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engml

    就在海生館南邊,往貓鼻頭的海邊也有許多水稻田,落日餘暉映在金黃的稻田,真的很有fu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海邊的稻田-與海為鄰的智慧

台灣四周環海,東部更是與浩瀚無垠的太平洋為鄰;走向平行於台灣東部的海岸山脈連綿不斷,也壓縮了人們居住與活動的空間,迫使移居此地的居民必須與海為鄰,而花東海岸更是每年颱風必經之處;挾帶強烈鹽分的海風長年不斷地吹襲加上颱風時狂風暴雨的肆虐,人們長期默默承受著大自然反覆無常的氣候變化;於是生活於斯的人們為求得一絲生存的空間,不得不展開適當的防禦,目的不在打敗大自然的威權統治,而是以謙卑的心學習如何與海、與大自然相處;都蘭海邊這一畦畦的水稻梯田就傳承著先民們的智慧。不管生態如何受到破壞,自然依舊仍是擁有獨特權威與地位的主宰。人們在這都蘭海邊為求得一絲生存空間以繁養子孫,發展出如此長期與海相處的智慧,成為後人學習的典範。在此也希望在東岸整體海岸生態環境尚未受到嚴重人為破壞前,這小小的例子能提供反思維護台灣這塊後花園。

梯田沿著斜坡以岩石堆砌而成,受到海邊黃槿樹林保護

梯田沿著斜坡以岩石堆砌而成,受到海邊黃槿樹林保護

在春暖花開的4月天,一行人老老少少趁著週末相邀去趟台東體驗文化生態之旅,一路翻山越嶺舟車勞頓地摸黑來到都蘭山下的住宿地點,耳邊雖傳來陣陣浪濤聲,可路上除了細雨就是樹,甚至分不清究竟是果園還是雜林子,目的地更是除了兩棟對望的簡陋農舍,可是連路燈都絕跡的黑暗,身體的疲憊加上屋外的黝黑靜謐任誰也没心思再去尋思究竟離海多近?又住進什麼樣的民宿?只想儘快洗乾抹淨早點上床夢周公去,就這樣任由浪濤聲伴著入眠一夜到天明。

隔天起床外出散步,才發現農舍後面有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心裏不免一驚,想想海邊怎麼會有稻田,難道沒有鹽害的問題嗎?還是這是一種耐鹽的新品種呢?正在懷疑之際,農舍主人兼導覽說要帶我們參觀周遭環境並說明梯田的由來與維護方式;原以為稻田為農舍主人所擁有,詢問之下,才發現這片生意盎然的稻田是屬於隔鄰的原住民老農夫,順著田埂窄路小心奕奕地走下一階階梯田前往海邊,農舍主人走走停停,邊走邊解說稻田是如何受到防風林的保護才能如此生意盎然,只是四處張望都不見海邊常見的防風林樹種-木麻黃;農舍主人又遙指梯田另一頭由人工堆砌的高聳石牆,述說豪宅主人在建築過程中對海岸生態環境的破壞情形,兩者地貌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又是如何。當走到梯田最底層的田埂時,才發現原來田埂緊鄰著一道狹長的水溝,兩旁溝邊種滿枝葉茂盛交錯複雜的黃槿,黃槿花盛開參著其中,好不美麗。水溝寬約2米,透過枝葉縫隙可見溝中水質清徹見底細水長流,只是為什麼不種常見的木麻黃而種黃槿,獨自猜想可能屬針葉的木麻黃枝幹無法像闊葉的黃槿枝幹可以開枝散葉形成屏障。

枝葉茂盛的黃槿樹林與土堆長年守護農民賴以維生的稻田

枝葉茂盛的黃槿樹林與土堆長年守護農民賴以維生的稻田

黃槿是一種相當耐旱亦可抵抗鹽分侵蝕的植物。這片黃槿樹林高大濃密到可以擋住觀海的視線,佇足田邊除了耳旁傳來陣陣浪聲外,根本感受不到海就近在咫尺,同時深深感受這片綠油油的稻田真的是受到樹林的保護才能得以留存。原來海風經過黃槿林時,風速被茂盛枝葉攪亂而減緩,隨風飄逸的物質與鹽分也因風速減緩加上枝葉阻擋而滯留進入溝中,再隨著水田流下的水再度被送回海中;黃槿則因長年受惠於梯田水的灌溉而能持續繁衍至今,同時也肩負保護稻田免受海風侵害的責任。若遇到如颱風天候不佳,狂風巨浪侵襲海岸之際,黃槿樹林又可直接阻擋海浪的肆虐,不但是防風林也是天然的防波堤。

繞過黃槿從林邊經過往海邊走時才發現,這片黃槿樹林原來生長在一座長堤土堆上,而且樹林茂盛的程度已經將土堆團團包圍,若不仔細從側面觀察,會誤以為黃槿就直接栽種在沙灘上。雖然土堤建立的年代已經不可考了,但如此黃槿成林的盛況,勢必經過一段漫長的歲月加上無數次狂風暴雨、滔天巨浪的嚴峻考驗;想想每年颱風在東部造成的影響,狂瀉的雨量,連電線桿也折腰的狂風,不知這片樹林是如何渡過那種風狂雨暴的日子,想必海浪滔天,陣陣巨浪狂風不斷從海上襲來,無情地鞭打肆虐柔軟彈性的黃槿樹枝,企圖擊垮這片林子,而這片樹林也在一次次的爭戰中存活茁壯。在這無數次與海浪大軍的爭戰中,每當巨浪衝上的瞬間,樹林卻將其化成無數的水滴與水氣,紛紛掉落在土堆後面的水溝,再度隨著溝水流回大海。黃槿樹林以柔軟的身段,逆來順受的堅毅態度,一次次化解兇猛的海浪攻擊;樹林與海浪的交手,誰也沒有得勝,狂風、巨浪退去,大海恢復平靜,海面平和如鏡湛藍不已,樹林或有受損但依然綠意昂然,聳入天際,受到呵護的稻田想必也沒有受到嚴重的損壞吧。

海邊梯田與黃槿樹林之間相互依存關係剖面圖回顧前後所看到的景象,不禁茅塞頓開領悟出人類與大海為鄰的相處智慧,或許人未必勝天,但確可以柔性策略順勢而為抵禦自然的風風雨雨。像當地居民順著斜坡的地勢開闢種植水稻的梯田,並將山泉水引進田中,水流順勢而下,位於地勢低下的稻田承接上層稻田的水,最後流入土堤與梯田間的水溝中,流入大海前又滋養種在土堤上的大片黃槿樹林,使其生生不息。有趣的是,人工土堤除了提供黃槿成長的基石之外,同時也將黃槿撐起半天高,與樹林同心協力將海風海浪的侵襲導入無際的天空,海雖廣大卻比不過天的無際,海風或是受到樹林的阻擋或是越過梯田飄向天際,田中脆弱的稻秧因此免受海鹽的侵襲,而能順利成長。土堤表層土因為黃槿根部的吸附保護,免於風化的作用與雨水的沖刷,得以日漸穩固保存下來,當然也就義不容辭地擔任抵擋風浪侵襲的首要先鋒。

海邊豪宅以岩石堆砌而成的高牆阻斷人與海洋的對話

海邊豪宅以岩石堆砌而成的高牆阻斷人與海洋的對話

反觀緊鄰稻田旁的豪宅,原來地主為了景觀好,土地能賣得更高的價錢,將原有的樹林鏟平清除直通海邊,而後續的買主卻又要避免海浪的侵蝕,以水泥石塊堆砌有防波堤功能的高牆,防止住宅受到海浪的侵襲。然而豪宅的高牆也阻擋人與大海互相親近的機會,拉遠了彼此之間的距離與鴻溝,兩者遙遙相望,無法親切地對話。人工高牆冷硬向大海挑釁的高姿態,與一旁黃槿林以柔軟的身段化解強大衝擊的低調,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同時也反應出是與大海和平相處的智慧或渺視自然人定勝天的本位思維。

「台灣寶島」的美名曾經一度被戲稱為「台灣堡島」,其中主要的原因在於早先年海邊為了安全築起一道道防波堤,為了減少防波堤受到海浪的直接衝擊,堤外又堆滿了碎波塊。幾年下來,在「漁港最好在自家門口」的思維下,台灣沿岸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碎波塊的身影,從空中俯看,全島就像是被城牆圍住的城堡一樣,所以「寶島」的美名,才被諷刺為「堡島」,希望藉此凸顯碎波塊被濫用的問題,以喚起有關當局的注意。碎波塊與海邊豪宅的高牆,兩者都阻絕人們親海的機會,加深了彼此間的鴻溝。但若我們能從海邊的黃槿樹林保護梯田的例子,學習先民與大海相處的智慧,不再以人為中心的本位思維看待海洋,而改以謙虛的態度瞭解海洋的特性之後,再運用自然的方式建構自己存活的空間成為環境中的一分子,與海洋毗鄰而居,和平共處,相信海洋也會還以豐盛的回報。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臉書網誌[2011-11-16]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大海子

希望以人文關懷的觀點,將海洋生物世界中的驚奇與奧妙, 透過多媒體的設計與展現,分享個人心得給社會大眾, 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心海洋的公共議題, 為保護海洋略盡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