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這些吃素長大的哥吉拉跟基多拉哪來的?—專訪青年生態藝術家李翊楷

李翊楷(右)與朋友,背景為南洋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李翊楷(右)與朋友,背景為南洋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草創工作室的南洋杉藝術家李翊楷,以南洋杉和各種植物為材料,創造出哥吉拉等栩栩如生的怪獸與恐龍,見者無不驚豔!PanSci邀請翊楷來我們辦公室泡茶(好吧,事實上只有白開水),也順便聊聊他的創作歷程,翊楷很慷慨地帶著一個大箱子,把主要的作品都一併帶來了,造成編輯部騷動,紛紛合照發FB討讚,差點忘了正事。以下是泛科學的專訪。

20140912_152955

現場修復不小心被PanSci編輯玩壞的哥吉拉

20140912_153649

阿勃勒果實做的異形

王者基多拉入侵泛科學基地,大戰哥吉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王者基多拉入侵泛科學基地,大戰哥吉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泛科學恐龍樂園。(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在泛科學捕捉到野生的劍龍、三角龍、暴龍。(照片由李翊楷提供)(注意!劍龍是侏羅紀的,暴龍跟三角龍是白堊紀晚期,所以這是穿越劇!)

目前就讀於南華大學環境與藝術研究所的李翊楷一直都熱愛手工藝,也喜歡觀察自然,每天在校園內看著南洋杉葉子從樹梢掉落,不過因為萬有引力已經被牛頓發現了,而且葉子往下落跟小魚往上游不一樣,看了也不會讓人成為民族救星,所以他另批蹊徑。有一天,他忽然被滿地金黃色的南洋杉枝條吸引 ,隨手撿起一枝細細端詳,赫然發現這是個充滿可塑性和生命力的素材,靈光一閃,拿起剪刀膠水東拼西湊,手起刀落,以南洋杉枝葉為軀幹做出一條活靈活現的中國龍。這是翊楷以南洋杉創作的起點。

李翊楷的第一個作品:中國龍。(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李翊楷的第一個作品:中國龍。(照片由李翊楷提供)(據說做一隻只要花五分鐘…P編當場就拜請開課了)

翊楷與「紙箱東尼史塔克」鍾凱翔相識,他非常欣賞凱翔巧奪天工、令人驚豔的紙箱創作,手上拿著一小條南洋杉中國龍的翊楷,受到凱翔巨型作品的鼓舞,也有點手癢,想挑戰大隻作品,而踏上南洋杉創作的不歸路,「應該是凱翔害的吧!」翊楷說。

頭一次做大龍,要做什麼呢?翊楷說:「由於南洋杉的樹葉擁有鱗片般的質感,我那時想……不如就來做隻哥吉拉吧!」翊楷剛開始以較具可塑性的南洋杉作為主要素材,其天然的紋理可以表現鱗片的質地,一條條的枝葉能排列出栩栩如生的肌肉線條。為了增加作品的故事性,翊楷嘗試加入其它素材來表現哥吉拉的背鰭和噴射火焰,他試過龍柏、肖楠等各式各樣的針葉樹,最後決定用側柏和木麻黃當作背鰭和強力的噴射火焰,終於完成第一個「巨作」-哥吉拉。

南洋杉與側柏。(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南洋杉與側柏。(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1(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1](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2],機器人當作半成品的支架。(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2],機器人當作半成品的支架。(照片由李翊楷提供)(莫名有喜感)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3](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3](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4](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4],膠帶為暫時固定用,膠水乾掉後即可移除。(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5](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的製作過程[5](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哥吉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為求作品的完美,翊楷選擇素材也非常嚴謹。他在做劍龍時,花了很多心力篩選、比較各種植物,最後才決定選用常春藤做骨板,鐵樹做尖刺。而作品靈魂所在的眼睛,則是用種子來表現,如小實孔雀木、雞冠刺桐、倒地鈴等等,「為了以後的作品,我也蒐集了各式各樣的植物種子呢,哈哈!」

劍龍、三角龍、暴龍。(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劍龍、三角龍、暴龍。(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造過程[1](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1](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造過程[2](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2](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3](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3](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4](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4](照片由李翊楷提供)(後頭哥吉拉一臉不屑)

暴龍製作過程[5](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5](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製作過程[6](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暴龍完成啦。(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翊楷謙虛地表示,這些創作的手法非常簡單,不需要專業藝術背景,也沒有技術門檻,只需要多觀察身邊事物,用剪刀、膠水將植物剪剪貼貼就能完成作品。但是用針葉樹創作動物模型的確沒有先例,必須自己慢慢累積經驗,一點一點摸索出所有「眉角」。

由於沒有先例,翊楷在製作過程中曾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窘境,例如材料會隨著時間變化,枝葉會褪色、乾燥失去彈性而不堪使用,常常施工到一半才發現沒有堪用的材料,想出門再撿幾枝葉子,卻碰上連續豪大雨,就算冒雨出門,淋濕的葉子易腐爛,撿回來也不能當材料。材料沒了,百般無奈的翊楷只好擱下半成品,看著它漸漸枯黃。

在這個過程中,翊楷體會到一件事:就算是完成品也有保存期限,以植物做成的作品,總有一天也會崩解,變回為一堆枯枝回歸土壤。其實創作時也不需要太刻意的強求什麼,若最後整個材料乾枯碎裂了也沒關係,就當做季節限定的版本吧,翊楷說:「大自然總要天時地利人和才能有美好的驚喜,我希望我的作品也是如此,帶有隨機性和無常感。」

在自己的眾多作品中,翊楷最喜歡的是三頭金龍基多拉,因為基多拉的翅膀能完美表現在南洋杉小枝的質感與特性,「這是我從觀察中體會到的創作結晶。」翊楷原本做植物創作只是因為剛好遇到適合的素材,做著做著就玩出心得,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發現,他未來也想要嘗試不同的素材或呈現方式,「我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大型的戶外作品,使用當地的植物做材料,反應季節與天氣的變化,看著植物從地表冒出,做成藝術品,鮮豔的外表隨著時間漸漸枯萎,最後回歸自然,這怎麼想都超棒的!哈哈,等我的好消息吧!」

南洋杉小枝。(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南洋杉小枝。(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1](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1](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2](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2](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3](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3](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4](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基多拉製作過程[4](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我有超多古怪又有趣的點子。」翊楷希望以後能從事文創工作,設計一些創意產品,或是當編劇,將腦中天馬行空的想法一一實現。非常熱愛也關心大自然的翊楷認為,許多台灣人其實不太在乎土地與環境,不斷消費並漠視寶貴的天然資源被破壞,翊楷期許自己取材自然資源用於創作的同時,也能夠會回饋大自然,「希望我的作品能讓大家更認識身邊的環境。」他說。

還在求學階段的李翊楷,目前無法全心投入創作工作,但回饋自然的的念頭不曾停止。看到生活環境中難得一見的動物,被人們當作打牙祭、賺外快的資源,他心中湧起一股保育自然的使命感,為此,他創立了南華大學動物保護社,以保護校園周遭的生態環境。「一窩窩蛇蛋、老鷹雛鳥和甲蟲的犧牲,都是我努力下去的動力。」翊楷說。雖然現在為了兼顧學業和動保社的運作,會耽誤到作品的進度,但能夠跟同學們一起關注身邊的生態議題,翊楷感到非常滿足,「總算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無憾地過完學生生活。」

迷路在教室的小錦蛇(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迷路在教室的小錦蛇(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花浪蛇,超可愛又友善的小蛇(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花浪蛇,超可愛又友善的小蛇(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差點變成盤中飧的保育類錦蛇

差點變成盤中飧的保育類錦蛇(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雨季在大馬路上爬爬走的班龜,幫他找適合的池塘住。(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雨季在大馬路上爬爬走的班龜,幫他找適合的池塘住。(照片由李翊楷提供)

關於作者

雷漢欣

PanSci的菜菜實習編輯,來自溫馨的動科系,心情好的時候喜歡說「你知道嗎!?」小故事,即使常得到「誰不知道阿.......」的冷眼回應,也不改其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