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如果痛,做不做:疼痛削弱雌性性欲,雄性則不受影響

credit: CC by Pedro Guridi@flickr

文 / akprussia

「今晚不行啦親愛的,我頭痛……」在夫妻中,這樣的話通常會由妻子一方說出。除了老婆大人刻意找藉口的可能性外,這可能意味著與男性相比,女性的性慾更易受疼痛影響。以往的研究表明,比起男性,女性的性慾情況的確更加取決於自身所處的狀態,但這種現像源自社會文化因素的影響,抑或是生物因素使然?

近日,梅麗莎·法默(Melisa Farmer)等來自加拿大麥吉爾大學和康考迪亞大學的研究者邁出了第一步——他們以小鼠為實驗對象,研究了疼痛對性行為的直接影響。研究者發現:炎症性疼痛可大大減弱雌性小鼠的性慾,但對雄性卻沒有顯著影響。研究結果昨日發表在《神經科學雜誌》(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上。

實驗中,研究人員向雌性和雄性小鼠的生殖器或後爪、尾、臉頰等部位注射酵母聚醣A(ZYM,0.5mg/mL)或λ-卡拉膠(CARR,2%)。這些炎症原可以引起小鼠對應部位的疼痛。而後,研究者將實驗鼠們置於交配室中。

gNqfTtaod0eAApPyo6n74Aun_Yna613UANqJdis0q0wbAgAAQwIAAFBO

炎症性疼痛顯著減少了雌性小鼠的性行為(上圖),但雄性小鼠的性行為(下圖)不受影響。淺灰色(No Inj.):不注射任何試劑;深灰色(Veh):只注射炎症原的溶劑;黑色:注射炎症原。注射部位(從左往右):雌性:外陰、後爪、尾巴、臉頰;雄性:陰莖、後爪、尾巴、臉頰。圖片來源:Melissa A. Farmer, et al. (2014)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在第一項實驗中,交配室中間用有開口的障礙物隔開。由於開口太小,雄鼠無法闖入雌鼠的「閨房」,而雌鼠則出能夠自由通過。因此,雌鼠可以決定是否與它的雄性伴侶共度美好時光,也可以決定「春宵」的時間長短。研究者發現,與對照組相比,身體疼痛的雌鼠更少步出「閨房」與雄鼠相見,發生性行為的次數也更少。而當扮演者丘比特角色的研究者向這些因疼痛而性慾低下的雌鼠注射止痛藥或刺激性慾的藥物時,雌鼠的性慾得以恢復。

男孩子們又怎麼樣呢?在後續實驗中,交配室再無分區,雄鼠們可以自由地和發情中的雌性伴侶互相「交流」。研究者證實過雄鼠和雌鼠在痛覺感知方面沒有明顯差別,也使用了相同的致痛試劑,但儘管身負痛楚,雄鼠的性行為絲毫沒有收到影響。無論是時間還是頻率,這些雄鼠的「戰鬥力」都依舊強健。

研究者給出了可能的解釋:處於痛苦中的雌性「自身難保」,沒有足夠的能量和動力來懷孕以及哺育下一代,便不再追求快感,因此自然失去性趣。而雄性背負著巨大的演化壓力,一心只想繁衍後代,所以要時刻把握機會,而不太在意自己或伴侶當下的身體狀況。

此項研究對於從演化生物學角度解釋疼痛對人類性慾的影響同樣具有意義。 「在人類中,慢性疼痛經常帶來性方面的問題,」法默的導師、麥吉爾大學的伊扎克·比尼克(Yitzchak Binik)教授說,「這項研究為疼痛抑制性慾提供了動物模型,並且可以幫助科學家們研究慢性疼痛的這一重要症狀。」

在人類中,性慾的表達與一些文化因素有關。相比男性,女性的性慾更容易被限制,這與包括消極情緒、分心、害怕懷孕和得病等多種抑制因素有關。法默的研究表明,疼痛導致對性「矜持」,並非純粹源於社會文化因素,而具有重要的演化意義。

女性的性慾可能受到消極情緒等多種因素的影響而被抑制。photo credit: CC by Ton Haex@Flickr

論文的共同作者、康卡迪亞大學行為神經學研究中心的專家詹姆斯·福斯(James Pfaus)表示,在疼痛時,不同性別間的應答差異為理解人類大腦組織性反應的機制開啟了新的大門。 「事實上,隨著個體化用藥時代到來,理解特定的疾病和治療手段會如何影響男性和女性的性生活,會變得更加重要。」福斯說。

 

参考文獻:

Melissa A. Farmer, et al. Pain Reduces Sexual Motivation in Female But Not Male Mice. (2014)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34(17): 5747-5753

轉載自果殼網

關於作者

果殼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