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無畏-《非典型力量》

httpwww.books.com.twimg001066080010660879.jpg無畏

傑米和他的同伴並不是最早把無畏和堅毅二種特質聯繫在一起的人。

舉例來說,根據英國林肯大學(University of Lincoln)李.克拉斯特(Lee Crust)和理查.季根(Richard Keegan)的研究顯示,有冒險精神的人在「堅毅」這項目的得分,比討厭冒險者要高。在測試中,「挑戰和願意體驗新事物」的得分,是決定個人有沒有冒險精神的最主要指標;而信心指數的高低,則是決定冒險精神程度的最主要因素。人格病態者的二種特質都比一般人強很多。

還記得前一章提到安迪講的話嗎?你知道自己很可能在執行任務時被殺,你知道自己很可能被敵軍俘虜,你知道自己高空跳傘時很可能被異國的滔天巨浪吞沒。但是,「管他的」,你繼續做你該做的事。當特種兵就是這樣。

毫無疑問,特種部隊的成員既無畏又堅毅(我測試過他們,許多人的結果都跟人格病態者差不多)。其實,英國皇家特種空勤隊篩選新兵的過程相當殘酷,通常持續長達九個月,並且只有幾人能過關。教官利用這種嚴格篩選,從中找出能忍受這種惡夢般的折磨、具備無畏和堅毅等特質的人。

舉例來說,我在採訪過程中,有一位從特種兵篩選中拔得頭籌的士兵,讓我明白是哪種堅毅特質區別大丈夫和小男孩,也讓我們知道最後通過嚴格考驗的入選者,究竟具備怎樣的心態和心理結構。

「真正擊垮你的不是暴力,」他跟我說明,「而是暴力的威脅。這讓你覺得即將發生什麼可怕的事,讓你隨時戰戰兢兢。結果就被這種思維過程擊垮。」

接著,他詳述篩選過程中的一個特殊場景,嚇得我再也不敢自己修理汽車排氣管。

「通常到了這個階段,候選人已經筋疲力盡。我們把他的頭罩上頭套,他最後看到的景象是一輛兩噸重的卡車。我們讓他躺在地上,聽著卡車聲音漸漸逼近。大約三十秒後,卡車開到他的正上方,卡車引擎距離他的耳朵只有幾英吋。我們請司機突然猛踩油門,然後跳出車外,砰一聲把門關上就走開。這時卡車引擎還繼續運轉。過一會兒,遠處有人問手煞車有沒有拉起來。這時,我們會派人把備用輪胎輕輕推到地上那傢伙的太陽穴,然後用手逐漸增加壓力,而另一個人讓卡車稍微加速,讓地上那傢伙覺得卡車好像馬上要開動。這樣折騰幾秒後,我們把輪胎拿開,把地上那傢伙的頭套拿掉,然後把他痛毆一頓……通常,很多人在這個時候都會認輸。」

我談起某次參加電視試播特種兵選拔的體驗,讓丹尼、拉里、傑米和萊斯利笑笑。當時我被綁著,躺在陰暗倉庫冰冷的地板上。無法動彈的我,驚恐地看著一輛堆高機,把裝有水泥的拖板懸吊在離頭上幾碼高的地方。拖板慢慢降下來,我可以感覺到拖板底部尖銳不平的表面輕壓我的胸口。大概過了十幾秒後,我聽到堆高機操作員在嘈雜噪音聲中抱怨說:「真該死,機器壞了,沒辦法發動了……」

回想起來,那天我在洗完熱水澡後,整個人好好的,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其實堆高機上的「水泥」根本不是真的,而是上過色的聚苯乙烯,而且堆高機也正常運轉。只不過堆高機下的我,就跟經歷特種兵嚴格篩選的候選人一樣,都被矇在鼓裡。在那一刻,如同我在《瞬間說服》(Split-Second Persuasion)這本書裡談到,情況逼真到嚇人。

然而,這種驚險場面根本嚇唬不了傑米。「就算機器真的故障,」他說,「也不表示拖板一定會壓到你身上,不是嗎?只是你必須在機器下面多待一會兒,但那又怎樣呢? 你知道嗎,這件事我已經想通了。人們都說勇敢是一種美德,對吧?

「但是,如果你根本就不需要勇氣呢?那又怎麼說?如果你打從一開始就不害怕呢?如果你一開始就不害怕,你就不需要勇氣戰勝恐懼,不是嗎?老兄,那種水泥和卡車輪胎的驚險動作根本嚇唬不了我,那只不過是心理遊戲罷了。但是那種遊戲無法讓我更勇敢,要是我一開始就什麼也不在乎,這樣做怎麼可能讓我更勇敢?

「所以,你知道我不認同這種說法。在我看來,你一直提到勇氣,那是因為人們覺得自己需要勇氣,但我天生就有這種勇氣。或許你認為勇氣是一種美德,但我認為勇氣只是一種天賦,是讓人情緒高昂的興奮劑。」

本文摘錄自《非典型力量:瘋癲的智慧、偏執的專注、冷酷的堅毅,暗黑人格的正向發揮》,大牌出版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