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護生保育

果蠅的性騷擾行為,可能是入侵種的勝利之道?

2017/04/24

有些入侵種是強大的獵食者,靠著捕食原生種,直接把原生種的身體變成自己的;有時則由 [...]

想成為未來的保育戰士?就從「未來地球生態學程」開始吧...

2017/04/14

高等教育的專門化和務實化,讓博物學家(naturalists)成為稀有學者,有能 [...]

魚鷹:如滑翔機俯衝入水的魚之獵人

2017/03/16

最近如果大家有空到一些開闊的水域,如翡翠水庫、新店直潭、金山海邊、鰲鼓濕地、屏東 [...]

穿山甲悲歌—來自野生動物犯罪調查小組的見聞實錄

2017/03/13

穿山甲,是華盛頓公約明令保護的瀕臨絕種動物,也是國際間走私最嚴重的哺乳動物。由於 [...]

別讓悲劇再次發生!-抹香鯨擱淺事件及海洋垃圾調查

2016/01/07

2015年10月中旬,一隻抹香鯨的擱淺喚醒了灣民眾對海洋垃圾的關心。讓鯨魚吃下那 [...]

魚兒如何CCR?蚵寮的生猛日常?生猛科學 II 高雄...

2016/01/03

沒有最生猛,只有更生猛的生猛科學這次來到了高雄,邀請了中山大學廖德裕教授以及黃書 [...]

【Gene思書齋】我們所塑造的人類時代

2016/01/02

我們人類和現生最親近的黑猩猩,在六七百萬年前就分了家,在幾百萬年間,出現了古猿和 [...]

阿維菌素哎唷喂–諾貝爾生醫獎得主惹的禍

2015/12/02

2015諾貝爾生理醫學獎頒給了共同研發伊維菌素的威廉·塞西爾·坎貝爾和大村智,以 [...]

實驗動物如何走那最後一哩路?

2015/12/01

安樂死,幾乎是動物實驗的最後一道步驟。合理的安樂死方式,都有下列的特點:對動物較 [...]

執迷不悟,乙醚之誤:生物實驗用乙醚錯了嗎?

2015/11/30

講到生物實驗課我們總不自覺的就想到青蛙解剖,在解剖之前當然要把青蛙安樂死。那麼, [...]

free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