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農藥好可怕!誰能幫我們把關?—「PanSci TALK:咬一口,是新鮮,還是農藥?」

本文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文/陳妤寧

害怕農藥的我們,怕的究竟是什麼呢?

「菜怎麼洗?」「農藥有哪幾種?」「農民怎麼用農藥?」「農藥檢驗怎麼把關?」,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的所長費雯綺,在 2016 年 3 月 29 日的 PanSci TALK:「咬一口-是新鮮,還是農藥」親身分享,身為第一線面對農藥問題的他,如何在面對鋪天蓋地的農藥超標新聞時,仍然能大口吞下嘴裡的飯菜!

圖片1

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所長 費雯綺:「把關農藥販售,更不擔心農藥殘留。」

如今大家如此關注「食安問題」,對於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來說,首要的食安重點就在於農藥殘留問題了。有效的食前處理(以流動水清洗、去除外葉外殼、或是放上一兩天等待植物酵素後再行烹煮),實際上可以有效去除極大多數的殘留農藥。

最大風險檢驗,最小風險烹調

「政府制定的檢測標準,會以最高風險來測試。」也就是農作物必須在未去皮去殼、未經過清洗的「最危險狀態」接受政府安全測試,以這種狀態通過政府測試標準的農作物,送到消費者手上後再度被「去皮去殼清洗烹煮」後,殘留的農藥才會更遠遠低於可能對人體造成傷害的風險值。

然而,「政府管的是『安全』基準,但這不等於消費者的『安心』。前者重視科學數據、有罰則可遵循、並且由公部門判斷;後者更重視資訊的透明公開、安心與否的標準也是透過自主規範並於消費者端自行判斷。」費雯綺指出,農藥的上市把關,比起約束農民灑藥行為是更靠近源頭的問題。

圖片2

荔枝剝皮前後農藥殘留濃度比較。圖/農委會

急毒接觸 v.s. 微量累積—農藥的毒理測試

一支農藥能否通過檢驗並且上市,送到農委會的審查資料大致有以下六項:

  1. 物理化學及製劑特性 :確認成份。
  2. 藥效與作物藥害;確保使用效果。
  3. 溫血動物毒性 :確保不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4. 水生物及鳥類毒性:目的在於減少對環境衝擊,像蜜蜂也可能是有毒農藥的受害者,標示上便會提醒噴灑者需留意風向。費雯綺表示,歐洲正在進行停用兩年的實驗,測試造果的顯著性。
  5. 作物殘留與人體代謝:目的在於制定使用量。
  6. 水土中分佈與降解 :特別針對水庫集水區水域的農藥殘留進行定期監測,以掌握對環境造成之影響。

農藥的毒性又可分為急毒性和慢毒性,如同臺大昆蟲系教授黃榮南在上半場講座指出的,短期接觸大量毒藥的高風險族群為農藥工廠工人和農民,此為急毒性造成的危害;而對一般食用者而言,要觀察的則是長期下來的微量累積,為此,必須透過慢毒性測試和動物實驗,找出無毒害劑量為何。

慢毒性測試包括了長期餵食毒性試驗、致腫瘤性試驗、生殖毒性試驗、致畸胎性試驗,完成這些試驗後,才能訂出「無可見傷害劑(NOAEL,No Observed Adverse Effect Level)」,由毒理試驗依序反推出「每人每日可接受量(ADI,Acceptable Daily Intake)」、「作物中之殘留容許量(MRL,Maximum Residue Limits)」、以及「田間使用之安全採收期(PHI,Pre-harvest Interval)」。

走進田間、走向上游—作物生產之前的農藥販售控管

這個環節實際上正扣準了農作物由產到銷的流程:田間→集貨市場→批發市場→零售市場→消費者,前半部多由政府中的農政機關負責管理,後半段則由政府中的衛生機關負責查核。除了在實驗室中進行嚴格的農藥篩驗,更要走進田間、走向上游,從農藥的販售源頭制定出管理方式。包括對農業販售業者推動進銷存管制、以及以農藥採購晶片卡記錄交易為基礎的資訊系統,目的在於追溯責任在於農作物生產者(農民)抑或是農藥販售業者,而這些記錄都會成為日後產銷履歷 QRcode 的一部分。

「農藥的販賣管理對農民影響最大,實際上,透過生意人控制農民的用藥行為、遠比政府直接控制農民用藥來得容易。只要違規兩次,就會撤銷販賣許可證;每五年需重新換證一次,取代終身有效的發證方式;農藥的抽檢若不合格,之後每次都會提高抽樣比例。」費雯綺幽默地說:「由於查緝偽劣農藥比起查緝槍砲彈藥來得安全,檢調單位和我們的合作都十分的有效且愉快!」

601941.2

如果能從源頭控制農藥的使用情形,對於把食物吃下肚的消費者來說將更有保障。圖/農業知識入口網

生物農藥研發和人員培訓配套的更多可能

費雯綺也指出,目前不需要訂殘留標準的「生物農藥」正在開發中,包括可除草之孢子懸浮液、微生物殺蟲劑、以及昆蟲費洛蒙誘殺等方法,都可以減少化學農藥的使用。

此外,除了臺灣各地的檢驗中心,農委會也推動農藥代噴和相關技術的人員訓練。「我們目前正優先推動巴拉刈的代噴技術人員,因為巴拉刈的購買和噴灑資格最為嚴格和少量,喝巴拉刈自殺者非常難救回。前述的美國保險公司風險調查研究,農藥雖然風險名列第 28(其實已為吸菸風險的 1/150000),但其中還包含許多喝農藥自殺者的例子。」農藥殘留要對身體產生足夠危害,仍有很遠距離。

「其實,政府採取的檢驗標準,更遠高於大家需要警覺的標準;新聞播報抽檢殘留超過五十倍,我們的同仁照樣吃飯,我們什麼都吃。」費雯綺說:「大家可以把控管農藥的責任交給政府,但同時也可以給政府壓力。」

回應現場聽眾「如果一點農藥都不想吃到該怎麼辦」的提問,費雯綺也建議可以認農委會的有機農產品認證標章。「這是極少數(約 1%)農作物能達成的標準,為了大部分的一般作物,我們也有吉園圃安全蔬果、臺灣優良農產品、TAP 產銷履歷農產品這三種標章可以做為認證和購買的依據。」如同黃榮南教授指出的,這些多數的一般農產品,實際上農藥殘留的量都遠低於人體能夠負擔的劑量。

圖片4

由左至右依序為 CAS(台灣優良農產品)、吉園圃(台灣安全蔬果)、TAP(產銷履歷農產品)、CAS(台灣有機農產品)圖/農委會101年第三季電子報

最後,費雯綺引用了台灣癌症基金會的文章,指出攝食蔬果對人體帶來的益處能減低癌症風險達 30% 以上,而若蔬果有微量農藥殘留,增癌風險為0.001%。從數字上來判斷,可以說利大於弊,不應為了 0.001% 的風險「因噎廢食」。唯有更了解農藥,才能突破恐慌、找到更好的方式來與生活中的農藥應對,甚至在未來找到擺脫農藥的可能性。

圖片4

破解農藥殘留的疑問,就從認識農藥開始。 政府檢驗農產品會檢測什麼?「零檢出」與「未檢出」到又有什麼不同?農藥殘留就真的有毒嗎?本次活動透過新聞案例,分享農藥檢驗標準怎麼訂定,以及上游的農藥管理,一解你心中的許多問號。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依衛生福利部組織法第五條第二款規定成立,職司範疇包含食品、西藥、管制藥品、醫療器材、化粧品管理、政策及法規研擬等。

網站:http://www.fda.gov.tw/TC/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