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10%腦力一說之源起

Credit: Ars Electronica via Flickr

Credit: Ars Electronica via Flickr

文/王陽翎(于非)|《經濟日報》特約作者、《謎米香港》節目主持

近日當筆者讀到香港傳媒《信報》占飛先生所寫〈個個變超人〉一文後,赫然發現,坊間不斷有一些影評人、文化人依據《維基百科》之載述,指「10%腦力」之說可能源起於心理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所指「人類只用上小部分『智力資源』(mental resources)」的假想。參考過筆者〈用不盡的大腦?「露西」不是你娘親〉一文的讀者應該知道,筆者傾向將探索大方向鎖定在「醫學界」流傳出「10%腦力」之說,理由是狄帕克.喬布拉醫師(Deepak Chopra)在著述《超腦零極限》(Super Brain)中指以往醫學院流傳過「每個人都只使用了10%大腦」的說法[1]。筆者比較相信此說,是由於10%的說法莫名其妙提供了一個數據,不似一般心理學或哲學的空泛詮釋,無論如何無中生有,也應該有相關的實驗基礎。無獨有偶,另一位神經科學家理察.衛斯達(Richard Restak)因為全球吹起電影《露西》(Lucy)熱潮,接受訪問時指「10%腦力」之說,是出於早期研究神經元染色化學技術而起。[2]大概這樣,當時令同行穿鑿附會將一些實驗結果說成大腦只使用了10%,深信大腦充滿極大潛能。

經過筆者過去一年對神經科學的閱讀和了解,衛斯達的說法極具參考性。十九世紀無論科學、醫學界對大腦細胞的模樣一無所知,大約直到1873年,意大利解剖學家高爾基(Camillo Golgi)發明了稱為「銀染色法」的技術,可以初步呈現大腦神經元的模樣。雖然初期技術並未成熟,常出現染色不穩定的情況,但在當時這項技術足以叫人驚嘆,多次實驗以後,能夠呈現大腦最多10%的神經細胞,其他沒被染色的神經細胞猶如神秘的宇宙,深不可測,至少令其他科學家錯信那些被上色的神經元,約莫是大腦運行活躍中的10%。

直至1890年,西班牙解剖學家卡厚爾(Cajal)改良了高爾基的銀染色法,終於將神經元的模樣清晰呈現出來,並奠定了神經元理論的基礎。亦由於卡厚爾的貢獻,今天的神經科學家才知道大腦每一顆神經元是互相獨立,而不是如蜘蛛網般緊密連成一體的細胞。盡管高爾基的銀染色法幫助了卡厚爾的偉大發現,但兩人在學術爭辯上各不相讓,科學史上最經典的一幕,是1906年二人同時取得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並在致辭時唇槍舌劍地爭論起來。[3][4]

不管怎樣,這個醫學謠傳的故事非常有趣,關於「10%腦力」一說,讀者若不滿意《維基百科》方便而空泛的根據,上述神經科學及醫學界有關學者提供的方向,還是比較確切可信。

參考資料

  1. Deepak Chopra, Rudolph E. Tanzi : Super Brain : unleashing the explosive power of your mind to maximize health, happiness, and spiritual well-being(2012). Part I: A GOLDEN AGE FOR THE BRAIN.
  2. Lucy and the 10 Percent Brain Myth. BrainFact.org [July 17, 2014]
  3. 坎德爾(Eric R. Kandel)著:《追尋記憶的痕跡》(In Search of Memory: The Emergence of a New Science of Mind),北京:中國輕工業出版社,2007年,p.43 – p.49。
  4. 道格拉斯.費爾茲(R. Douglas Fields)著:《另一個腦》(The Other Brain: From Dementia to Schizophrenia, How New Discoveries About the Brain Are Revolutionizing Medicine and Science),新北市:衛城出版,2013.09,p.22。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王陽翎(于非)

《經濟日報》特約作者、《謎米香港》節目主持人; 鍾情心理學、神經科學,不失人文藝術濃情,無懼世道喧囂煩雜,走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