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全民特務-你我都有間諜配備

如今不只擔任間諜的動機本質上已經轉變,許多間諜配備也沒有大家以為的那麼神祕:筆記型電腦、數位相機用的快閃記憶卡和預付型行動電話……, 你我都有當今的間諜工具。那麼,間諜是怎麼用它們的?

作者/安迪‧瑞吉威(Andy Ridgway)  譯者/林東翰

以下對話可能像是從伊恩.佛萊明(Ian Fleming)的小說裡直接擷取出來的。「打擾一下,我們好像在一九九九年在馬爾他(Malta)見過面吧?」「沒錯,我確實待過瓦萊塔(La Valletta),但是是在二○○○年。」不過這段話可不是小說的內容。實際上,這是二○一○年某兩個人在羅馬碰面時事先安排好的暗語,其中一個人是俄羅斯對外情報局(External Intelligence Service;SVR)的官員,另一個則是從一九九○年代中期就以假名「理查.墨菲」(Richard Murphy)在美國定居的俄國間諜。

當時這兩個人就用這段交談來辨識彼此的身分。根據報紙的報導,美國聯邦調查局長期調查在美國活動的俄羅斯間諜網之後,把這段對話呈交法庭。這次的調查最後總共有十名間諜被驅逐出境、遣返俄羅斯,用來交換四名被控為美國與英國情報單位從事間諜工作的俄國人。另外一個住在塞浦路斯(Cyprus)的人逃脫了,據說他是俄國間諜同黨的白手套。

這個案件會這麼引人入勝,是因為它披露了現代間諜使用什麼科技。持平地說,現在我們已經充分了解從前的現代間諜科技。最新出爐、肯定也是最奇怪的一件間諜器材,是一顆假石頭。據俄國人指控,它是英國情報員在二○○六年遺留在莫斯科一條一般街道的,裡頭藏了一組無線電收發器,扮演電子「祕密情報站」(dead drop)的角色。俄羅斯聲稱,情報員會事先把情報下載到那個收發器裡,然後(路過的)大使館人員再用手持式電腦取回情報。不過,這件最新的俄羅斯間諜案,讓我們清楚見識到了前所未見的今日間諜工具。

呈交給紐約法院的這份法律文件,詳述了聯邦調查局探員如何闖入(他們的用語是「偷偷潛入」)這些俄羅斯間諜住的屋子。在搜索紐澤西的一棟屋子時,他們找出了一些電腦光碟片,後來還發現這些光碟裡有俄羅斯祕密情報單位開發的「隱寫軟體」(steganography software)。隱寫術(steganography)是把祕密訊息隱藏在一幅照片裡,隱藏得很細微難辨,用肉眼完全看不出(參考〈今日的間諜工具〉一欄)。俄羅斯間諜把含有隱藏訊息的照片放到網站上,這麼一來在莫斯科的人就能夠分析這些照片了。任何人都可以下載這些照片,但不知情的人對裡頭隱含的祕密訊息一無所知。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電腦科學教授史提夫.貝洛文(Steve Bellovin)表示,這是第一件「經確定」在網際網路上使用隱寫術的案例。「把訊息隱藏在網際網路圖片裡,這種概念早就流傳多年了,不過這是首次真正被證實。」

那是因為使用隱寫術很難察覺出來。「就算是當局開始起疑、研究起你的網頁,他們也只看得到你渡假的照片、你的小孩等等。除非他們確定知道要找什麼,不然是查不到的。」貝洛文說。不過這些間諜還是留下了一些足以被定罪的線索,讓聯邦調查局探員得以進行搜索。探員們在他們的紐澤西住所發現了一張寫了「alt」、「control」、「e」這些指示的紙張,以及由27個字母組成的一串字符。這串字母打開了聯邦調查局所拷貝下來、有密碼保護、含有隱寫術軟體的光碟。這問題相當棘手。這份軟體解開了隱藏在照片裡,並打算交給莫斯科的對外情報局官員的一百多則訊息。

不過,這些俄國間諜所用的俄羅斯對外情報局自製隱寫術軟體、程式,和免費取得的那些軟體能做到的程度一模一樣。其中一名間諜,美豔迷人的安娜.查普曼(Anna Chapman),被聯邦調查局探員查獲利用一種更加常見的科技將資料傳送俄羅斯政府官員:一台有Wi-Fi連線功能的筆記型電腦。法庭文件指出,在二○一○年一月到六月之間,有大概十個星期三都看見她和一名俄羅斯政府官員「僅有咫尺之遙」。有時查普曼會坐在曼哈頓的咖啡館裡,或是待在書店。那名官員有時候會乘廂型車經過,有時則會提著公事包在外頭逗留閒晃。查普曼會藉由她所設定的雙電腦Wi-Fi連線,把資料傳送給那名俄國官員。理論上這樣的網路連結應該會比利用網際網路還更安全,不過聯邦調查局把查普曼拿來當試驗對象。

許多現代間諜配備沒有大家以為的那麼神祕: 筆記型電腦、數位相機用的快閃記憶卡和預付型行動電話……, 你我都有當今的間諜工具。

聯邦調查局的證據說得明明白白,家用電腦、筆記型電腦、數位相機用的快閃記憶卡和預付型行動電話,是二十一世紀的間諜最可能選用的利器——這可跟詹姆士.龐德帶在身邊的武器大相逕庭。不過其優勢是相當確定的。「一名間諜最不想碰到的事,就是被完全不知道、想也想像不到的某種科技逮到。」巴特.貝屈特(Bart Bechtel)表示。他擔任中央情報局官員二十年,在土耳其、印尼等地工作過。「比如說,你被車子撞到,失去了意識,接著警察和醫護人員來了。他們可能得通知什麼人之類的,所以要查看你的身分證件。結果他們發現了這個詭異的小玩意兒。這下子,他們變成拿完全不同的一套問題盤問你。」

在冷戰時期,從事間諜活動的政府情報單位都有自己的實驗室來製作特定用途的小裝備。不過近年來商用科技變化的速度,已經讓國家安全單位選擇採取不同的行動方針。奧克拉荷馬塔爾薩大學(University of Tulsa)電腦科學教授蘇吉特.申諾(Sujeet Shenoi)說:「大概在十年前,中情局表示它的實驗室沒有辦法跟上最新的科技,所以他們就不再做以前那些事(自行研發配備),並成立一家叫做『In-Q-Tel』的創投公司,資助那些研發(間諜)工具配備的公司。」「In-Q-Tel」公司的投資對象,有研發出可以從線上論壇和社群媒體擷取記錄實事和網民意見的軟體的「Attensity Group」公司,以及製作出視訊優化軟體的「MotionDSP」公司等等。

申諾也掌握到了情報員以及任何與組織犯罪有關的人所能獲得的科技——這兩者往往都用到同樣的技術。他說:「跟我密切合作的對象,就很類似聯邦調查局那樣的單位。」不過,對於合作的對象有哪些單位,他就語帶保留了。申諾表示,就算是最無害的科技,也可能幫助人作姦犯科。有個例子剛好可以用來說明,就是Google的免費電子信箱服務:Gmail。「我可以和你用一組密碼共用一個帳號。我寫好一則草稿——不是一則完整的電子郵件,只有草稿而已。你在之後連結進入同一個帳號讀取草稿。這則訊息並沒有發送出去。執法單位要偵查電子郵件的話,得連線把郵件傳送出去才行。但是在這個例子中,訊息還保留在雲端(cloud)。這些俄羅斯間諜很可能是不想利用雲端技術來共享資訊。」

他說,對於任何參與改變情報工作的人來說,「Google Voice」服務也相當有用。這項服務可以用程式設定,讓它只撥一個電話號碼就能讓好幾支電話、或是某個特定地點的一支電話響起。「政府可能正在監聽你的電話,但有可能並沒有監聽到另外某支電話;那支電話可能是某家店裡,或是在火車站。」

申諾表示,就連從飛機上的雜誌買得到的小工具,都可能改裝成間諜界裡相當好用的工具。「有那種附上MP3播放器的太陽眼鏡,你可以在戴著太陽眼鏡的時候同時聽音樂。」他說:「有些人把這上面的MP3播放器拆下,把它連接上提款機,這播放器會截取信用卡資料(播放器可以設定播放,也能設成錄製)。按提款機時,會發出各按鍵的聲調。他們把播放器安裝到提款機收錄這些聲音。」

筆記型電腦、Gmail這類科技的大量出現,已經產生重大的後果了。「目前我沒辦法直接和你討論跟間諜活動有關的事,不過我可以談談已經破解的組織犯罪與這類科技的用途。」

申諾說,表面上看來,聯邦調查局提交給法庭指控這批俄國間諜的文件很開放,開放得可說不可思議,但可能還有很多我們從未聽聞過的東西。「聯邦調查局並沒有把所有資料都交出去。他們很可能只拿出剛好能讓那些間諜定罪的資料而已。我確定還有不少東西沒有公開,我們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申諾負責塔爾薩大學的「網路大軍計畫」(Cyber Corps Program),這個計畫是政府倡議的一項新方案,目的是要招募資訊科技產業裡最頂尖的人才,如此一來就能防止其他國家掌握到敏感性的資訊。塔爾薩大學的「網路大軍計畫」網站在告訴有意加入的學生「能夠流利地說著他國的語言,絕對是你的法寶」之前,詢問了他們:「要成為情報局裡下一個馬蓋先(MacGyver)得具備一些條件,你認為自己具備了哪些?」從這個計畫學成離開的學生中,有90%的人得到了中央情報局或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工作;其餘的人則進了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或聯邦調查局。

申諾表示,這些學生有個現實上的需求。「那些壞蛋已經在使用先進的科技產物,而政府單位機關卻不見得有那些科技來對付他們。」

至於間諜科技的未來性,我們已經開始見識到那些轉變了。在勞伯.華萊斯(Robert Wallace)和凱斯.米爾頓(H Keith Melton)所寫的《間諜工藝》(Spycraft;二○○八年,Dutton出版)這本研究間諜科技演進的書裡面,就有一張照片羅列了蘇俄在一九七○和一九八○年代查獲的二十件美國的間諜配備、工具。裡頭有一些相當奇特的裝備,像是安裝在鋼筆裡的隱藏式照相機,還有以特製紙張製作、用來寫祕密留言的字紙本。「現在,那些裝置的所有功能實際上用一支iPhone就可以辦到。」米爾頓向《BBC Knowledge》雜誌表示:「一支修改過軟體的行動電話就成了你的照相機、情報員短距通訊設備。這就是數位匯流(digital convergence)。」申諾也察覺出這種改變。「我會說,現在一般人所擁有的間諜配備以及情蒐的能力,要比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有情治機關還更強,或許連一九六○、七○年代的情報單位也比不上。」

不過,已退休的前中央情報局官員、目前主持「間諜巡航講座」(SpyCruise,這組織會在郵輪上主辦一些討論間諜活動的講座)的貝屈特,提出了一個值得注意的觀點。「我個人認為,對科技過度依賴可能會有風險。俄羅斯間諜案就是一個再清楚不過的例子。」他說:「看來,他們似乎留下很多明顯的重複模式。我認為莫斯科的對外情報局低估了整個情勢;他們可能認為目前聯邦調查局的工作焦點擺在反恐行動,所以他們可以更大肆活動且更容易脫身。人們會愛上科技產品,不過最好的諜報工具是經嘗試且驗證過的——除了知道哪些人對你來說極其重要,你還要能夠保護他們活命才行。」■

本文刊載於2011年12月1日出刊的《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四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Facebook粉絲團歡迎您加入。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