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由《我們共同的未來》到《格羅 ‧ 布倫特蘭獎》 ──「永續發展教母」格羅 • 布倫特蘭的貢獻與傳承

本文由《唐獎教育基金會》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 文/趙軒翎

圖/FastFlash @Pixabay

在 20 世紀的尾聲,人類社會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也面對了幾次重大災難,包括印度博帕爾市農藥廠氰化物外洩、蘇聯車諾比核災等,人與環境都承受了慘痛且長遠的傷害。人類與這個星球面臨接踵而來的挑戰:人口快速擴張、貧窮與飢荒、森林過度砍伐、溫室效應、臭氧層破裂等,讓人類意識到漫無節制的發展終不可行。

從宇宙來看,地球是個小而脆弱的星球,由雲朵、海洋、林木與土地所組成。然而,人類在地球上的活動、建築的大廈,正逐步地改變這個星球。許多改變伴隨著危及生命的危險,我們無法逃避,而是要正視與面對這個新的現實。──《我們共同的未來》(Our Common Future)

1987 年,格羅.哈萊姆.布倫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夫人帶領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發表《我們共同的未來》宣言,又稱「布倫特蘭報告」。順應這個時代而生的宣言,核心提倡的是「永續發展」;這個現在眾所皆知、人人掛在嘴邊的概念。雖然布倫特蘭並非首先提出永續發展概念者,但《我們共同的未來》卻第一次完整定義了永續發展,也是讓這個理念成為全球共識的起點。

由公共衛生領域到踏上政壇

格羅.哈萊姆.布倫特蘭夫人。雖然布倫特蘭並非首先提出永續發展概念者,但《我們共同的未來》卻第一次完整定義了永續發展,也是讓這個理念成為全球共識的起點。 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被稱為永續發展教母的布倫特蘭,1939 年出生於挪威。她的父親是名醫師,同時也是名政治家,曾經擔任挪威的衛福部部長和國防部部長等職務。在家中父親時常與她討論世界大事,耳濡目染之下,讓她從小就立志要為一個以共享價值為基礎的團結社會努力。她在挪威取得醫學學士學位,便遠赴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公共衛生,再回到挪威執業。

然而,在她 35 歲這一年,卻意外地走上與父親相同的政治路。關注許多社會議題的她,時常在報章雜誌撰寫文章,坦率敢言的形象讓她被當時的總理布拉特利(Trygve Bratteli)延攬入閣,成為挪威最年輕的環境部部長。雖然環境領域並非她最為熟悉的領域,不過她認為健康、環境與發展三者之間關係密不可分,因此她大膽地接受挑戰,證明自己的實力,逐漸在政壇嶄露頭角。

1981 年,布倫特蘭成為挪威第一位女總理,讓她有更多的機會能夠推動她的理念。在她關注的男女平權議題上,她推動育嬰假、推廣婦女餵母乳等,將她碩士班時的研究成果,實際應用在政策推廣上。在她任職期間內,挪威內閣閣員女性比例首度超過半數,而且國會議員也有四成為女性。

布倫特蘭在 1990 年代推動碳稅制度,立法規定化石燃料業主依照生產的石油量,繳納一定比例的稅額給政府。在這項政策推動的過程中,她也坦言遭受到挪威石油業者和其他產油國家的抗議,來自各方的壓力不斷湧入,她仍然堅持下去。

讓社會和環境都能永續發展

1983 年布倫特蘭接任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主席,扛起成立委員會的大任。她在委員會中一力堅持,委員會必須有超過 60% 的成員來自開發中國家。這個堅持有其重要的用意,在環境議題上,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觀點不同。一味的要開發中國家保護、照顧環境,卻沒有考量到這些國家現在貧困、飢荒或經濟發展狀況,難以說服這些國家依照委員會的決議執行。若委員會有超過六成代表來自開發中國家,在討論中也更能有多方面的視野,將開發中國家的考量納入討論,也能獲取這些國家的信賴。

布倫特蘭的做法,同時也呼應了她與委員會在 1987 年發布的《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中,特別強調這不僅僅是環境問題,更是發展問題。

《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發表後,在全球得到許多迴響。1992 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了第一屆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UNCED),也稱為「地球高峰會」(Earth Summit),就將布倫特蘭永續發展的理念進一步規劃成具體的行動方案。會議中訂定「21 世紀議程」(Agenda 21),成為全球各國推動永續發展的最高指導原則。地球高峰會也促成全球氣候變遷的國際協議的簽訂,如《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及《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等,然而隨著《京都議定書》將在 2020 年到期,各地約國經過多次的討論,終在 2015 年 12 月 12 日一致同意通過《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以接替《京都議定書》,希望透過國際力量延緩或降低人類受到氣候變遷的衝擊。

廣獲迴響的《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在 1992 年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的第一屆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UNCED)(也稱為「地球高峰會(Earth Summit)」)也獲認可,並將布倫特蘭永續發展的理念進一步規劃成具體的行動方案。 圖/聯合國官網

與第三世界女科學家分享唐獎榮耀

從報告發表至今已經過 30 年,全球依舊有數不清的環境問題、發展議題需要面對與解決。布倫特蘭一直站在前端,引領世界朝向永續發展這個長期的目標努力。台灣企業家尹衍樑於 2012 年創辦唐獎,2014 年首屆唐獎就將「永續發展獎」頒發給致力推廣永續發展多年的布倫特蘭。

年近 80 歲的她,特別將唐獎提供的研究補助費,撥出一半──即 500 萬元新台幣指定用於獎助年輕女性學者。從 2016 年開始,委託成功大學連續三年遴選開發中國家、從事公衛或環境相關研究,且年齡未達 40 歲的年輕優秀女科學家,頒發「格羅‧布倫特蘭獎」,並邀請她們來台灣參加「Gro Brundtland Week of Women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科學週活動,進行為期一週的參訪和巡迴演講。除了表揚她們的努力與貢獻,同時也促使多國科學家相互交流,希望藉此促成更多跨國合作。

來自各國對人類做出貢獻的女科學家

今年獲得格羅 ‧ 布倫特蘭獎的五位得獎者參加開幕活動之合照。左起分別為 Dr. Weena Gera、Dr. Sarva Mangala Praveena、Dr. Natisha Dukhi、Dr. Neha Dahiya、 Dr. Barbara Burmen。圖/唐獎教育基金會

今年(2018)是格羅 ‧ 布倫特蘭獎最後一屆,獲獎的五名女科學家分別為來自肯亞的 Dr. Barbara Burmen、南非的 Dr. Natisha Dukhi、印度的 Dr. Neha Dahiya、菲律賓的 Dr. Weena Jade Gera,以及馬來西亞的 Dr. Sarva Mangala Praveena。她們從事的領域與議題各有不同,但均為了改善人類的未來做出了努力。

以數據分析肯亞愛滋與結核病困境

直至今日,在肯亞感染愛滋病毒與結核病毒的人數仍然居高不下,也有許多人同時為兩種疾病所困;而更讓人擔心的是,已知的數據只是實際感染人數的冰山一角,更多是從未接受診斷和治療的病患。在肯亞擔任醫師與公共衛生研究者的 Dr. Barbara Burmen,已經在愛滋病與結核病領域投注超過十年的心血,她的研究透過數據分析與程式運算,試圖更加了解這些疾病的狀況。

Dr. Barbara Burmen 在肯亞以數據分析防治愛滋病與結核病。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即使數據能為我的研究提供很好的證明,我們仍需要一個好的方式將數據轉化,讓這些成果能實際應用在臨床上。」Dr. Burmen 說。這幾年,她致力於尋找更快更有效率的方式發現潛在病患,給予預防措施與治療。雖然目前已有初步成果,但她仍十分擔憂,「相關公共衛生研究的資金正在減少,然而同時人口持續增加、疾病快速變化,未來我們的醫療系統可能得面臨更大的挑戰。」

提供低成本的衛教資訊

要讓正確的衛教資訊被有效的傳遞,在先進國家都很不容易,更別說是在第三世界國家。在南非的 Dr. Natisha Dukhi,目前任職於南非人類發展委員會族群健康、健康照護系統及創新部門擔任研究專員,致力於改善孕婦、青少年和兒童所面對的健康議題,藉由發展較能負擔的低成本措施,來增加當地民眾的參與度。而他們使用的,便是我們也相當熟悉、人手一支的好工具:手機。

Dr. Natisha Dukhi 在南非的重要計畫之一:透過手機提供衛教資訊。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近年來 Dr. Natisha Dukhi 參與了 Teen MomConnect 的計畫,透過越來越多人擁有的手機,來幫助孕婦在懷孕期間的獲得她們所需的正確衛教知識。Dr. Dukhi,依照目前初期研究,手機應用的成果相當不錯,未來還可以做更多的嘗試。

改善印度人的生活品質

癌症是現代醫學難以迴避的問題,而這個難題在醫療資源有限的地方更是難解的議題。在印度的 Dr. Neha Dahiya,長年關注包含癌症在內印度各種不同疾病與健康問題,希望透過科技與公共衛生策略,在有限的資源下也能發展能快速篩檢疾病、開發疫苗的方法,讓印度不管城市或偏鄉的民眾,都能更快速獲得所需的醫療資源和照顧。

在印度嘗試以公衛研究改善群眾生活的 Dr. Neha Dahiya 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大多數的醫生是坐在醫院裡等著民眾來看病,但身為一個公共衛生研究者,我們需要更接近群眾,面對不同的挑戰。但看到付出所獲得的成果讓我很欣慰,因為我可能可以救更多的人。」Dr. Dahiya 

馬來西亞飲用水汙染研究

水,與在這地球上的每個人息息相關,而這也是馬來西亞 Putra Malaysia 大學《環境與職業醫學研究所》擔任副教授的 Dr. Sarva Mangala Praveena 極為關心的議題。她強調現在我們對於飲用水汙染的研究,不只是以往我們熟悉的重金屬、微生物汙染等,更有許多新興的汙染源,像是我們的日常用藥也被發現在飲用水中有殘留。

Dr. Praveena 著重於飲用水汙染的研究。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Dr. Praveena 認為她所做的研究主題雖然已經相當接近一般人的生活,但大多數的研究成果只存在於學術論文中,她希望可以透過科學傳播的方式,讓這些資訊可以透過社群媒體讓更多人知道。

由政治角度研究永續發展

「在開發中國家,最優先考量的總是經濟發展,」Dr. Weena Gera說,「然而經濟發展與公共衛生、環境永續等議題,其實仍是緊緊相連,無法分開的一部分。」不同於前面幾位科學家,在菲律賓的 Dr. Gera  並非公共衛生相關背景,而是以政治學的角度投入永續發展的研究;她特別關注的是菲律賓煤礦開採產業的監測。

Dr. Gera 特別關注於菲律賓煤礦開採產業的監測。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最近 Dr. Gera  也投入公共參與環境議題的研究,她認為當民眾能夠正確透過教育與訊息的獲取,才有機會讓他們能投入相關議題的推動,督促政府在追求經濟發展之餘,也能關注整個國家的永續發展。

永續發展的考驗,等待人類全體一同解決

「永續發展是一種發展模式,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同時又不損及後代子孫滿足他們的需求。」

在《我們共同的未來》宣言發布時,布倫特蘭曾提到,最初聯合國委員會在討論理念時只專注在環境議題。但這樣的概念是不完備的,所有環境議題都與人類的行動、野心和需求息息相關,環境與發展必須要一起討論;因此她將理念重心放在「永續發展」。畢竟「環境」是我們居住的地方,而「發展」是我們試圖改善生活場域所做的一切,兩者密不可分。

永續發展教母、唐獎首屆永續發展獎得主格羅‧布倫特蘭(Gro Brundtland)4 月 2 日於中研院發表演說。圖/唐獎教育基金會提供

布倫特蘭就像個展望人類共同未來的設計師,在她刻畫的藍圖中,永續發展是最重要的精髓;而格羅 ‧ 布倫特蘭獎既是傳承也是開端,期待各地傑出的科學家們都能在各自在擅長的領域,為永續發展、人類未來盡一份心力。

就如同布倫特蘭夫人在今年(2018)來台參加「Gro Brundtland Week of Women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科學週活動所提到,如今仍有許多考驗,能源、汙染、性別平等、生活品質等問題,都需要被解決:

「我們都有責任去做好自己的那一部分,不僅僅是政府單位與企業,而是我們,每個人。」

  • 2018/4/2 9:00-10:30 中央研究院
    Dr. Gro Harlem Brundtland
    主題:Public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in a Sustainable Society – Special Forum

  • 2018/4/3 9:00-10:30 國立成功大學
    Dr. Gro Harlem Brundtland(國際長者領袖組織)
    主題: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a thirty year story of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從即刻開始到 9/18 晚上 10 點前,預購達 250 組即確定推出,更多資訊請見預購頁面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