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Gene思書齋】起笑的科學

YK1245

《讓你瞬間看穿人心的怪咖心理學:史上最搞怪的心理學實驗報告》Quirkology: How We Discover the Big Truths in Small Things)和《心理學家教你59秒變A咖》59 Seconds: Think a Little, Change a Lot)的作者,英國心理學家韋斯曼(Richard Wiseman)曾經向全世界徵求最好笑的笑話(請參見〈教你59秒變A咖的怪咖心理學〉),百萬人票選的結果是:

兩個獵人在森林中,其中一位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另一名獵人眼看他的朋友沒了呼吸,目光呆滯,連忙打119求救:「我的朋友死了!我該怎麼辦?」電話那頭連忙告訴他:「別慌!先生,我能幫你,第一步,請先確定他是不是真的死了。」說完突然一陣安靜,接下來是一聲槍響,然後那名獵人又拿起電話,說:「好了,下一步是?」

這個研究該榮獲搞笑諾貝爾(Ig Nobel)文學獎吧?不過,你覺得這個笑話好笑嗎?

我是覺得蠻好笑的,或許你一點也不同意,搞不好還因為不同意,而從此瞧不起我了。是的,笑的異同甚至是人們能否成為好友甚至建立伴侶感情的基礎。

大多數人,都希望被認作有幽默感。大概兩三年前,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的一位人類演化生物學家Geoffrey F. Miller來我們這裡演講時,還提出他的理論,認為幽默感是人類性擇的特徵之一,因為幽默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智商高低,而且幽默感的強弱也是創意的表現之一,而創造力正代表了智商。不過,智商高的人並不一定幽默,因為創意還來自開明的程度。無論如何,他認為男人的幽默感,正是一項把妹利器。

就因為幽默感很難客觀評估,更難以量化,因此笑話的研究特別困難。可是這本好書《笑的科學:解開人為什麼會笑、笑點為何不同,與幽默感背後的大腦謎團》Ha!: The Science of When We Laugh and Why)的作者溫斯(Scott Weems)卻膽敢接受這個高難度的挑戰,試圖利用神經科學和心理學的方法,來告訴大家,人為什麼會笑嗎?為什麼不同的人聽了同一個笑話卻有不同反應?笑話帶有什麼獨特的訊息?幽默有公式可循嗎?大笑時,大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溫斯網羅各種與幽默有關的研究及有趣的笑話,依序解釋幽默是什麼、分析幽默的目的,並說明幽默對我們的重要性。他利用最新的幽默研究,顯示唯有透過擁有優柔寡斷的大腦,我們才能在這對於認知及情緒都相當苛求的世界中獲得愉悅。

溫斯在《笑的科學》第一部先談「幽默是三……小朋友?」,試圖定義出歡愉捉摸不定的概念。科學真的能告訴我們,人為何會發笑了嗎?看來笑的科學,並不好笑啊。講過自以為好笑,可是人家在狀況外笑不出來的人都知道一個討厭的事,就是還要去用白話來解釋那個「梗」。凡事需要解釋,原本再好笑的笑話都會變得很冷,因為科學畢竟是件嚴肅的玩意兒。所以科學讓笑話變冷了嗎?

為什麼它那麼讓人享受?《笑的科學》指出,其實不只人類會「起笑」,很多動物也都有類似的行為,例如神豬……。科學無法讓笑話變得好笑,可是科學可以告訴我們,聽到笑話而使大腦釋出的神經傳導物質,竟然跟嗑藥或做愛時一樣,也就是我們大腦的一些部分居然HIGH起來了,爽歪歪的腦給了我們獎賞,讓我們一直玩…哦不…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不過並非每個人都想「起笑」,幽默感除了很明顯地跟文化有關,也和性別、歲數還有個性有關。

有趣的是,很多擅於搞笑的高手,私下可一點也不快樂,甚至有可能一個不快樂的人,反正愈能夠表現出搞笑所需要荒謬感。例如著名的喜劇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1951-2014)已深受憂鬱症所苦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就在兩個月前,先割腕未死,後以自縊了結性命。

為什麼「驚喜」是幽默的重要元素?其實生存在這個隨處可見荒謬與困惑情境的世界裡,幽默是我們大腦所具備的重要能力!《笑的科學》指出,幽默可以分成三個階段──建構、推斷、解析,這些不過就是我們日常用來闡釋這世界的基本方法,而好不好笑的事物,關鍵在於「衝突」,辨識出「衝突」之處是種天份,電腦程式發生衝突當了機可以重新關機,可是我們的大腦卻不像電腦一樣能隨便開關,可是大腦縱使在面對不可預期的情形,也必須維持運作,於是「起笑」就是大腦給我們發現「衝突」時的獎賞。當衝突已成事實,起笑就是義務!

身為有十多年經驗,研究大腦如何運作的認知神經科學家,他提出若要理解幽默,便需要辨識人類大腦龐大的複雜性。他指出,幽默和笑是大腦處理複雜事物的副產物。大腦整個系統沒有所謂的「最後部分」來決定我們的言行。我們大腦的行動是讓各種概念彼此競爭以獲得最後結果。這種途徑有種種好處,比方說它能讓我們推理、解決難題,甚至是閱讀書籍和研究哲學。儘管如此,有時它也會導致衝突,例如當我們想同時掌握兩種或更多不協調的概念的時候。要是這種狀況發生了,我們的大腦只懂得做一件事,那就是切割…哦不…是起笑。幽默幫助了我們在混亂世界中撒下希望的種子。

《笑的科學》無限期支持幽默感,鼓勵我們成為更加樂活的人,指出人若愈幽默就愈健康,雖然最幽默的人同時也因為比較放縱而傷身XD即使幽默無法讓人真的長壽,歡笑還是能讓原本可能悲慘的人生比較能夠忍受,至少能夠減少痛楚。有研究顯示多看搞笑電影能夠少用減止痛藥。

《笑的科學》提到一個經典的笑話──《貴族》(The Aristocrats),經典到據說是史上最髒的笑話,髒到《笑的科學》完全無法寫出。有部2005年的記錄片《貴族》(The Aristocrats,歷時長達三年的拍攝,走訪了上百位著名脫口秀主持人和喜劇明星,從百多個小時的膠片中精心提煉出一個半小時的影片。《貴族》據說是流傳在喜劇行業內部的笑話,所以大多數人肯定對此一無所知。據說其污穢、下流、惡心的程度,比我們聽過的任何笑話都要過分,挑戰了人類的道德極限,除了震驚之外只能用「起笑」來防衛心裡受到的傷害與打擊。

自己的幽默自己練,《笑的科學》可能無法讓你起笑,可是你讀了這本好書,你真的會想好好起笑!

本文原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