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發明疾病的財團[ 0614更新]

2014.6.14編註:作者Gene針對本文所收到的回應跟批評已有完整回應,請見此:回應:《發明疾病的人》

2014.6.8編註:本文正處於爭議狀態,作者Gene將於近期對文章所收到的回應跟批評做完整回應。

要不是真的遇到,還不知美國醫療費之高昂離譜。我大概五年前半夜飆(單)車去實驗室,路上出了車禍,送進急診室,臉縫了七針加電腦斷層(臉骨撞裂了 XD),過了一晚第二天中午出院(美國醫院無法休養)。學生保險給付了超過九成以上,我還得自費付US$700多(折合台幣約NT$21,000);也有 朋友需要做MRI,保費給付九成後也要約US$1,000(折合約台幣NT$30,000),有醫師朋友透露,你到台灣的醫院吃飽沒事要醫生給你做 MRI,完全自費也差不多這個價。

因此,在米國若沒有健康保險,是粉恐怖的事。就算有保險,生了大病可能還是會讓人傾家蘯產。米國生活費跟台灣相比,頂多貴個三四倍,怎麼醫療費用卻差了十 倍?我個人的見解是,美國是世界上極少數,醫療市場完全是自由化,並且對財團在醫療市場上遂利,幾乎沒有管制的國家!所以醫藥界可以放心地漫天開價。

真正的原因,當然也沒有這麼簡單。只是米國的醫療產業和全球大部分國家都很不同,因此對米國醫療產業的批判就很有可能是特例了。然而,在健保制度更完善的歐洲國家,醫療產業也把持了大眾對健康和性命的重視,而狠狠地刮一筆嗎?

這本老德尤格.布雷希(Jorg Blech)寫的《發明疾病的人:現代醫療產業如何賣掉我們的健康?》Die Krankheitserfinder: Wie wir Zu Patienten gemacht warden)就很具有參考價值。 布雷希是德國的醫藥記者,任職於德國影響力最大的《明鏡週刊》(Der Spiegel)。

布雷希表示,當疾病變成了工業產品之後,把任何人診斷成有病,就成了件簡單的事!《發明疾病的人》指出五種販賣疾病的方法:

一、把生命正常過程當作醫療問題;
二、把個人問題和社交問題當作醫療問題;
三、把致病風險當成疾病;
四、把罕見症狀當作四處蔓延的流行病;
五、把輕微症狀當成重病前兆。

布雷希試圖在《發明疾病的人》中舉出,許多疾病根本不是真正的疾病,而只是為了促銷藥品。現今的醫藥工業已經強盛到能夠重新界定人類的健康,許多人類正常的發展階段,如生、老、性和死亡,都可以被視為疾病。也就是說,只要醫生希望你有病,他們幾乎一定會找出至少一兩樣有療法的疾病出來!

《發明疾病的人》指出,全球運作的大型藥廠促成「發明」疾病及其治療方法,藉以在市場上行銷他們的醫藥產品,而在許多聳人聽聞的疾病報導中,都有這些企業在贊助。史蒂芬索德柏的好片《藥命關係》(Side Effects中,心理醫師們就是靠這種和藥廠錯綜複雜的關係來對決。

由於大藥廠的財力和行銷力實在太強大了,強力對各國立法機構的遊說。我們已難分辨真正的醫學和巧妙的醫藥行銷之間有何差別。疾病於是成了工業產品。廠商和 利益團體把正常的生命過程扭化成醫學問題,他們把生命的各種問題「醫藥化」了。失戀了很難過嗎?來顆百憂解(Prozac)吧XD 小孩太調皮不愛聽課嗎?來顆利他能(Ritalin)吧XD 老了不舉了嗎?來顆威而鋼(Viagra)吧XD

不必要的治療,對讓個人生活品質大打折扣。我有位朋友是泌尿科醫師,在威而鋼剛上市時,很多人掛診要他開威而鋼,他就從善如流地開了,結果有老病人的老婆 來抱怨,說他們好幾十年沒性生活也好好的,現在卻搞不清楚她是跟老公做愛,還是跟威而鋼做愛Orz;也有朋友告訴我說,她有朋友一向有所謂的婦女病,在更 年期後,醫生建議割除子宮和卵巢以絕後患。沒想到,卵巢和子宮沒了後,下垂的內臟壓迫膀胱導致漏尿,使得要穿成人尿布來解決,生活品質和個人尊嚴大受影 響;也有朋友說他有長輩因扁桃腺的問題,醫生建議割除,可是原本年紀太大了,親友都勸他不要手術,結果手術後果真元氣大傷,只能一直臥病在床了。

歐美高度開發的社會已經活在用藥來解決生活難題的年代了。以前看電視電影,米國人的浴室總有一櫃子的藥,去了米國才知道電視電影其實很寫實。在台灣很多處 方藥,在米國不僅在超市就買得到,甚至比糖果還便宜。很多老美遇到任何疼痛,真的就是止痛藥兩顆下肚再說。因為老美吃止痛藥吃得太家常便飯了,我上次在醫 院時,護士就給我他們正常的止痛藥量,我一出院就狂吐,有當醫生的台灣朋友來救命時,才發現他們建議的標準用量比台灣高不少,而且我吃的那種止痛藥,最顯 著的副作用就是噁心嘔吐,害我不管傷口有多痛,寧可痛不欲生也不敢再吞下任何一顆XD

《發明疾病的人》對台灣讀者而言,也很有參考價值。因為台灣健保制度的問題,加上醫藥分家如同虛設,導致醫院為了收益,醫生也傾向多開藥。我從前因胃痛去看醫師,醫師除了胃藥還加開了抗焦慮的藥。那位醫師其實是難得好醫師,後來也幫了我很多忙,可是那些抗焦慮的藥有沒有必要,仍值得商榷。

正如同《發明疾病的人》提 到的,德國人的膽固醇平均是260毫克/100cc,可是醫界卻訂出125~200毫克/100cc的正常值,讓多數人成了膽固醇過高的族群。我也常常聽 說有朋友的膽固醇在250~300毫克/100cc之間,醫生就開立普妥(Lipitor)了。可是250~300毫克/100cc真的有多不正常嗎?我 有朋友確實有家族遺傳高脂血症,他的膽固醇濃度是超過1,000毫克/100cc!那樣可能才真的叫做不正常,老實說,我真的懷疑250~300毫克 /100cc的膽固醇濃度,如果生活一切正常,真的能對心血管造成如何的不良影響。

《發明疾病的人》也提出,Statin(也就是立普妥的成效成份)確實對有心血管疾病的病人有幫助,可是真正的機制可能並非透過降低膽固醇,而是抗發炎。有次我跟做生物醫學的朋友提起,她說這在生醫學界似乎早就不是秘密了XD

精神疾病總要吃藥了吧?事實上,我就是有老友不幸患了上輕度精神分裂。他現在很正常嗎?一點也不,只要跟他談上幾句就知道他不太正常。可是,他仍有妻子小 孩的美滿家庭,也在高科技業有份穩定且高薪的工作。他能過正常生活,靠的不僅是乖乖服藥,而是上教會有了心靈的寄託。他老婆也是在教會中認識的,他沒有隱 瞞病情,據說結婚時牧師在證婚時,還直接對大眾說「這就是神蹟」XD 看來,心病還是需要心藥醫!

因此,在就醫時,先吸收一些知識,用《發明疾病的人》附錄的12個問題來和醫生討論有些用藥或治療是否有其必要,然後按照醫囑乖乖服藥,不要放棄治療,才是我們珍惜醫療健保資源,並且守護健康之王道!

發現「發明的」疾病十二問:

一、我的病有病名嗎?
二、關於這個疾病的診斷和治療,有没有國際診斷和治療指南可供參考?
三、有没有什麼檢測法能驗出我得的病?
四、多少人做了這項檢測後呈陽性反應?(假陽性反應的比例有多高?)
五、有多少人做了這項測試呈陽性反應,重測結果是正常的?
六、假陰性反應的比例有多高?
七、得了這種病,一兩年或十年後會有哪些併發症?
八、没得這種病的人,卻出現這些併發症者,比例有多高?
九、這種病是否有有效的治療方法?
十、使用這種療法,一兩年或十年後出現併發症的比例多高?
>十一、没做這種療法,一兩年或十年後出現併發症的比例多高?
十二、該療法出現後遺症的比例有多高?

 

本文原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