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庫

只在宜花東海域尋求深層水是否搞錯了什麼?海洋深層水的...

對於國內的「海洋深層水」選擇定在「200 公尺」深度以下,那海洋深層水到底哪裡「 [...]

豬隻器官移植新突破:CRISPR技術攻破了「豬內源病...

2017/10/11

將其他生物的組織、器官,移植到人類身上,有個酷炫的名詞「Xenotranspla [...]

我們為什麼需要強震即時警報?預警系統真正的用處你知道...

地震預警是種「提前告警」的警報,哪怕是在搖晃之前能盡可能的避開危險,都能多爭取一 [...]

不想老是喝掛?煉金術師提供的小秘訣:「劑量─反應」曲...

有遭遇過拚酒的場景嗎?希望自己不要輕易被酒精飲料「放倒」嗎?這箇中的秘訣五百年前 [...]

「二甲基黃」在二戰時期引起的食安危機:該讓人民心慌慌...

2014 年底爆發的毒豆干事件中,豆干食品被檢驗出違法添加工業用染料二甲基黃,引 [...]

誰見過最早的鐵樹開花?史詩級的蘇鐵傳粉者「侏儸古澳洲...

2017/10/09

現今的蘇鐵傳粉者為常見的象鼻蟲,然而,在白堊紀-第三紀滅絕之前,鐵樹的好夥伴可是 [...]

侏羅紀最萌小精靈,沒有之一:阿蒙氏蛙嘴翼龍

2017/10/08

翼龍(Pterosaur)不是恐龍,他們是恐龍怪異的親戚,同時也是第一種已知能夠 [...]

芬普尼是惡魔還是天使?在聊芬普尼蛋前先來一份風險管理...

近來雞蛋當中驗出殺蟲劑成分芬普尼(fipronil)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家中的阿 [...]

分類學家偵探事件簿:不存在的某櫛角菊虎?

2017/10/07

基礎分類學是生物學研究的基礎,藉由正確的物種鑑定,我們得以檢索該物種的相關資訊, [...]

眼見不能為憑!各式各樣的錯覺為何能欺騙我們的大腦?

2017/10/07

大腦得不斷地接收龐大的資訊量,因此它經常會抄捷徑,以簡化所見所感,同時賦予這些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