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的寄生生物學

抱臉體寄生示意圖

抱臉體寄生的模樣

接著是剛孵化的抱臉體。抱臉體的長相與習性在設定上相當讓人嫌惡,從卵頂跳出來之後會緊緊抓著苦主的臉部,並且從苦主的口鼻部深入兩根管子,一根提供氧氣 給苦主維持呼吸但又不至於從昏迷中醒來,另一根則是深入食道放出破胸體幼體。這種侵入方式有點類似寄生於口鼻腔裡的鼻蛭,但是這麼大張旗鼓的包覆寄主臉部 只為了植入小小的破胸體到寄主體內,與鼻蛭幼體偷偷摸摸的趁寄主洗臉喝水時鑽進口鼻腔裡可是天差地別。另外,偌大的抱臉體居然用過即丟,只為了植入一個小 小的破胸體幼體,這樣的能量利用方式實在非常不經濟。畢竟抱臉體也不過剛從卵裡頭孵化,所能利用的所有能量都來自於體積不大的卵中,而卵裡頭的能量又只能來自母體,也就是說,母體花費在卵中的能量絕大多數都跟著抱臉體一起免洗掉了,這實在是個非常不划算的投資。

就算是如電影中所呈現的,抱臉體可以在孵化後主動追著寄主跑,那麼親代在抱臉體上的投資還是難以拿捏。試想,要是投資大多數的卵的寶貴能量在抱臉體上,好讓抱臉體可以長途奔波找寄主,那麼破胸體幼體 必定只能分得少少的能量,而且一旦抱臉體找到寄主,則其中所剩的能量又不能轉移到破胸體幼體上,就只能白白的浪費掉。而且若寄主就是難找,那麼再大的抱臉體也是枉然,整個卵的投資就成了一場空,還不如把卵產在寄主出沒的附近,或是把卵縮小、數量倍增、外加產卵地點多樣化以分散風險,增加找到寄主的機會。

總之,這種「一次性利用」的抱臉體設定,若以現有的寄生生物來類比的話,大概也只有吸蟲的尾蚴(Cercaria)在水中找到寄主之後,鑽入寄主皮膚同時脫 去尾部這個習性可堪比擬。但是,再怎麼說這吸蟲尾蚴的生長發育都是在前一個螺類中間寄主身上完成,用的也是螺類中間寄主的能量,所以就算把尾部拿來免洗或 許是不痛不癢。而且這尾蚴還在螺類寄主體內自我複製出成千上萬的個體,藉此分散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風險,更增加亂槍打鳥找到寄主的機會,但異形卻是生一個卵就可能浪費掉一大部分投資在抱臉體上的能量,像是在打割喉戰一般跟寄主出現的機率對賭。於是,從這一點又可以推斷,如果異形不是已經瀕臨絕種,那就應該是在瀕臨絕種的路上。

<<回上一頁                                                                                                         看下一頁>>


該怎麼幫助學生擁有「科學思辨力」?

全台最大科學知識社群精心打造,專屬於教師的科普閱讀基礎課《用科普閱讀打造科學思辨力

 


關於作者

YTLai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