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某科學の超電報

生命教育最壞的示範:圍捕響尾蛇節

2017/05/09 |

快訊分類學園都市必備 快訊標籤圍捕響尾蛇節響尾蛇

這是一個很沉重的故事,它訴說的不只是生命教育的徹底淪喪、還有人們始終優越於萬物的盲目情操……

圍捕響尾蛇節(rattlesnakes round-up)是個在美國中西部和南部一年一度舉行的殺戮活動(起碼有超過十的州有舉辦),特別在德州和奧克拉荷馬州相當盛行。這個影片裡,即是舉辦規模最大的德州甜水(sweetwater)圍捕響尾蛇節。

為期數天的活動都在幹嘛呢?

有不少的人,他們做盡了喪心病狂的殘忍殺戮,還以此宣導為教育目的,手染著鮮血然後談著人們怎麼成功地控制蛇害。但是,從來沒有任何研究指出這些響尾蛇真的有族群量過多的問題……

除了作秀般的抓蛇演練、搾取毒液(很難相信這些毒液真的有進入血清等醫療用途)、蛇肉烹飪與大胃王比賽,而全場活動的最高潮,莫過於眾目睽睽之下,將幾百隻、幾千隻的響尾蛇,一個一個剁掉蛇頭,然後棄到一旁的垃圾袋中……順手又捻來一隻,準備下刀

『在1990年代的德州,據估計有將近12萬5000條的響尾蛇慘遭毒手。』

蛇從哪裡來?

 動物星球頻道不是會播映《追捕響尾蛇》的節目嗎?看著那些處心積慮想要捕得一條大蛇的捕蛇人,在那荒腔走板地演著空洞劇本。摁,沒錯,為了這個節日,不少響尾蛇事先都先抓好惹。

SOP是甚麼?有經驗的捕蛇人會找到蛇窩、蛇洞,然後呢,灌入滿滿的石油,逼得響尾蛇怎麼樣都只能出洞,拚死一活。

蛇的處境如何?

為了怕人被傷害,因此將蛇的嘴巴縫了起來。source:影片截圖

糟糕到你完全不能想像。被抓起來的蛇,就是幾百隻地隨意放置在某個角落吧。這些源自大自然的寶貴生命,在節日到來的幾周、甚至幾個月,都沒有吃東西,甚至喝不到半滴水。每一條上處刑場的響尾蛇,可能都嚴重脫水、氣力用盡、連掙扎的自由都沒有。你知道嗎?就像影片說的,不少蛇甚至嘴巴被縫起來,以防哪個殺蛇人一個不注意被弄傷了。眼前只能等死的牠們,連條蛇都不是。

而且,斬首後的響尾蛇,也不會立即死去。在牠們生命悲慘的最後片刻,只能盯著身旁其他身首異處的同伴,發不出半點悲鳴、流不出半滴眼淚,就這樣靜默地、痛苦地死去。

餘波盪漾、淪喪的教育

最讓我覺得難過的是,圍觀的群眾們不乏各個年齡層的孩子們。他們提前感受到人們主宰生命的殘酷,但沒有人會告訴他,這麼做是不對的、虛假的、民粹的。小小的心靈,在眼前閃爍著耀眼光環的大人手裡,一手握蛇,一手斬首。伴隨著掌聲和歡呼聲,這些濺血的蛇屍體,有多少孩子可以知道牠們也是「生命」呢?

也有小朋友在一旁圍觀。source:影片截圖

罪大惡極的還在後頭,主辦單位還會請孩子們手沾響尾蛇的血,然後在展場某面的牆壁上,蓋上一個個小小的血手印。這是一個魔性的印記,警示著萬物,那些人們是怎麼蹂躪另一種生命型態,然後再傳給下一代。

一點點省思

『試問,如果今天把填滿刑場的響尾蛇,都換成鸚鵡、松鼠或是犬貓呢?』

從生命存在的價值來看,野生動物有其不可抽離生態系的理由,這些蛇類的數量消長,大幅影響在地小型囓齒類動物的族群數量。這些生態上的功能剝奪,都是不可逆,也不可替換的。假使今天換成了伴侶動物、或是經濟動物,這活動還辦得下去嗎?幾百頭的牛,眾目睽睽下砍頭屠殺,很難讓人拍手叫好,然後說「溫體牛好棒棒」。

如果蛇類讓你恐懼,那一點都不打緊。你可以選擇繼續疏遠這些讓你害怕的生命,或是選擇勇敢一點、好好了解自己究竟在怕甚麼害怕蛇咬人?害怕濕濕黏黏的身體?害怕長長的東西?在我接觸過、願意面對了解蛇的朋友們,在正確的導引之下,大多不會再恐懼、厭惡這些生命。

恐懼也許是你合理化殺蛇的理由,這完全可以說服的了我。可是各位回頭看看這樣圍捕響尾蛇的文化,可能真有那麼幾分恐懼……但,有多少譁眾取寵、自恃優越的情感呢?

當人們與其他生命的連結太短,接觸的生命型態太少,有誰還能在下刀之前好好思考?眼下,面露兇光、訴諸仇恨的名眾,依然群起鼓譟著。我想,這個舉世譁然的最惡殺戮,短時間還不會停止呢。

響尾蛇們,Rest in peace。

Photo source:Max Pixel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PanSci 菜鳥新血|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生科系生態演化組,從小便以成為動物學家為志向,特愛鱷魚,因此踏入兩爬研究領域。熱愛保育相關議題,常為野生動物打抱不平,希冀保育的觀念能向下紮根、深植人心。平常喜愛浸溺於臉書專頁間,搜索最酷炫的生態演化新知,又很雞婆想與全世界分享,常常開心寫科普文到廢寢忘食。 座右銘:「大自然可以滿足我們的需求,卻無法滿足我們的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