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耳鳴時,你的大腦長怎樣?

8352732331_fa8a6ef1b7_z

cc  Flickr  @ jen collins 

週末午後與朋友坐在咖啡廳,輕鬆愉悅的氛圍下,突然一記嗡嗡低頻襲擊而來,難道是店內的咖啡機在運作?我詢問坐在對面的朋友是否有聽到任何聲響,答案令我失望。這到底是哪來的聲因,該不會是我的幻聽吧……

在缺乏外在對應聲源的狀況下,耳內突然有主觀聽覺,這是耳鳴最常見的描述;對於經歷過的人來說,輕則有幾秒鐘惱人不舒,重則可能影響日常生活;過往耳鳴的成因並未完全瞭解,大多認為這與老化或暴露吵雜環境中引起的聽力受損有關。耳鳴時會感受到的主觀聽覺,不只是來自於耳朵那麼直覺,若以知覺(perception)層面來看得話,其實腦中的顳葉(temporal lobe)才是接收、詮釋、產生出這些聽覺的主角!(可以參考〈耳鳴的科學〉一文)

近期一篇刊登在《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的個案研究中,第一次利用侵入式電極,直接測量個案歷經耳鳴中的腦部活動(透過清醒開腦手術過程中,在個案大腦貼上164個電極點點觀察),這位自願協助研究的個案是名五十歲男性,正在做為期兩週的癲癇腦部追蹤又剛好有耳鳴症狀。過程中團隊利用殘餘抑制(residual inhibition)的方式來操縱個案的耳鳴—透過耳機給予額外的低頻聲音刺激,遮蔽住原先腦內出現的主觀耳鳴聲,利用此技術個案回報大約有一半機率能立即停止耳鳴聲。

先前一般認為耳鳴的發生,會與聽覺相關的腦區有直接關係;在這次的研究結果除了觀察到,聽覺區出現了耳鳴特有的低頻delta波震動(oscillations),竟然發現還有更多更廣的腦區參與其中。為了進一步分辨耳鳴與聽到聲音時腦部活動之差異,研究團隊模擬了個案報告耳鳴時所主觀聽到的聲音,並記錄聽到這類聲音時大腦的反應,發現即使是類似的聲音,但在一般狀況聽到時腦中的反應卻只集中在某一小區域。

耳鳴腦追蹤圖

耳鳴時在左半腦(大腦主要聽覺區)的反應,黑色圓點代表各個電極觀察點,各色圓圈代表耳鳴時每個點上所經歷的電極強度變化,顏色則代表電極的頻率(藍色為低頻、紅色為中頻、橘色為高頻)。所以藍色圈圈代表該點有低頻率的電極活動。

這樣的結果意味著耳鳴的發生並非單純與聽力損失相關,這當中還牽涉到更多相關腦區運作;同時也給予相關耳鳴治療一個很好的方向,好比需要病患練習控制他們腦波的神經回饋(neurofeedback)—耳鳴發作時可能與腦中某些腦波活化相關,所以想要降低耳鳴的發生可以透過腦波練習的方式進行;在練習過程中個案必須嘗試許多不同的狀態,然後漸漸找出使他主觀感覺耳鳴有改善的情境加以練習。

研究團隊希望未來能透過更多更深入的腦區認識,給予相關治療一些幫助,但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呢!

參考資料:

  1. In search of tinnitus, that phantom ringing in the ears. Science Daily [23 April,2015]
  2. Tinnitus mapped inside human brain. BBC Science & Environment News [23 April,2015]
  3. Sedley et al. Intracranial mapping of a cortical tinnitus system using residual inhibition. Current Biology, 2015 DOI: 10.1016/j.cub.2015.02.075
  4. 台灣耳鳴學會—藉由調製的聲音短暫抑制耳鳴

關於作者

洪群甯

實習生。 接觸心理學後,看到她其中蘊含能讓人過得更好的力量;開始想著要如何用文字幫心理學走出象牙塔,讓每個人在徬徨時都能想起「哦原來方法早就存在我心中了」。聯絡我:mvpisi3@gmail.com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