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當美墨邊界高牆築起:分離了人,也離散了無國界的野生動物──《BBC 知識》

  • 作者、攝影/克莉絲塔 ‧ 史萊爾(Krista Schlyer)│ 研究美墨邊境已有十年,著有《分裂的大陸:野生動物、人類與邊界圍欄》(Continental Divide:Wildlife, People and the Border Wall)。
  • 譯者/駱香潔 │ 輔仁大學翻譯所口筆譯組畢,Discovery 頻道翻譯經驗十餘年。

這群猯豬沿著美墨邊境圍欄走了 90 公尺後,才終於放棄尋找通道。這段位於亞歷桑納州的圍欄,把聖佩德羅河川廊道一分為二。 圖/《BBC 知識》提供

美國和墨西哥的邊界圍欄,切割了動物的棲地以及歷史悠久的遷徙路徑,對牠們構成嚴重威脅……

美國亞利桑那州的華楚卡山脈(Huachuca mountains)南端連綿不絕的懸崖地形,是美國與墨西哥的接壤之處。往東,國界穿過一片冬季枯原,即是野兔的藏身處和大雕鴞Bubo virginianus)的獵場。往南, 上游的聖佩德羅河(San Pedro River)流域的深溝貫穿國界,伸入華楚卡的山麓丘陵,成為短尾貓Lynx rufus)與美洲黑熊Ursus americanus)的祕密通道。往西,寬廣的聖拉斐爾谷(San Rafael Valley)向南開展金色的草原之海,害羞的叉角羚Antilocapra americana)漫步其上。在湛藍沙漠天空下,四周的深色山脈猶如一座座聳立的島嶼,而美洲豹Panthera onca)就藏身在島嶼最深沉的暗影裡。

大角羊(Ovis canadensis)的續存,得指望可用的移動通道。

邊界圍欄分割了短尾貓的棲地。

橫越加州沙丘的圍欄,分隔了更格盧鼠(Dipodomys)族群;姬鴞(Micrathene whitneyi)在邊界的棲地正遭受破壞;邊界圍欄嚴重阻斷遷徙廊道。 圖/《BBC 知識》提供

不過,這片寧靜的荒野景色,卻暗藏著兩個衝突:

美墨邊界涵蓋北美洲生物多樣性最高的生態系,卻正迅速成為全球軍事化與分裂程度最高的地方。

過去 10 年來,長 3,200 公里的邊界上,興築了超過 1,000 公里的邊界圍欄。大部分圍牆工程,都無須遵守保護瀕危動物棲地與遷徙路徑的環境法規。去年 1 月上任的美國總統川普,誓言擴建邊界圍牆、強化邊境軍備。

從陡峭的山腰眺望,地緣政治的緊張局勢消散在涼爽的西風裡。目前,野生動物還能在這片廣袤大地上生長茁壯,人類也能在此感受唯有遼闊之地才有的喘息感。

美墨邊界,一線之隔

圖/《BBC 知識》提供

我在科羅納多國家紀念公園蒙特蘇馬隘口(Montezuma Pass)的步道健行,在大自然裡尋求慰藉。1850 年,美國向墨西哥購買這片土地(所謂的「蓋茲登購地」),隨後劃為紀念區;從這裡直至邊境都受到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保護。自太平洋到墨西哥灣的美墨邊界上,設有許多類似的紀念區,不過這裡尤其重要,因為這是跨越美墨的草原動物少數的遷徙路徑之一。美墨國界雖是兩國在沙地上劃的一條線,卻也是溫帶與熱帶重疊的自然邊界。在其他地方無法共存的各種樹木、仙人掌、野花與草,卻在此相處融洽。這樣的自然邊界非常獨特,能孕育豐富的生物樣貌。

科羅納多國家公園的草原以及聖佩德羅河川廊道, 被邊界圍欄一分為二。 圖/《BBC 知識》提供

在蓋茲登購地之前,這片土地為墨西哥所有;再之前是西班牙的領土;再早 1,000 年是原住民的地盤。而最開始,這裡屬於美洲豹。

美洲豹健壯,適應力強,行蹤隱匿,是索諾蘭沙漠(Sonoran Desert)的頂級掠食者。「美洲豹在北美洲演化,後來才南移至熱帶地區。追究到底, 牠們屬於這裡。」藍迪 ‧ 塞拉格里歐(Randy Serraglio)說,他是非營利組織「生物多樣性中心」的保育人士。在這片廣大草原的某處,或是河川廊道的陰影裡,仍有美洲豹輕盈漫步其中。不過,這種大貓如今只能在乾燥的美墨邊界戮力求生。

20 世紀初, 因為獵殺與棲地減少,美洲豹開始消失。美國已知的最後一隻母豹在 1963 年於大峽谷附近遭到殺害之後,這種西半球體型最大的貓科動物恐怕已在美國絕跡了。不過,1990 年代出現了一絲曙光,有人在亞利桑那州東南部拍到美洲豹,自那之後,公美洲豹的照片與目擊紀錄多達數百筆。「我們不知道最近的母豹在哪裡,」塞拉格里歐坦言,「已知邊界以南約 200 公里有個繁殖族群,但不知道更靠近邊界或美國境內是否也有。美洲豹太神出鬼沒了。」

美洲豹越過邊境尋伴侶

亞利桑那州南部的公美洲豹。 圖/《BBC 知識》提供

研究人員知道,年輕的公美洲豹來美國,是為了尋找新的領地。牠們會在這裡住上幾年,當出現生理衝動時,才返回墨西哥尋找母豹。塞拉格里歐說,「為此牠們不得不回去。」他們相信一旦生活在最北邊的母豹擴大活動範圍時,只要有適當的遷徙路徑,牠們將會進入美國。塞拉格里歐說,進入美國的第一批母豹將扭轉現況。保育組織同時致力於提高保育意識,並制定保育計畫。美洲豹的保育將會著重兩個基本需求:空間與移動路徑。

「美洲豹跟許多頂級掠食者一樣,都需要遼闊的原野,」塞拉格里歐解釋,「牠們會為了尋找所需,長距離移動。地景連接度對美洲豹至關重要。」也就是說,美洲豹的未來將受制於美國邊界圍欄以及南方軍事強化政策,「若想在美國境內復育美洲豹,就必須讓墨西哥北部的繁殖族群有能力北上。」而美洲豹不是唯一個案。

美國在 2005 年開始加強邊境執法, 當時國會通過了幾項旨在加速興建邊界圍欄的措施。除了允許興建長 1,120 公里的圍欄, 也取消了針對土地、人類和野生動物的保護措施。在那之後,三分之一的邊界築起圍欄,大半蓋在保留給野生動物的荒野上。

邊界圍欄無視環境法規,已經對許多動物族群造成危害,包括美洲豹、虎貓(Leopardus pardalis)、猯豬(Pecari tajacu)、叉角羚跟美洲黑熊。對許多動物來說,邊界圍欄直接阻擋牠們取得珍稀的水與食物。而令生物學家深感憂心的是,圍欄讓動物無法找到配偶。

2011 年有份研究發現, 榭拉馬德雷山脈(Sierra Madre mountains)的美洲黑熊,與邊界另一側、亞利桑那州東南部的美洲黑熊基因相近;兩地之間的任何屏障,都會對這個獨立的南方黑熊族群造成威脅。「墨西哥的美洲黑熊數量比較少,牠們仰賴敞開的通道進入美國,以維持基因多樣性。」璜 ‧ 卡洛斯 ‧ 布拉沃(Juan Carlos Bravo)說,他是「墨西哥野地聯絡網計畫」的主持人,該組織的宗旨是恢復連接度。

邊界圍欄造成的動物悲歌

邊界圍欄的影響或許要幾年後才會顯現,也就是當黑熊嚴重缺乏基因多樣性的時候。不過,有些動物早已深受其害。在管風琴仙人掌國家紀念區(Organ Pipe Cactus National Monument)的邊界圍欄完工後不久,科學家就拍到科羅拉多河蟾蜍(Incilius alvarius)一次次試圖躍過鋼鐵圍欄,直到被掠食者帶走或死於脫水。

2012 年,聖拉斐爾谷的叉角羚群數量開始減少。調查後才發現,邊界圍欄把繁殖期的公羚羊全都隔在南邊了。布拉沃說,在自然環境裡建造大型屏障會導致的衝擊,全都在意料之中,「屏障違背現代保育觀念。」興築邊界圍欄會破壞和切割重要棲地。在隔著格蘭河與墨西哥接壤的德州,人類奪走超過 95% 的自然棲地。剩下 5% 幾乎全是河川廊道上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這些僅存棲地為瀕危的野貓、岌岌可危的爬蟲動物與昆蟲,以及重要的鳥類族群,留了一條活路。

墨西哥境內保護區的希拉毒蜥(Heloderma suspectum)。 圖/《BBC 知識》提供

飽受威脅的關鍵棲地

下格蘭河谷裡的橙腹擬黃鸝。 圖/《BBC 知識》提供

仰賴下格蘭河谷的鳥類超過 500 種。除了居住在河岸的鳥類之外,精疲力竭飛越墨西哥灣或西部沙漠的鳥類, 也仰賴河谷相對蔥鬱的環境休憩或補充體力。在碩果僅存自然棲地裡, 每寸土地都決定著候鳥的生死, 例如北美紅雀(Cardinalis cardinalis)、橙腹擬黃鸝(Icterus gularis)、綠藍鴉(Cyanocorax yncas)、霸鶲(Pitangus)等等。短尾貓也利用格蘭河。

研究人員在 2009 年發現,邊界圍欄分隔了德州南部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之後,短尾貓不但為了縮水的領土而自相殘殺,也在下格蘭河谷尋找新家時遭到路殺。

在保育人士眼中,邊界圍欄對數以千計野生物種造成巨大的悲劇。由於許多國家日益鞏固邊界,像這樣的生物多樣性威脅,可不只發生在北美洲國界。

華楚卡山脈遠眺著聖佩德羅河,以及從墨西哥草原拔起的群山,不過川普總統擴建邊界圍欄的豪語,卻讓這裡籠罩著陰霾。目前華楚卡山腳下的邊界圍欄, 是高 2.5 公尺的帶刺鐵絲網。這對美洲豹不成問題,牠們可以一躍而過,或是從下方鑽過去。

最近的證據顯示,美洲豹確實會這麼做。2016 年底,亞利桑那州的相機陷阱拍下了一隻從未看過的美洲豹,可惜性別不詳。儘管機率為乎其微,但想到牠可能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母豹,就令保育人士燃起希望。然而在華楚卡山脈東邊,山腳下已築起高 11 公尺的牆,貫穿聖佩德羅河谷,綿延數十公里。

圍欄阻擋了陸生動物的去路,像是亞利桑那州南部邊界圍欄工地旁的這隻沙漠棉尾兔。 圖/《BBC 知識》提供

「我親眼看過無數動物被困在圍欄前,包括猯豬;這種動物既是獵物,也是種子散播者,具有重要的生態角色。巨大的圍欄也阻擋了叉角羚、騾子與白尾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棉尾兔(Sylvilagus),以及每一種陸生動物,無法通過最關鍵的廊道。」

氣候變遷讓沙漠更乾旱,氣溫更高,使得情況雪上加霜。「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不確定性,我們必須留些餘地,讓這些動物得以適應。」塞拉格里歐說,「最好的方式之一,是維持連接度。」

對美國境內的美洲豹,以及在這裡共譜生命樂章的許多物種來說,邊境地帶是未來存活的唯一希望。儘管這裡的每種動物都已適應沙漠生活,但最艱鉅的考驗或許才剛出現。「數千年來,原住民視美洲豹為超人,」塞拉格里歐說,「可是牠們征服不了那道圍欄。」


同場加映:障礙重重的世界

全球各地自 2015 年,前所未見地大興邊界圍欄。過去幾年來,出於對恐怖主義或大批人類遷徙的恐懼,俄國與烏克蘭、緬甸與孟加拉、墨西哥與瓜地馬拉、土耳其與敘利亞等國都擴建了邊境屏障。截至 2015 年底,全球已完工或施工中的邊界圍欄共有 63 個;1989 年柏林圍牆倒下時只有 20 座。以下是四個邊界屏障的例子。

1. 捷克/德國

圖/《BBC 知識》提供

長度:815 公里
原因:冷戰期間,這道鐵幕不但重兵防守,還通電。
衝擊:儘管鐵幕已在 25 年前拆除,成為沒有屏障的森林與曠野,但是兩國的紅鹿依然沒有跨界。一項針對300隻紅鹿的研究發現,邊界兩側的紅鹿仍謹守過去的界線,毫無交流。

2. 澳洲昆士蘭

圖/《BBC 知識》提供

長度:5,531 公里
原因:保護畜牧羊群,免遭澳洲野犬掠食。
衝擊:圍欄西北邊的澳洲野犬數量較多,被掠食的袋鼠跟鴯鶓數量跟著下降;圍欄南側野犬數量較少,袋鼠就比較多。在沒有澳洲野犬的地方,外來的赤狐導致本土小型哺乳動物減少,包括袋狸。

3. 克羅埃西亞/斯洛伐尼亞

圖/《BBC 知識》提供

長度:670 公里
原因:減少從敘利亞和伊拉克湧入的難民。
衝擊:第拿里山脈上的圍欄長達 349 公里,而這裡住著歐洲最重要的狼族群。十個狼群中,有五個活動範圍涵蓋兩國。雖然有些狼能跨越圍欄,卻不一定會跟南方的核心族群保持聯繫;有可能會變得孤立,導致近親繁殖。

 

 

4. 蒙古/中國

圖/© Eric Dragesco/naturepl.com

長度:4,710 公里
原因:最初是根據 1962 年的邊界條約而建。2008 年中國又建了 100 公里,保護牲畜免於狼群攻擊。
衝擊:2013 年一項研究替蒙古野驢戴上 GPS項圈,發現戈壁沙漠東南部的邊界圍欄是絕對障礙。雖然圍欄限制了野驢的移動,嚴冬時卻是草食動物覓食的避風港。

參考資料:

  • Embattled Borderlands》(邊界困境)結合地圖與多媒體,可讓你瀏覽美墨邊界上的地景、野生動物與人類。

 

 

本文轉載自《BBC 知識》國際中文版 2018 年 2 月號 78 期,原文標題為《美墨邊境悲歌》。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

課程內容詳見:《科學思辨力》

泛科學總編輯鄭國威招牌課程再度開課,面對面傳授閱讀理解、科普寫作到內容行銷的心法,幫助你打造個人品牌。

慶祝泛科學院周年慶,快來領取專屬優惠,現在購買課程還有機會抽中 $1,111 折價券喔!課程傳送門請點我

關於作者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