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最近也被某單位腰斬了一個案子,頗有同感…

  • Hijack Chien

    台灣的加權計數是9,柬埔寨是0.07,作者說兩者差不多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 Timd_huang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不要理那些吃皇糧的。

  • http://www.facebook.com/kaimin.wu 吳凱閔

    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啊

  • Csl

    就數字而言,9和0.07是差很多,不過如果是智商的話,這算差很多嗎?很簡單的道理吧,腦袋要好好利用。

  • Timd_huang

    到底是要跟好的比,或者比爛?

  • 阿里嘎嘎

    台灣和柬埔寨是同一個等級的嗎?理論上台灣應該接近於韓國,甚至是超過韓國。結果呢?

    至於黃大一遇到的審查問題,只能說台灣的學術界裡面有太多能力太差的廢物,靠著在美國寫過一兩篇沒用的論文就進入國立大學。

    朱邦復當年一介平民靠蔣緯國提拔,與早年的宏碁合作製造天龍中文電腦。在現在的依法行政觀點看,說不定要被立委在立法院剝皮羞辱。但是在依法行政的時代,要不然是朝中有人繼續吃香喝辣,沒有背景的人就只好被學校裡的庸才羞辱,才能得到經費。

    我們必須承認台灣是個庸才社會。學校裡的教授通常沒有資格審核,有些人就算得到破格的待遇也是好的。就是接受特權。不然我們就要忍受政府繼續花幾百億,只是滿足法學家的程序正義,卻一點實質正義也無法達成。

  • Timothy Huang

    這個社會,或說每個社會,本來就非理性公平的,只希望自己的努力沒白費力氣。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看自然出版集團亞太地區排名榜的感言

2011/09/14 | | 標籤:

圖片取自大紀元網站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以下的報導

以下排名基於過去12個月內本區各國家所發表的論文數,這些排名只包含發表在〈自然〉或/和〈自然〉研究月刊之「論文與信件(Articles & Letters)」或「評論(Reviews)」篇幅內者。

排名 國家 加權計數 篇數
1 日本 197.13 319
2 中國 87.72 180
3 澳洲 53.80 136
4 韓國 30.14 74
5 新加坡 14.78 47
6 台灣 9.24 26
7 印度 6.95 20
8 紐西蘭 4.78 27
9 孟加拉 0.75 1
10 印尼 0.72 3
11 泰國 0.33 5
12 菲律賓 0.31 4
13 馬來西亞 0.10 1
14 巴布新幾內亞 0.07 1
15 柬埔寨 0.07 1

最前面的三名,幅員廣闊資源豐富,中國大陸排名第二,令人刮目,也值得台灣人深思反省,其它日澳兩國,就不多說;但若僅就亞洲四小龍來比,高麗棒子與新加坡,都擠入了前五名,而台灣從加權計數與論文發表篇數來看,都差第五名的新加坡一大截,和排在後面的並沒差多少,伯仲之間。

台灣這些年來不是五年花500億新台幣要提昇台灣科學教育在國際上的排名嗎?搞了這麼多年花了這麼一大把銀子,只交出這種成績單,能看嗎?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這些日子,輿論和看到問題嚴重的專家學者們,已經指出台灣其實不是沒有錢、或沒有人才搞科研,而是有很多真才實料的人才,被人家高薪挖角過去了,人才流失的問題非常嚴重,能人留不住,以致於蠢才當道;這當然是其中的一個主要原因。

不過 ,從自己回國這一、廿年來的痛苦經驗來論,台灣科技無法揚名立萬於世界舞台,除了薪資之外,最主要的是整個制度出了問題,就以自己所遭遇過的來說說,我想,這不只是我個人的單一個案而已,而是普遍的現象,因為這種事情,曾經多次發生在我經歷中。

只舉國立編譯館的實例:

一九八八年,我受美國蘋果電腦公司聘請回台,開發全球首套後述語言的方塊字,也就是今天大家電腦所用的標準宋體字;沒有幾年之後,國立編譯館委託人來找我編寫一本《中文電腦造字辭典》,我花了五年的時間,完成了一本厚厚一千二百多頁,收納超過五千詞條的中文電腦造字辭典,終於在一九九八年做好了最後的定稿。

說真的,不是我老黃賣瓜,自賣自誇,國立編譯館摸來摸去摸到我這邊來,真的是很難得官僚找對人了,橫顧寰宇,當時除我之外,世界上也真的沒有別人能承擔此大任,那時的電腦方塊字,還停留在從日本抄回來的點陣醜字、百分之廿五錯字階段,能用先進的後術語言造方塊字,我是全球第一、也是當時唯一者,這當然要感謝美國的蘋果電腦公司,有此眼光與魄力,聘請我回台主持這個計畫,給我實戰的經驗,相對的,那時國內的電腦公司,那有老闆肯出錢造中文字?那些老闆與官爺們,都「太聰明」了,根本沒有中文電腦發展需要先造字的觀念,反正有滋(養)廁(所之)會從日本抄襲回來,不用花錢。

那時有位朋友,曾經寫了一首對聯誇讚我:

電腦漢字大唱櫻花戀,禮失求之野。
回歸正統重振華夏風,捨我又其誰?

不過,在這漫長的五年期間,卻多次經歷官僚制度殺人的慘痛經驗;國立編譯館、其實很多公家機構的審稿(審核)制度,實在荒唐離譜到無法想像的地步;照說,針對這麼一本專業的工具辭典書來說,審核者至少應該有一些最起碼的造字或/和電腦專業知識吧?比方說,至少應該有使用過個人電腦的經驗,可是,實際上呢?就發生在初稿送審的審核意見中,國立編譯館所聘請的審核員露出了外行審內行的大敗筆:在我的稿子裡面,我提到早期的個人電腦發展,微軟的作業系統MS-DOS,每當更新版本時,就必須把硬碟重新格式化(Format),灌入新的作業系統,再把過去的資料灌回硬碟,這是個事實的敘述,如果有實際用過個人電腦的審核者,一定都會有此痛苦的經驗,可是呢,竟然審核員指責我說我捏造事實!天啊!這說明了什麼?這表示這(些)審核員,完全不懂個人電腦,也根本沒有用過個人電腦 !因此,怎有資格來審核我的專業?我風雲際會從七零年代中期個人電腦剛起步,就一路玩過來,我的第一台個人電腦,買來的時候是裝在拉鍊袋裡面(RCA 1802微處理器),自己焊接成的,沒有螢幕、鍵盤滑鼠等等,只有八個搬過來搬過去的開關,更不用說外接儲存,使用卡式錄音磁帶,那已經是後來的事情了。

問題還不只在此,最嚴重的是,在這三次的審核過程,後面的審核者,不知道也不能知道前一審審核者所提出來(即便荒唐無知到極點)的意見與問題,吃皇糧的官爺說,這是制度為了公正公平,狗屁啦!站在被審的這一邊,第一審的審判提出甲乙丙丁等意見/問題,我只能照著這幾個問題來修訂回答再送審,可是第二審的審核員不知道、也不准知道第一審考官所出的這些甲乙丙丁意見/問題,二審員自己心中另有一套根本無法猜測的考題,請問我照著第一審的考題來回答,怎有可能讓第二審審判官給個好分數呢?被審者永遠文不對題答非所問。

這本我人生中的「大作」,實際上經過國際上知名的造字專家看過,包括國際字體學會會長、美國亞多比公司造字部門經理(博士級專家)、和中文電腦權威,他們也都主動幫我寫了序文;可是,這些國際級的造字學者專家,卻被國內沒用過個人電腦的所謂電腦和造字專家學者們徹底打敗了,國際級大師們認可推薦,到了台灣衙門沒「錄用」啦!真叫人心灰意冷到谷底;到了政黨輪替之後,國立編譯館換了綠色老闆,官大學問大的官爺們,為了配合去中化,竟然公然毀約,還追回部份預支的微薄稿費,要不然就威脅法院見,官爺到我家說,反正公家機構出得起花不完的律師費,會和我耗個五年十年的法律折磨,我考慮了一下,與其再把人生精華歲月浪費在跟這些官僚打官司,還不如把精力花在做比較有建設性的事情上,秀才遇到兵 ,有理說不清,自認倒楣,浪費了五年的青春,少了幾百萬的收入,學了一次乖。

總的來說,台灣的問題,不是林百里大老闆前幾天說的沒有真有本事的(技術)人才,而是沒有有遠見魄力的經理階層,加上整個制度都出了問題;這種環境情況有沒有可能改善?在藍綠惡鬥的醜陋現實中,實在無法也不敢樂觀;所謂,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吧!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催眠恐龍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跟我玩恐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