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迷你絨毛發電機:縱紋腹小鴞——《BBC知識》

縱紋腹小鴞_Page_3_Image_0001

作者/麥特‧斯溫(Matt Swaine)
譯者/賴毓貞
攝影/安迪‧勞斯(Andy Rouse)

二號巢箱中的對峙畫面讓所有人都睜大了眼:倉鴞(Tyto alba)進入黑漆漆巢箱的唯一方法,就是擠過極小的入口,再用胸骨頂著彎壁在狹小的彎道中匍匐前進。動態感應攝影機捕捉到入侵者的凶狠目光,牠的出現也讓縱紋腹小鴞(Athene noctua)媽媽退到角落。

不過令人驚訝的是,縱紋腹小鴞媽媽隨即為了保護寶貴的四顆蛋,奮不顧身地發動攻擊。曾有人形容縱紋腹小鴞是鳥類中一流的父母親,而影片中的鳥媽媽果然名不虛傳,牠猛烈攻擊體型是牠兩倍的入侵者。就在倉鴞撤退之後不久,小鴞媽媽隨即恢復平靜繼續孵蛋,不過當雛鳥孵出之後的第六天,倉鴞又回來了。

「當時倉鴞一定聽到了雛鳥的叫聲,」設立英國縱紋腹小鴞計畫同時也負責監看英國威爾特郡巢箱的艾蜜莉‧喬屈(Emily Joachim)表示,「那附近有很多空巢箱,因此我們很確定倉鴞並不想在那繁衍後代,牠知道裡面有雛鳥,而這一次的打鬥令人不忍卒睹。牠用翅膀覆蓋全部的雛鳥,接著用腳挑起一隻,在接下來的打鬥中,倉鴞讓一隻雛鳥受傷,並拽著另一隻離開巢箱。」

縱紋腹小鴞_Page_4_Image_0001

貓頭鷹獨家日誌

如果沒有攝影機,喬屈可能會朝更駭人的方向來思考雛鳥失蹤事件,「由於巢箱中沒有其他食物的影子,因此我一開始以為這個地區捕獵不易,所以父母可能把其中一隻雛鳥餵給其他雛鳥當食物,」她表示,「不過影片告訴我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英國,喬屈屬於一群特立獨行的研究團隊,研究人員正嘗試了解自1987年至今,縱紋腹小鴞的族群數量估計減少65%的原因。這個物種於一百多年前引入英國,野放於肯特郡和北安普敦郡,牠的非原生種身分成為納入英國有效保育計畫的最大絆腳石。

「如果你看到保育倉鴞的費用,再看看分配給縱紋腹小鴞的資源,就會發現根本不能比較。」負責監看英國柴郡巢箱的洛伊‧李(Roy Leigh)提到,「只有少數人在照看縱紋腹小鴞,雖然牠不是原生種,不過牠找到了適當的棲位,而且大家都喜歡牠。牠們有吸引人的臉蛋,而且很有特色,如果你讓縱紋腹小鴞在英國鄉間消失,大家都會想念牠的。」

未命名 -1

迷你絨毛發電機

的確,牠兇猛的眼神,總是蹙著的眉頭,再加上非凡的魅力,讓許多為縱紋腹小鴞奔波的人說,就是這些特色吸引他們的。即使是嚴肅的鳥類學家也無法抗拒地形容牠們為「可愛、活躍的袖珍型發電機」,縱紋腹小鴞有驚人的活力,你可以在雨中看到牠們滑稽地在地面急奔來追捕無脊椎獵物,牠們的頭會像盒子中彈跳出來的小丑一般上下跳動。

「我收集了縱紋腹小鴞在滂沱大雨中捕獵的大量影片,牠們的羽毛都溼透了,而倉鴞不會這麼做,」喬屈解釋,「在2012年延長的雨季中,成年的倉鴞無法外出獵食,使得雛鳥死亡率高得嚇人。倉鴞的食物主要是小型哺乳類,縱紋腹小鴞則不同,牠們因為多樣的食物而獲益,牠們可以吃小型鳥類和哺乳類,也可以吃昆蟲、蜘蛛和蚯蚓。就算到了繁殖季節,牠們仍然一整天都出乎意料地活躍,令人不禁納悶牠到底什麼時候就寢。」

縱紋腹小鴞_Page_6_Image_0001

不過,許多保育人士認為,飲食中有高比例的無脊椎動物,可能就是縱紋腹小鴞族群減少的原因。「我們開始檢視使用在牛身上的動物用藥,」李表示,「我曾記錄過縱紋腹小鴞會翻動牛糞來尋找躲在下方的甲蟲。使用在牛隻上的藥物顯然也會出現在牛的排泄物中,而這正是讓人開始質疑的問題。」

然而在英國養殖業相當密集的林肯郡中,縱紋腹小鴞依然活得好好的,巢箱設計者(參見〈謝帕德的巢箱設計〉一欄)鮑伯‧謝帕德(Bob Sheppard)說,「這裡的縱紋腹小鴞數量並未減少,如果你觀察到畜牧業使牠的數量減少,那麼這裡顯然也會發生相同的事,」他表示,「每個人都在回頭檢視農業生產過程,農業用藥的確對清光所有昆蟲來說相當有效,不過沒有人可以量化它們對縱紋腹小鴞的影響。」

知識就是力量

目前英國未曾針對縱紋腹小鴞進行妥善調查,如果保育人士要了解問題的根源,勢必必須匯編族群及分布的基準圖,而這正是巢箱為什麼這麼重要的原因。巢箱不僅做為縱紋腹小鴞的窩,也讓保育人士得以觀察繁殖行為,這在天然的鳥巢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英國林肯郡仍保有許多老倉庫,吸引縱紋腹小鴞去尋覓小型哺乳動物,因此我們把巢箱放在這裡,牠們很快就入住了。」謝帕德表示,「如果牠們在樹上築巢,我們對牠們的了解就相當有限。而現在我們能夠接近牠們,將父母和雛鳥戴上腳環,計算蛋的數量。」

縱紋腹小鴞_Page_5_Image_0003

當調查志工再次捕捉戴有腳環的縱紋腹小鴞時,就更能了解牠們的習性。「我們發現縱紋腹小鴞有驚人的棲地忠誠度,」謝帕德透漏,「牠們在半徑90公尺的棲地範圍內取得生活所需的所有事物,除非倉庫倒塌或興建新倉庫,牠們很少到其他地方。如果強迫牠們離開一個區域,那麼你很有可能再也找不到牠們。」

在英國柴郡的不同的棲地中,李的計畫著重於果園築巢的縱紋腹小鴞。在檢視20世紀前半的觀鳥日誌之後,他注意到英國果園位置與縱紋腹小鴞分布區域有著密切關係。李表示,「果園是很棒的地方,因為樹有許多樹洞,構成完美的築巢地點,而且果實會吸引無脊椎動物、小型鳥類和哺乳類,這些都是縱紋腹小鴞的食物。」他目前正在推動社區果園計畫並設置巢箱,並請蘋果酒製造商思考如何讓果園更適合縱紋腹小鴞居住的方法。

目前的調查資料僅涵蓋零星幾處,而且要發現縱紋腹小鴞的蹤跡是很難的,想要了解英國縱紋腹小鴞確實的族群資料可說是希望渺茫。英國鳥類信託(BTO)從一份歐洲的鳥鳴調查紀錄得到啟發。如果安置好錄音設備然後等待鳥兒出聲,顯然很難區分出安靜的貓頭鷹和物種消失的差別。如果加上一個誘導訊號,「主動重覆播放別的區域錄到的縱紋腹小鴞叫聲,通常很快就可以得到反應。」英國鳥類信託的蓋瑞‧克勞立(Gary Clewley)解釋,「目前已經在比利時、荷蘭和西班牙進行這種重覆播放的調查,這些國家也建立了扎實的族群估計數據,這些結果可以幫助我們尋找最佳的保育區域。」

縱紋腹小鴞_Page_8_Image_0003

成為原生種的奮戰

今年已在林肯郡展開領航計畫,當地的樹木不多,因此天然的築巢點也不多,大多數的縱紋腹小鴞在廢棄倉庫的巢箱中築巢,使研究人員能夠清楚掌握族群數量。如果這個方案在英國各地執行,就可能可以建立出英國第一份可靠的族群資料,不過這些能夠轉為實際的保育效益嗎?

「由於縱紋腹小鴞並非原生種,因此很難說服相關單位將僅有的保育資源挪給牠們使用,儘管牠顯然是英國相當受喜愛的鳥類。」克勞立表示,「英國鳥類信託的角色是盡可能提供最好的族群數據,讓其他人能夠有更多資訊來下決定。而且縱紋腹小鴞在歐洲的數量正在減少,因此英國的經驗或許有助於歐洲大陸的保育工作。」的確,就在跨越英吉利海峽、相距僅僅40公里的法國北部,縱紋腹小鴞已列為優先保育的物種。

了解縱紋腹小鴞的繁殖和覓食生態,可能也能供給大量關於其他物種的資料,李說,「縱紋腹小鴞影響的棲位與倉鴞不同,牠們是更好的環境健康指標,牠們什麼都吃,所以能夠告訴我們英國野生生物的整體概況。」

謝帕德夢想有一天,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縱紋腹小鴞擁護團體,「我們需要進行那些曾為倉鴞做過的工作,並且把英國各地的計畫連結起來。」他解釋,「因為縱紋腹小鴞不會閒逛那麼遠,牠們需要棲地的連結,如此一來,當每年年輕的縱紋腹小鴞被趕出門時,牠們能夠離開家並尋到屬於自己的配偶和領地。」

「我尤其希望可接受縱紋腹小鴞成為英國原生種,」他補充道,「許多鳥類團體瞧不起縱紋腹小鴞,因為牠們與灰松鼠和兔子一樣分類為非原生種。不過曾見過縱紋腹小鴞的人都會告訴你,這些鳥自身就是奇蹟。」

● 別錯過喬屈的縱紋腹小鴞影片!
→ http://www.discoverwildlife.com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53期(2016年1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