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Gene思書齋】鳥類的命運就是人類的命運

0010644417

 

9781615190911

 

由於我是用鳥來做實驗,無可避免的,就會被問到和禽流感等等有關的問題。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專家。很多問題,還是去請教專家比較好,例如來讀這本《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如何從鳥類預知人類健康與自然生態受到的威脅》Their Fate Is Our Fate: How Birds Foretell Threats to Our Health and Our World)。

《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作者彼得.杜赫提(Peter Doherty),是諾貝爾獎得主,他是澳洲墨爾本大學微生物及免疫學系教授,兼美國田納西州孟斐斯市聖猶達兒童研究醫院的生物醫學研究譚莫講座(Michael F. Tamer Chair)。他在免疫學上的先驅研究讓他與辛克納傑(Rolf M. Zinkernagel)共同獲得了1996年的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次年,他被選為澳大利亞年度風雲人物(Australian of the Year),並獲頒澳大利亞最高榮譽勳章(Companion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杜赫提榮獲諾貝爾獎的工作是他發現T細胞如何利用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MHC)來辨識抗原。他和分享諾貝爾獎的Rolf Zinkernagel發現,如果T細胞要認出受病毒感染的細胞,需要利用T細胞受器來辨認出兩種分子,除了病毒的抗原外,還要有MHC。原本MHC之前已知的功能和器官移植的組織相容有關,他們的發現讓我們瞭解到,MHC也和對抗病毒有關。

晚年愛上賞鳥的杜赫提在《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指出,鳥就像哨兵,是人類健康與地球生態的預警系統,就像過去礦工會帶著金絲雀一起進到礦坑工作,因為金絲雀對有毒氣體非常敏感,周遭空氣稍不對勁便會鳴叫甚至死亡。

牠們會對空氣、海洋、森林及草原進行取樣,如果自然環境遭到危害,頭一個明顯受到影響的就是鳥類的健康與數量。在這本討論人、鳥、病毒與環境的疾病生態學的書中,專業科學家杜赫提倡導公民科學的方法來守護鳥類和人類的健康。

杜赫提在《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的前幾章介紹了基礎的鳥類生物學,然後探討各種對鳥類健康造成重大影響的病毒,例如西尼羅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等等。除了病毒,《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的後半部還介紹了更複雜的鳥類病原,例如鸚鵡熱、瘧疾,甚至癌症。最後幾章,杜赫提探討了人類如何影響鳥類的族群和健康。對鳥類而言,人類可能是更可怕的病原,因為人類不僅會製造汙染,還會濫捕濫獵。

可是我們人類和鳥類只能坐以待斃嗎?《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最後讓我們瞭解到公民科學活動的意義,利用群眾的力量監控鳥類族群的一舉一動,以期及時得到警訊。國外最著名的公民科學活動就是eBird。在此計畫中,成千上萬業餘賞鳥者現在成為了該實驗室所謂的「生物感測者」(biological sensors),記錄並報告他們所見鳥類的地點、時間、數目和種類,將其所見聞轉換為寶貴的科學資料。

雖然每個賞鳥者觀察到的都是微量資訊,但是聚沙成塔,眾包已為科學家打造出的全球鳥類種群即時觀測圖。鳥類種群的相關資訊能夠幫助科學家認識大自然其他方面的變化,是整體生物多樣性健康程度的指標。不過鳥類計數相當困難,因為記錄特定區域內鳥的種類和數量,無法利用感測器而只能靠人力進行。

eBird於2002年開始蒐集全球的資料,雖然在美國也有其他賞鳥計數活動,能夠號召全美各地的許多人在同一天賞鳥,而且也有一定的科學價值,但還是和eBird有所區別,因為它們無法提供全年度的完整資料。eBird每天的鳥類活動觀察已經產生了可觀的資料,eBird已經積累了1.41億份報告,而且還在以每年40%的速度成長。截至今年五月,eBird破紀錄地從169個國家收集了560萬份新資料。

為了儘可能解決業餘賞鳥者判斷準確度的問題,康乃爾鳥類學實驗室僱用了頂級觀鳥達人,讓他們週遊列國,給予業餘賞鳥者方法上的指導。還有500名專家志工為資料的精確性把關,約2%的資料會被過濾掉。珍稀鳥類的目擊報告還會得到特殊審查。

台灣的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幾年前也開始公民科學的利用,特生中心的鳥類研究團隊,這幾年有重要方向有「BBS TAIWAN台灣繁殖鳥類大調查」、「MAPS TAIWAN台灣鳥類繁殖力與生產力監測」、「AIS STOP外來鳥種監測網」等等,希望採用公民科學的機制,把台灣鳥類多樣性的監測系統組織架構起來。

以鳥類觀測為例,目前全國約有一千名公民科學家,正在推動「台灣繁殖鳥類大調查」(Taiwan Breeding Bird Survey ,簡稱BBS)的,以台灣本島的常見繁殖鳥類(包括留鳥與夏候鳥)為對象,利用定時、定量、定點的標準化調查方法,來長期記錄掌握繁殖鳥類分布及數量狀況,可以對整體生態環境的變動取得明確的側寫。除了學術研究的價值,所獲得的資訊也可以用作保育決策的重要參考,或用以評斷生物多樣性保育政策的效能與進度。

現在愈來愈多科學家發現野生動物和人類公共衛生之間攸關存亡的重大關係,除了《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另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共病時代:醫師、獸醫師、生態學家如何合力對抗新世代的健康難題》Zoobiquity: The Astonishing Connection Between Human and Animal Health)更廣泛地探討了對野生動物的研究,如何能夠解決一些人類健康的重要問題(請參見〈人獸同源的共病時代〉)。要確保人類在地球上的繁衍,甚至存亡,我們不能再漠視野生動物的福祉,現在肆虐非洲的伊波拉病毒,就是從野生的大猿傳染到人類身上的!

人類就算再文明,也還是大自然的一份子,不可能和大自然隔絕,大自然的一舉一動,仍然攸關我們這個物種的興盛存亡!

本文原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