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福島事故之後的核電:破滅的夢想?

Pervez Hoodbhoy說,核電並不是一個魔法解決方案——它不安全,也不廉價,而且它還會導致核武器計劃。

一批缺乏能源的發展中國家把核能視為一個魔法解決方案。不需要石油、天然氣和煤——這是一種空氣污染或二氧化碳零排放的燃料。高技術再加上其聲望,它看上去似乎是相對安全的。

但是然後就出現了福島核事故。這起事故的全球心理衝擊超過了車諾比核事故,而且讓全世界如今不確定核電是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

一個福島類型的核事故在災害管理能力低的發展中國家可能更嚴重

核心擔憂

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應急發電機失效之後的火災增加了輻射洩漏和擴散的恐怖前景。1號反應堆的核心熔燬,儲存在水池中的乏燃料隨著冷卻水泵停止工作而再度活躍起來。

福島的核反應堆被建造成能夠抵擋最壞的情況,包括地震和海嘯。傳感器成功地關閉了反應堆,但是當30英呎高的海浪衝過20英呎高的混凝土防波堤之後,冷卻反應堆必需的電力就失去了。

輻射塵最遠到達了加拿大。其實它遠遠更糟糕。日本知道它的大片國土將被污染,或許在本世紀剩下的時間裡都無法居住。例如,在今年7月,在超市銷售的牛肉、蔬菜和海洋魚類被檢測出放射性銫的劑量是安全水平的數倍。[1]

日本人一直是很小心的。在這個「被爆者」(廣島和長崎的倖存下來的受害者)的國家,所有的反應堆接受的檢查比其他地方都更仔細。但是很明顯這並不足夠。其他高度發展的國家——加拿大、俄羅斯、英國和美國——也都發生過嚴重的反應堆事故。

這對於一個典型的發展中國家意味著什麼?在這些國家,輻射的危險和反應堆的安全性尚未進入公共辯論。管理機制由政府嚴格控制著,它們聲稱這是出於安全的理由。個人或非政府組織被禁止監測任何核設施附近的輻射水平。

印度和巴基斯坦貧窮而弱勢的村民社區因為鈾和釷礦的開採而受到了健康的影響,他們被迫撤銷了訴訟。

福島類型的事故的後果在許多發展中國家可能看上去很不一樣。由於存在容易波動的人群,而且幾乎沒有災害管理能力,社會相應有可能非常不一樣。

在日本,海嘯倖存者相互幫助,救災隊伍的運作暢通無阻,而且救援人員有充分的防輻射裝備。在反應堆爆炸之後沒有驚慌,也沒有反政府的示威活動。

關於成本的問題

核能具有成本效益嗎?

2009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一項研究強烈建議增進核電的作用從而抵消氣候變化[2],它發現核電的每千瓦時(kWh)的成本更高,核電的是8.4分,煤/天然氣是6.2/6.5分。它提出隨著化石燃料的枯竭,核能-化石能源的價格比將會倒轉。但是目前尚未實現。

世界銀行把核電站稱為「大白象」。[3]它的《環境評估來源手冊》說:「因此核電站是不經濟的,因為根據目前和預計的成本,它們不太可能是成本最低的替代方案。」

「也有證據表明提供者常常引用的成本數字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而且常常無法充分考慮到廢物處理、退役和其他環境成本。」[4]

根據美國核管理委員會的數字,永久性關閉一個反應堆的成本大概在3億到4億美元之間。[5]這佔了反應堆的原始成本的很大一部分(20%到30%)。

儘管諸如法國和韓國等國家確實讓核能盈利,它們可能是一個一般規則的例外情況。缺乏建設自己的反應堆的工程能力的國家將花更多的錢用於進口和運行技術。

不良的記錄、軍事的野心

發展中國家的核電的記錄很少能讓人有信心。

以目前仍然面臨長時間的日常電力缺乏的巴基斯坦為例,40年前,巴基斯坦原子能委員會曾承諾核反應堆將滿足該國全部電力需求。

儘管該委員會幫助製造了100件核武器,並僱傭了3萬多人,它並沒有滿足電力的目標。兩個反應堆總共產生了大約0.7GW的電,這滿足了巴基斯坦電力需求的約2%。

印度的記錄也遠不是一流的。在1962年,它宣佈到1987年已安裝的核能力將達18-20GW。但是到了1987年它只達到了1.48GW。今天,印度的電力 只有2.7%來自核燃料。

1994年,Kaiga發電廠的兩座反應堆的建設過程中發生了一次事故,這讓其成本增加到了最初估計的4倍。超過成本以及延誤頻繁出現,這不僅僅是在印度出現。

而且一些發展中國家對核能技術的興趣可能掩蓋了另一個目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圍繞著它們的民用核設施建設了它們的武器製造能力。它們不是第一批,也將不會是最後一批。

當石油生產大國開始尋求建造核反應堆的時候,警鈴便拉響了。擁有全世界第二大石油儲量的伊朗如今處於使用其核反應堆用低濃度鈾燃料製造核武器的邊緣。如果伊朗製造出核武器,伊朗的對手沙特阿拉伯也將尋求製造自己的核武器,它已經計劃在未來的20年投資3000億美元建造16個核反應堆。

氣候變化讓尋找非化石燃料替代能源的工作具有了迫切性。但是說服人們使用核電正在變得越來越難。它既不便宜也不安全,它面臨著一個費力的戰鬥。除非出現根本的技術突破——諸如可行的核聚變而非核裂變反應堆——它的增長前景看上去就是暗淡的。

Pervez Hoodbhoy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和物理學博士學位。他在巴基斯坦的Quaid-e-Azam大學和Lahore管理科學大學科學與工程學院授課。

本文是福島事故之後的核電專題聚焦的一部分。

參考文獻

[1] Japan’s Food-Chain Threat Multiplies as Fukushima Radiation Spreads(News, Bloomberg, 2011)
[2] Deutch et alUpdate of the MIT 2003 Future of Nuclear Power Study [223kB] (MIT, 2009)
[3]The Least Cost Path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Energy Efficient Investments for the Multilateral Development Banks, M. Phillips, Washington DC, IIEC, 1991.

[4] World Bank, Guidelines for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of Energy and Industry Projects. World Bank technical paper No. 154/1992.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Sourcebook, Vol. III, 1992

[5] Fact Sheet on Decommissioning Nuclear Power Plants (US NRC, 2011)

本文轉載自SciDev[2011-09-28]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科學與發展網絡(SciDev.net),提供有關科學、技術以及發展中國家的新聞、觀點和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