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科學期刊大PK--《科學月刊》

俞震亞/美國密西根大學安娜堡校區神經科學博士,專長為發育生物學,目前任教於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
王慈蔚/美國密西根大學安娜堡校區神經科學博士,專長為神經發育,目前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

選擇科學期刊,要比的是Impact Factor 還是期刊編輯的學術水準?

Impact factor?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ScienceNatureCell這些頂尖的科學期刊,但是它們到底好在哪裡?最簡單的答案就是,這些期刊的Impact Factor(IF)很高:Nature 的IF 是42.351,而Cell的IF 則是33.116。所謂IF,就是科學論文被其他科學論文引用的次數,越重要的論文,被引用的次數就越多。想當然爾,所有的研究人員,都會希望自己的論文可以發表在高IF的期刊。想要有高IF 論文發表,首先要瞭解科學論文審查的遊戲規則。

IMP1

期刊引用報告,研究者的必經之地。

科學期刊的審查機制

第一步,當然要有重要有趣的問題與實驗結果。將成果彙整、嚴謹且精確地寫成一篇圖文並茂的科學論文後,就要開始過關斬將了!

這些科學論文的稿件,會先由科學期刊的編輯(editor)負責第一輪篩選。他們依據自己的專業能力,判斷這些論文是否有創新性、重大發現,以及是否適合該期刊的領域。如果過了編輯的第一關,他們會依據論文的領域,將之送給適合的2到3位審稿人(reviewer)審查。這些審稿人是與該論文類似領域的研究人員,他們會嚴謹地檢視論文的實驗流程與結果,判斷其結果的重要性與創新程度;同時找出缺點與該補做的實驗,並對於期刊是否接受該論文做初步的判定。期刊的編輯會彙整審稿人的意見,判決這篇論文的命運,可能的命運通常有以下三種:

一、期刊願意接受並發表這篇論文。

 

二、期刊不願意發表這篇論文。

 

三、請論文的作者們根據審稿人的意見,補做實驗以及改進論述。論文作者通常會從善如流,把改善後的稿件送回給編輯。由編輯再一次判斷經過修改後的論文,是否已符合標準,做出接受或拒絕刊登的決定。

如果期刊編輯的最終判決是拒絕發表這篇論文,作者就只好把論文送去下一個IF比較低的科學期刊,再接再厲了!

這個行之有年的科學論文審查系統,是否有瑕疵與漏洞呢?當然有,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陳氏兄弟案件,就是一個最好的案例,不過這不是本篇要討論的問題。

是誰決定論文的生殺大權?

仔細檢視科學論文的審查過程,可以想想決定生殺大權的,到底是審稿人還是科學期刊的編輯?在有些情況下,審稿人的意見舉足輕重;但是如果這篇稿件不是完美無缺到大家搶著要,或是真的慘不忍睹,而是落在中間地帶,那麼刊登與否的決定,就是掌握在編輯的手裡。更何況在第一關決定論文是否適合該期刊的領域,第二關決定要找哪幾位審稿人;審查完畢後審稿人的意見是否該採納、審稿人建議補做的實驗是否合理;以及判斷修改後的論文是否適合刊登,都是期刊編輯的責任。因此,科學期刊編輯所掌握的權力實在不容小覷。

對於研究人員來說,論文發表於高IF的期刊,可以讓論文有較高的曝光機會,也比較容易獲得研究經費的補助;獲得經費資助,就能推動下一階段研究的進行。論文發表與研究經費取得如雞生蛋、蛋生雞般不斷地循環。近年來由於科學研究經費縮減,研究人員無不卯足了勁努力做實驗,期待自己的科學論文有朝一日發表在高IF 的期刊上,讓研究能順利發展。此外,好的論文發表也有助於研究人員的升遷。因此,高IF的期刊接到如雪片般湧入的科學論文稿件,這些期刊的編輯們也更可以精挑細選。以結果來看,這些期刊的編輯不僅影響科學論文的發表,其實更決定了整個科學研究的方向。到底是怎麼樣的科學菁英,可以擔負此重責大任呢?

NatureCell等科學期刊,都是採專業編輯的制度。這些專業編輯,大多是博士畢業後幾年,就投身科學編輯工作。他們年紀並不大,科學研究的資歷也不深厚。而有些IF沒那麼高的期刊編輯,則由該領域學有專精的資深研究者擔任。到底該由專業編輯或資深研究者來決定科學研究的走向,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h-index-讓你知道編輯資歷

2015年,Genetics期刊的主編約翰斯頓(Mark Johnston) 寫了一篇評論,對專業編輯的制度提出了省思。Genetics 是由美國遺傳學會(The Genetics Society of America, GSA)於1916年創立的老牌科學期刊,該期刊所有的編輯都是學有專精的遺傳學界大師們兼任。跟NatureCell的專業編輯比起來,他們應該更有能力與資格判斷科學論文的發表。但有趣的是,Genetics的IF卻只有4.866,讓主編約翰斯頓吶喊:這公平嗎?

約翰斯頓用一個方法來凸顯Genetics編輯的能力與成就。2005年,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物理系教授赫希(Jorge Hirsch)提出了一個量化方式,稱為h-index。所謂h-index,就是把一位科學家所發表的科學論文,按照被引用的次數由高到低排序;假設排第10的論文被引用11次,排第11的論文只被引用8次,則這位研究人員有10篇論文被引用10次以上,他的h-index就是10。也就是說,一定要發表的論文數量多,被引用的次數也要多,h-index才會高。約翰斯頓做了一個統計:Genetics編輯群平均的h-index是45.3,Nature是6.5,Cell則是5.7。一比之下Genetics完勝!既然科學期刊的編輯責任重大,約翰斯頓認為在判斷科學期刊的優劣時,編輯的學術成就應該是一項比IF更重要的指標。研究人員應該選擇編輯學術成就較高的期刊投稿,而不是IF 較高的期刊。

擁抱創新與專業判斷

在這個年代,研究人員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與成就,常常被IF 牽著鼻子走;心甘情願讓一些研究資歷不深厚的專業編輯,而不是學有專精的資深研究人員,來控制頂級科學論文的生殺大權與科學研究的發展方向,聽起來的確不太合理。不過,我們也不應該一昧地講求經驗至上。最近臺灣的學術界也在反省,是否應該把更多的研究資源,分配給新進的研究人員;因為資深的大師們可能無法持續掌握科學發展的最新脈動,年輕人也許會有更好的洞見。從這樣的角度來看,也許NatureCell採用專業編輯制,是期待他們能把科學發展指引到更創新的方向。由資深研究人員擔任編輯,在決定審稿人的意見是否該採納,以及審稿人建議補做的實驗是否合理等部分,應該比較合宜;而在判斷論文的重要性與新穎性,則是資深研究人員與專業編輯各擅勝場。但獨尊任何一個單一指標並被其左右,應該是科學界不樂見且該深刻反省的。

參考資料:

  1. Johnston, M., A glaring paradox, Genetics, Vol. 199: 637-638, 2015.
  2. Hirsch, J. E., An index to quantify an individual’s scientific research output, PNAS, Vol. 102: 16569-16572, 2005.

2015-05-cover(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15年5月號)

延伸閱讀:
從陳震遠事件看學術界
山寨期刊賺大錢

什麼?!你還不知道《科學月刊》,我們46歲囉!
入不惑之年還是可以
當個科青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科學月刊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