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海洋環境的隱形殺手:微塑膠–《BBC知識》

圖一

美國洛杉磯巴羅納溪(Ballona Creek)的垃圾劇增,裡頭也有塑膠垃圾,圖中正在測試可清除大片塑膠的漂浮平台。

作者/海莉‧柏區(Hayley Birch)
譯者/陳雅汝

用完就丟的生活型態是在20世紀後半開始興起的。拋棄式咖啡杯、塑膠攪拌棒以及用完就扔進垃圾桶的派對餐盤,「改善」了我們的生活品質。全球的塑膠產品從1950年的150萬公噸,攀升到2002年的兩億公噸,時至今日已達每年三億公噸。

海上頻頻出現垃圾島,顯示許多塑膠垃圾最終跑到了海裡。研究海洋塑膠汙染的五環流研究中心(5 Gyres)共同創辦人馬可仕‧艾瑞克森(Marcus Eriksen)表示,實際狀況比這糟糕很多,「我們不應該把這些視為垃圾島,而是要看成世界各大洋的微塑膠群。」

「微塑膠」是專有名詞,指的是流入各大洋的微小塑膠碎片,大多來自我們用完就丟的生活習慣。只要搭船到夠遠的地方,就會親眼見到艾瑞克森看到的東西:瓶瓶罐罐、玩具人偶、腋下體香劑的滾珠、以及數以千計的塑膠拖鞋,全都漂浮在大海上。然而洋流把塑膠沖碎成極小的顆粒,從船上根本就看不出來,也很容易被海洋生物誤當成食物。

根據艾瑞克森在2014年12月發表的新研究指出,起碼有五兆片的塑膠漂浮在海面附近,總重量超過26.8萬公噸,其中高達92%是微塑膠。但這些數據跟我們生產出來的塑膠量不相符,一週後發表的第二篇研究報告解釋了為何會如此:很多塑膠起初漂浮在海面上,但很快就跟各種黏性物質沾在一起,最後沉到海底。光是一小把的深海沉積物就可能含有多達40片的微塑膠。我們很難觸及深處的微塑膠,更遑論清理。這造成一個問題:我們要怎麼處理這些垃圾?

多樣塑膠難歸類

海洋清理計畫(The Ocean Cleanup)在測試可收集較大塊塑膠的漂浮平台,然而他們自行研究評估可行性,發現沒辦法處理微塑膠。據艾瑞克森所言,我們只能放棄已經沉下去的塑膠垃圾。「沉了就沉了,埋了就埋了,只能任它們變成化石。」他說,「我們沒有什麼有效的辦法可以清理五公里深的海床。」

沒人真正知道這些困在海底的微塑膠會造成什麼損害,只能希望微塑膠一旦與沉積物混合之後,就不會跑出來壞事。然而那些在海裡打轉的微塑膠群會造成問題,因為海洋生物很容易吞下這些碎片,塑膠沾黏的汙染物與細菌也會威脅生物。塑膠垃圾會加速有毒物質進入食物鏈。

2014年5月,化學家亞歷珊卓‧特哈勒(Alexandra ter Halle)參加了第七洲遠征隊(7th Continent Expedition),前往北大西洋,打算分析黏性物質的成分。船在海上待了兩天,就被上千片的小塊塑膠包圍。特哈勒收集了樣本,回到法國圖盧茲第三大學分析資料,試著了解為何有些塑膠時間久了就會吸附汙染物。「難就難在實在有太多種塑膠,顏色、形狀和組成都不一樣。」她說,「很難從這些多樣的塑膠中理出脈絡。」

塑膠種類繁多不只令科學家感到為難,也讓消費者和回收業者很頭痛。你有多少次因為不知道該把塑膠蓋或是包裝袋扔進哪種回收桶,所以最後乾脆丟到垃圾桶裡?

圖二

海洋清理計畫在測試可清除大片塑膠的漂浮平台。

製造與回收的封閉系統

特哈勒也認為沒有簡單的方法可以把既有的垃圾清乾淨,能夠做的就是事先預防。她說改用生物可分解塑膠可以稍微紓解這個問題。第一代的生物可分解塑膠只不過是分裂成比較小塊的塑膠,但第二代或許會更實用。特哈勒舉例說,拿生物可分解塑膠來製作購物袋就很方便。

不過英國普利茅斯大學的海洋生物學家理查‧湯普森(Richard Thompson)認為,生物可分解塑膠的概念本身就有瑕疵。他說,「你能夠賦予塑膠某種魔法,使它在使用期間功能不會減損,在變成垃圾的瞬間又迅速無害地分解⋯⋯這似乎有點異想天開吧?」據湯普森所說,生物可分解塑膠還有個麻煩:若是把它們與其他塑膠混在一起回收,最後做出來的回收產品壽命會比未含生物可分解塑膠的產品來得短。

湯普森是前文提到2014年12月第二篇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在揭露了海床沉積物的微塑膠汙染實際程度後,他希望能夠讓塑膠不再流入海洋。

那他有什麼辦法嗎?他最近參加了在葡萄牙舉辦的工作坊,與會者有來自歐洲各地超過50名的科學家、決策者與產業人士,他們熱心地提出解決問題的點子,不過沒有劃時代的解決辦法。「就我看來,與會者沒有提出任何新意。」他說,「很多解決辦法我們已經知道了,問題在於要怎樣付諸行動。」

香港海灘上的塑膠廢棄物。

香港海灘上的塑膠廢棄物。

其中一項主張是要禁用特定產品中某些類型的塑膠,比方說臉部去角質用品與牙膏的塑膠微粒。這些直徑往往小於一公釐的微小顆粒會直接沖到水槽底下,淨水廠也沒辦法過濾掉這麼小的微粒。湯普森和艾瑞克森都覺得這個做法不錯,五環流研究中心也支持由塑膠湯基金會(Plastic Soup Foundation)發起的宣導活動「打敗微粒」(Beat the Microbead)。不過這樣做還不夠。艾瑞克森表示,我們必須使業界負起責任,改變他們使用塑膠的方式。「把塑膠用在只用一次的糖果紙、洋芋片包裝袋以及攪拌棒,實在很不負責任。」他說,「我認為生產者或製造商若無法保證透過補救計畫或折價券來有效回收產品,那麼產品就該對環境無害。」

若要大幅減少在海洋中累積的塑膠量,製造與回收塑膠的「迴圈」就必須是封閉的。這意味著任何以廢棄物形式離開這個系統的材料,會以再生資源的形式重新進入系統,所有的塑膠產品都必須設計壽終正寢的配套方案。簡單來說,從根本上解決塑膠汙染問題,自然就不會有塑膠跑到海裡去。

湯普森以他辦公室裡的兩只空塑膠瓶為例,這兩只空瓶都是用同樣的可回收塑膠製成,但是其中一只空瓶的價值只有另一只的六分之一,只因為它是紅色的。未染色的透明塑膠對回收業者來說有價值多了,然而製造商在設計產品時不會想到這點。

我們至今仍然過著1950年代那讓人興奮、用完就丟的生活,但我們必須讓那成為過眼雲煙才行。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48期(2015年8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ad3

問答是人類最原始的知識互動方式,也是文明火箭推進的燃料,更是茫茫知識大海中的羅盤
為什麼蘋果會落下?為什麼人類不能飛?所有偉大的事物,都萌芽於一個最初的問題。
我們全新推出的問答平台——泛答,讓大家用最輕鬆直接的方式挖掘最有價值的知識。

受夠了虛實難辨的假新聞?懷疑自己困在同溫層?想念那個充滿好奇的內心自我?
來泛答吧,跟我們一起用問答打破現狀,用問答找回專屬於你的知識。

關於作者

BBC知識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