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做愛時間越久,越能性福久久?-《好色醫學2》

久久神功,性福久久?

「醫生,我想自費買一條藥膏。」定期回診的林先生在即將離去時這麼說道。

「你要什麼藥膏?」我問。

「就白色包裝,差不多這麼大條……」林先生用手比劃著,「上頭的英文字好像是紫色的。」

「知道藥名嗎?」

「我不曉得藥名,只知道那種藥膏裡面含有麻醉藥。」

「喔,是有這種東西,不過你打算做什麼用呢?」含有局部麻醉劑的藥膏通常是在插入導尿管或鼻胃管時使用,希望可以稍稍減緩患者的不適。

「欸……那個……就……」林先生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才靦腆地說:「就希望可以撐久一點。我聽人家講,那種藥膏既能潤滑又能持久,很好用。要不然做愛的時候都很敏感,一下子就不行了。」

「這樣啊,你希望可以維持多久?」

林先生訕訕一笑,道:「當然是愈久愈好啊。」

「那你曉不曉得所謂的『正常』大概是多久?」

他搔搔頭道:「至少也要半個小時以上吧。不像我每次都只能撐四、五分鐘,吃補品、喝藥酒,什麼都沒有效,所以才會想要買藥膏試試,看能不能進步一點。」

是的,自古以來「性能力」幾乎與「生命力」被畫上等號,男人亦總是習慣用「時間長短」來衡量自己的性能力,更殷殷期盼可以擁有傳說中的「久久神功」,彷彿這樣才能證明自己。不過,關於早洩的真相恐怕會讓許多男人失望無比。

 早洩保性命?

生殖是所有動物的重要任務,也是最強大的驅力。但是在自然界中,「做愛」卻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任務。唯有精子與卵子結合,才能傳遞自己的基因,然而做愛的過程,卻將使自己陷入險境,很容易遭到競爭者的攻擊或掠食者的獵殺。

為了提防隨時會飛撲過來的獅子、老虎,當然需要速戰速決。例如生活在草原上的鹿,牠們為了爭奪伴侶可以鬥得你死我活,但是實際做愛過程卻只有短短的四秒鐘。顯然,想要藉著吃鹿鞭來壯陽,並不是一個聰明可靠的辦法。至於人類的遠親黑猩猩約七秒鐘射精,長臂猿約三十秒鐘射精,而體格魁武的大猩猩較久,約一至二分鐘。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中,想要纏綿溫存可是不切實際的奢求。

再說,做愛的過程中,若是雌性動物較早達到高潮,可能就會轉頭離開,那尚未排出的精子更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因此,讓雄性動物在短時間內盡快射精才是最有效的生殖策略。況且在食物供給經常很有限的自然界裡,消耗珍貴的體能去「享樂」似乎不是個明智之舉。

另一方面,做愛時間的長短其實不會影響受孕與否,倒是做愛的次數可以提升懷孕的機會。所以大多數雄性動物傾向較頻繁的做愛次數,像是獅子能在一天內做愛四十次。頻繁的做愛才能提高基因傳遞的成功率,這可以解釋為何男性往往具有較強的性需求。

反過來思考就更容易明白,那些「天賦異稟」久久才會射精,或「清心寡慾」做愛頻率偏低的物種,恐怕早已被自然界毫不留情所淘汰了。說穿了,我們都是「快槍俠」的後代,因為快槍俠散播基因的成功率最高,也傳下最多的子子孫孫。

 我們都是「快槍俠」的後代?

 有一個前瞻型的研究實際計時來分析男人的持久度,共有來自五個國家的五百對伴侶參與研究。統計數據發現,從插入到射精的時間差異很大,從○.五五分鐘到四四.一分鐘都有,中位數則為五.四分鐘。該研究亦顯示割包皮與保險套皆不影響射精的時間。

另外有團隊開發出了記錄性生活的應用程式,可以安裝在智慧型手機上,程式會記錄做愛頻率、持續時間、聲音大小、震動幅度等。經由這個應用程式,他們也取得了世界各地的統計數據。

根據該團隊所公佈的資料,做愛頻率最高的是美國人,而做愛時間最長的是澳洲人,平均為四分鐘,接下來依序是美國人,平均三分四十五秒;加拿大人平均三分四十一秒;俄羅斯人平均三分三十一秒;墨西哥人平均三分二十三秒;西班牙人三分二十二秒;英國人二分五十六秒;法國人二分五十三秒。由此可見,不同國家、不同人種做愛持續的時間其實相差不會太遠,大都只有幾分鐘而已。

關於老祖宗的射精時間咱們無從得知,不過咱們可以由文字中找到一些端倪。甲骨文中的正三角形△,通常被用來代表男性或陽具,所以j9oks這個符號很容易理解,大概就是兩隻手握住陰莖的模樣,有人將其解讀為「男人自慰」。演變到後來,這個圖像變成了「臾」。大家都曉得「須臾」有頃刻、瞬息的意思,代表很短暫的時間。如此一來似乎也印證了我們大多是「快槍俠的後代」。

我做了一番解說,拍拍林先生的肩膀道:「五分鐘很正常也很足夠了啦!」他才終於放棄「抹麻藥拚持久」的念頭,釋懷地離去。

關上門,跟診護士小齊好奇地問:「真的假的?光塗藥膏就能有麻醉效果嗎?」

「當然囉,因為龜頭表層是黏膜,所以麻醉藥很容易被吸收的。」

「噢,那真的可以變持久囉?」小齊瞪大眼睛。

「當然呀,不過如果塗得太多,男女雙方的感覺都將變得很遲鈍。」我聳聳肩道:

「若是雙方都麻木掉了,就算能夠持久不洩,又有何樂趣可言,畢竟床笫之趣是做愛,可不是做運動啊。」

千萬別再幻想什麼久久神功,性福不在於久不久,剛剛好才是最好呀!

getImage (2)本文摘自《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 2:潮吹、春藥與按摩棒,專業醫師的性愛解析》,作者劉育志、白映俞,貓頭鷹出版。

泛科學姊妹站 NPOst 公益交流站 推出【NPOst 公益學院】,將與你一起探討,新世代工具如何主導未來,如何結合公益應用,讓你社群翻倍、擁有過人的溝通力和精準的開源力!

覺得複雜議題很難解釋嗎?(勞基法是什麼可以吃嗎)覺得外面流言蜚語很難做風險管理嗎?覺得社群都很難懂、義賣只能大喊大叫很困擾嗎?無論你是求知若渴的 NPO 從業人員,或時刻觀注公益的新生代創業家,快參加 3/17(五)的課程說明會,掌握公益學院的課程內容 !

活動詳情: 2017 NPOst 公益學院|掌握新工具,成就新時代

關於作者

劉育志

劉育志,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著有《刀下人間》、《公主病,沒藥醫!》、《外科失樂園》、《醫療崩壞--烏托邦的實現與幻滅》、《臺灣的病人最幸福》、《玩命手術刀:外科史上的黑色幽默》等書。執筆《皇冠雜誌》、《蘋果日報》專欄,文章發表在《商業周刊》專欄部落格、良醫健康網及《PanSci 泛科學》。

porno izle
free sex
porno
hd mobile porn
hd porno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