發器已經連到我的視神經上了,就在我左眼後面。收發器打開以後,就會抓取我視網膜放出的信號,然後把這些信號傳回某個小小外接的電腦組件上,我得隨身攜帶這玩意兒,直到永遠;我稱之為我的eyePod,至少這個笑話有逗笑黑田博士。無論如何,eyePod會重新處理這些信號,矯正錯誤的編碼,然後把矯正過的版本送回植入體裡,植入體就會把訊息傳回視神經,訊息就可以繼續進入那個神祕的領域,我們稱之為——恐怖片配樂下——微積芬的大腦!
・2012/12/16
「用google查查,」爸說道:「讓我來!」更多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然後凱特琳聽到爸爸在椅子上坐定了。「他在維基百科上有條目;喔,他的網頁掛在東京大學;是劍橋博士,還有好幾十篇同儕審過稿的期刊論文,其中一篇登在《自然神經科學》上面,就跟他說的一樣,他研究的是主要視覺皮質區的信號處理流程......
0
0
・2012/12/16
我們決定不再對以往那些陳舊的教科書式的內容進行深挖,而是一切歸零,從頭開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將能夠慢慢理解閔考斯基所說的,時間和空間必須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新的混合體。一旦我們對它們有了一個更加全面和合理的理解,將很快能夠達到我們最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推導出 E=mc2 這個公式,從而理解相對論的核心精神。
・2012/12/12
在人類以外的事物上,誕生一個獨立自主的意識,一直是科幻小說、科幻電影的大熱門。電腦擁有意識(駭客任務)不消說了,一塊外太空的石碑也可以擁有神祕的意識(二○○一:太空漫遊),艾西莫夫的機器人小說裡,擁有意識更是推展情節的重要設計。假如大海有了意識(群),甚至宇宙裡有神祕不可知的意識的證據(時間迴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