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loom Hwang

    β腎上腺素受體(beta adrenergic receptor)就是 paylean 的瘦肉精成分嗎?

  •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716098509 Chien-Kai Wang

    不是. 但是 Paylean (recatopamine) 會連結到 beta 腎上腺素受體上, 並活化這一個蛋白質受體, 從而影響生理反應, 如心搏與血壓.

  • Ta-loom Hwang

    所以我可以理解成底下這樣嗎?
    Paylean 就像一個活化劑,因此如果吃多了,就會像此研究裡面的一樣,DNA會受損。

  •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716098509 Chien-Kai Wang

    在沒有進一步的研究證明情況下, 是不能排除您說的可能性, 特別是直接攝取的情況. 但如果是肉品中 Paylean 殘留量要高到可以誘導 beta 腎上腺素受體之活性, 還要長期不斷的大量食用這類肉品, 才會累積致病的 DNA 損傷 (如本文研究所述, “慢性壓力", 意即長期持續曝) 那恐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壓力為何會導致 DNA 受損?給你一個理由

圖片引用自維基百科,點圖見原始連結

多年來,研究發現慢性壓力與染色體受損之間的關聯。

現在 Duke 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者發現一種機制,有助於解釋造成 DNA 受損的壓力反應。

James B. Duke 醫學與生物化學教授以及 Howard Hughes 醫學研究所(HHMI) 在 Duke 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者 Robert J. Lefkowitz, M.D. 表示:「我們認為這是第一篇對特殊機制的研究。腎上腺素(adrenaline)升高是慢性壓力的指標之一,透過這種機制,最終能導致可偵測的 DNA 受損。」

這篇論文發表在 8/21 當期的 Nature 上。

在這項研究中,老鼠被注射某種類腎上腺素(adrenaline-like),該化合物透過一種被稱為β腎上腺素受體(beta adrenergic receptor)的受體產生作用,這種受體 Lefkowitz 已研究多年。科學家們發現,這種慢性壓力模型會觸發某種生物路徑,最終導致 DNA 損害的累積。

「對於『慢性壓力如何導致各種人類疾病與失調』 — 從罕見的外貌變化(cosmetic,易容),如頭髮花白,到威脅到生命的失調,例如惡性腫瘤 — 這研究能賦予我們一個貌似合理的解釋,」 Lefkowitz 說。

P53 是一種腫瘤抑制蛋白,而且被視為「基因組守衛」 — 防止基因組異常(abnormalities)。

「這項研究證明,慢性壓力導致 p53 的濃度持續降低,」 Makoto Hara, Ph.D. 表示,Lefkowitz 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員。「我們假設,這就是為何我們在這些承受慢性壓力的老鼠身上會發現染色體異常的原因。」

Lefkowitz 早先曾證明孤立 G-protein-coupled receptors(GPCRs,G 蛋白耦合受體),例如β腎上腺素受體,的存在,並描述其特徵。這些受體(位於細胞膜的表面)是今日市場上近半藥物的目標,包括心臟病用的 beta 阻斷劑、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s)以及潰瘍藥物。

目前,他繼續沿著另一條路徑研究,那根源於 GPCRs,而且是在他的實驗室中發現,稱為 beta-arrestin pathway(β視紫紅質抑制蛋白路徑)。起先,這個理論指出 beta-arrestin 蛋白會關閉或鈍化(desensitized)G 蛋白路徑,但最後證明,這些蛋白的累積亦會使它們憑藉自身力量引發某種生化活性。

在當前的研究中,科學家發現一種分子機制,類腎上腺素化合物藉此掌控(acted through) G 蛋白路徑以及 beta-arrestin 路徑,觸發 DNA 受損。

這篇發表在 Nature的論文證明,對老鼠注射類腎上腺素化合物四週後,會導致 p53 降解,隨著時間過去,其濃度會更低。

這項研究亦證明,缺乏 beta-arrestin 1 的老鼠可防止 DNA 受損。失去 beta-arrestin 1 穩定了細胞層次上的 p53,包括胸腺(thymus,這種器官對於急性或慢性壓力會產生強烈反應)與睪丸(在此,親代的壓力也許會影響後代的基因組)。

Lefkowitz 實驗室所計畫的未來研究包括,研究「處於壓力下(restrained,受控制的)因而創造出自身腎上腺素或壓力反應」的老鼠,以學習壓力的生理反應,而非在當前研究中於實驗室內完成的「腎上腺素通量」,是否也會導致 DNA 損害的累積。

※ 相關報導:

* A stress response pathway regulates DNA damage through β2-adrenoreceptors and β-arrestin-1
http://dx.doi.org/10.1038/nature10368

Makoto R. Hara, Jeffrey J. Kovacs, Erin J. Whalen,
Sudarshan Rajagopal, Ryan T. Strachan, Wayne Grant,
Aaron J. Towers, Barbara Williams, Christopher M. Lam,
Kunhong Xiao, Sudha K. Shenoy, Simon G. Gregory, Seungkirl Ahn,
Derek R. Duckett, Robert J. Lefkowitz
Nature (2011)
doi: 10.1038/nature10368

資料來源:
At last, a reason why stress causes DNA damage, By Bob Yirka, August 2, 2011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部落格[2011-08-22]。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妳/你好,我是來自火星的火星人,畢業於火星人理工大學(不是地球上的 MIT,請勿混淆 :p),名字裡有條魚,雖然跟魚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沒有關係,反正妳/你只要知道我不是地球人就行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